Smile.

不负相思 第二十三


次日褚仲旭就来找缇兰了,他把缇兰抱上了马上“缇兰今天我希望你都叫我阿旭,可以吗?”缇兰笑着点头答应褚仲旭。而另一边的褚伯曜已经在路上安排人刺杀褚仲旭,褚仲旭带缇兰来到了花海“阿旭这是哪里?”褚仲旭来到缇兰身边说道“这是花海”缇兰看到了许多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花“好美啊,这里有许多花我都没有看过”缇兰摘了一朵花闻了闻“好香啊”褚仲旭从后面拿出了一个自己做的花环出来给缇兰戴上“这是我第一次做的花环,还希望缇兰不要嫌弃”缇兰笑着说道“我当然不会嫌弃,只要是阿旭做的我都不会嫌弃的”缇兰拿了一个蓝子准备摘些花可以做糕点“你这是准备摘些花回去做点心给汤乾自吃吗?”缇兰笑着摇了摇头“当然不是,我是要做给你吃的,难道阿旭不喜欢吗?”褚仲旭听到缇兰要做给自己吃的开心极了“喜欢我当然喜欢,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褚仲旭从后面搂了缇兰“缇兰我好想这样抱这样啊,可……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了”褚仲旭后面几个字小声的说道。缇兰这时却转过身摸了褚仲旭的脸“阿旭,你最近怎么看起来脸色很不好”褚仲旭这时抓住了缇兰的手“我挺好的”



     缇兰准备去给褚仲旭做好吃的时候,突然花海里冲出了一批蒙面人来攻打褚仲旭,缇兰要去帮忙的时候被褚仲旭给阻止了“缇兰,你先走,他们要的是我的命”褚仲旭不想缇兰受到伤害“缇兰还有一个月你就要做新娘了,我会让你做最漂亮的新娘所以我不会让你受伤的”缇兰留着眼泪摇了摇头“缇兰,我真的好爱你啊”褚仲旭说后吻了缇兰的额头就继续和他们打了起来,而缇兰却不走要帮褚仲旭一起打他们“阿旭,我是不会走的,我要帮你”而褚仲旭的手臂一不小心被他们划伤了两次“褚仲旭,我今日要让你死”褚仲旭一早就知道这些人是他皇兄派来杀他的,而褚仲旭和缇兰两个人干不了他们那么多人而其中一个说道“褚仲旭你也别逞强了,你还是乖乖的受我一掌吧”褚仲旭和那个人也拼了“区区几个人还想赢我”而这时其中一个人准备对缇兰下手的时候被褚仲旭发现了褚仲旭立马来到缇兰身前为她挡下一掌“阿旭”,那个人却说道“褚仲旭,今日我见你受伤我就留你一命,改天我再来杀你”那人还走后褚仲旭吐了一口血就倒在了缇兰身边。




       缇兰喊着褚仲旭的名字让他醒来,过了一会儿褚仲旭就醒来了,缇兰流着眼泪说道“你刚才为什么要为我挡下一掌”褚仲旭笑了笑给缇兰擦了擦了眼泪,缇兰看到褚仲旭的手还在流血直接给自己裙角撕给一块布给褚仲旭包扎“都流血了”而褚仲旭却不在意“一点点小伤,没事的”缇兰这时抱住了褚仲旭“怎么会没事,你刚才吓死我了”褚仲旭拍了拍缇兰的后背并告诉了缇兰两天后他就要离开天启了“不要,我不要阿旭离开我,你真的要离开我吗?”缇兰流着眼泪问褚仲旭“你都要做新娘的人了,怎么还哭,难不成你还要请我喝你和汤乾自的喜酒?”褚仲旭给缇兰擦了擦眼泪“好了,不要哭了,也许我离开是对的,如果当初我们没有相遇相识或许你现在早已和汤乾自成亲了”缇兰摇了摇头,褚仲旭把缇兰搂在了怀里“缇兰,对不起这一次我真的要离开你了”缇兰哽咽的问了褚仲旭“阿旭,你真的要离开我,不要我了吗?”褚仲旭这时松开了缇兰“对不起缇兰,这一次我真的要放手了,我说过我只想你快乐”褚仲旭说后就走了,流下缇兰一个人在哪里。


      缇兰一个人回到了苏府,苏父看到了缇兰双眼通红人也无精打采的“兰儿,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不怎么精神”缇兰一边走一边想起褚仲旭对自己说的话,一瞬间一口血从口中吐了出来,苏父慌张的来到缇兰身边“兰儿,你怎么了?”缇兰擦了擦血流着眼泪说道“我没事”缇兰走没几步要吐了血后就晕倒了,苏父看见缇兰晕倒赶紧叫人出来把缇兰扶到房间去,虽后请来了大夫,而大夫给缇兰施针的时候缇兰的嘴边不停的喊褚仲旭的名字“阿旭,阿旭不要……不要离开我”缇兰说着眼泪老是留下来“老爷,我看小姐她……情况不怎么好”苏父急忙的问道“如何不好?”大夫颤颤巍巍的说道“小姐这是……受了情伤,如果小姐这样下去恐怕……不行的”大夫说后就离开了。


     苏铭轩看到缇兰怎么痛苦立马来找褚仲旭了告诉了褚仲旭缇兰的情况,褚仲旭听到缇兰出事了立马来到了苏府“兰儿,我来了”褚仲旭一进房门看到了汤乾自也在,而褚仲旭直接来到了缇兰的身边把缇兰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脸上“兰儿,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的阿旭来了”而此时缇兰又做了恶梦,她梦见了褚仲旭不要自己娶了别人而不管缇兰怎么叫他褚仲旭就是不理她,缇兰又开始不停叫褚仲旭的名字了,缇兰一睁眼睛看到了褚仲旭,她直接起身抱住了褚仲旭“阿旭,这是梦还是真的,求求你 能不能不要离开我”缇兰一边哭着一边把褚仲旭抱的紧紧的“兰儿,不哭了我在,这不是梦,你的阿旭就在你面前”褚仲旭给缇兰擦了擦眼泪,缇兰确实做不到忘了褚仲旭,她真的放不下他“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了”褚仲旭点了点头“我答应你,永远不会离开你,永远待在你身边,早上是我不对和你说了那些话,我现在告诉你我早上对你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不算的”缇兰点了点头“好,阿旭要永远待在我身边,不许骗我”这时碧红端来了药进来让缇兰喝“小姐,药来了”褚仲旭接过药喂缇兰喝。













不负相思 第二十二



第二天褚仲旭一大早准备出来的时候,慕雪走了出来“阿旭,缇兰她都说了不想去了,你还去吗?”褚仲旭假装笑了一下说道“就算她不去了,我都说过了今天会等她一天的”褚仲旭说后不管慕雪怎么说还是走了。


而汤震初的父亲和他也来到缇兰家提亲了,他们成亲的日子订在了十月初“苏兄,你觉得如何”苏父也答应了就十月初,而缇兰根本就没有听她们讲话,缇兰在想着昨天和褚仲旭说的那些话想来已经把褚仲旭伤的很深了“想来昨天的那番话,阿旭今天应该不会去吧”缇兰小声的说道,这时苏父问了缇兰还有什么意见时缇兰根本没有理他“兰儿,还有什么意见吗?”而苏父叫了几遍缇兰才摇了摇头。缇兰下午的时候也没有去静心湖找褚仲旭,而褚仲旭还在那里傻傻的等缇兰“缇兰,不管你来不来我都会等你的”褚仲旭看着自己手中盒子下的手绳,而缇兰用过午饭后汤乾自就带缇兰去外面转转,而缇兰走到街上的时候,听到路人都在说褚仲旭“听说静心湖有位公子从早上到现在还在那里,听人说好像在等他的心上人”缇兰不可思议想着褚仲旭在哪里等了她一个早上。“缇兰,你要不要去看一下”缇兰瑶了摇头。晚上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雨,汤乾自带缇兰来饭馆吃饭,可缇兰还是听到了关于褚仲旭的事情,这时缇兰才知道了褚仲旭身为一个皇子为了她愿意在烈日之下等她一天,甚至现在下雨了还不回去依然在哪里,缇兰这时直接冒着雨跑了出去而汤乾自让缇兰回来,缇兰还是没有回来。



缇兰来到了静心湖看到褚仲旭还傻傻的坐在石梯下等她,缇兰走到了褚仲旭身边而褚仲旭以为是慕雪“我都说了,在缇兰没来之前我是不会吃饭的也不会回去的”缇兰听到了褚仲旭在这里一整天都没有吃饭,缇兰流着眼泪说道“褚仲旭,你这个大笨蛋,你回头看看我是谁?”褚仲旭回头一看是缇兰是他的缇兰,褚仲旭想抱缇兰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抱“你来了,怎么来了也不带雨伞的,又是生病了怎么办?”缇兰反问了褚仲旭“那殿下你呢?你不也一样吗?”褚仲旭摸了摸自己“我和你不一样,我身体好”褚仲旭这时从怀里拿出了一条珠子手绳“这个给你的”缇兰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刻有字的珠子里面刻着缇兰的名字“这本来是有两条的,如今你要嫁人了,我也没必要把刻我名字的那条给你,所以就把这个刻你自己的名字的给你”缇兰看着手中的手绳“这是殿下你自己做的”褚仲旭点了点头“对了,你昨天和我说的话我也已经想清楚了,你不想回忆就不要回忆了,我褚仲旭只要你开心就可以了,我以后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缇兰听到了褚仲旭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两个字的时候后退了一步“所以殿下你的意思是……”褚仲旭笑了笑说道“我准备向父皇请旨离开天启,准备去澜州”“那你还会回来吗?”缇兰问道“不会了,以后我可能不会回来了”褚仲旭把腰间那个玉佩送到了缇兰的手中“这个玉佩还给你,也许我不是这个玉佩的良人,汤乾自才是”缇兰手死死握住不想去拿那个玉佩可惜被褚仲旭掰了出来,褚仲旭在大雨抱了缇兰“缇兰这是最后一次抱你,我求求你不要松开我好不好”缇兰在褚仲旭的怀里哭了起来“缇兰,我还有一个请求可不可以明天和我一起待一天,和再叫我一次阿旭”缇兰点头答应了褚仲旭。



缇兰回到府中全身湿透面无表情的进来“兰儿,你怎么全身湿透了”缇兰没有回答苏母的话而是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而苏母也跟着缇兰去“兰儿,你怎么了”缇兰在房间里大哭了起来抱着苏母说道“阿娘,我忘不了他,我真的好爱阿旭,我现在的心好痛好痛苦”苏母看到了缇兰手上的玉佩“兰儿,你和旭王两个人怎么了”缇兰还是没有告诉苏母“兰儿,你就不应该答应你爹嫁给震初,你嫁给震初开心吗?”缇兰瑶了摇头“我不开心,我后悔了,我现在满脑子还有我的心都是阿旭,缇兰真的好喜欢他,可他被我伤的太深了,阿娘,阿旭他要离开这里了他真的要离开我了。”缇兰让苏母出去自己想一个静一静,而苏母看着缇兰这个样子心疼极了,而苏铭轩在门外看到缇兰这个样子也很心疼。









流放


褚季昶知道了帝旭的毒解了气的不行“可恶居然解了”昶王扔了桌子上的东西“本王的计划都没了”这时帝旭宣旨让昶王进宫“哥哥你的命也太好了,居然毒被解了”昶王笑着说道“季昶你现在认错还来得及,不要再错下去了”昶王拿起刀就要捅帝旭还好帝旭反应快躲了过去“季昶你这个样不要怪朕了”帝旭和昶王在金城宫打了起来最后昶王输了“季昶朕念你是朕的弟弟,朕不会杀了朕会把你流放到蛮荒之地”昶王跪在地上说道“皇兄这样你还不如杀了我”帝旭蹲了下去“又不是你是朕的弟弟,朕确实想杀了你”帝旭说后让人把昶王带下去。



处理好昶王后帝旭来到了缇兰的身边“兰儿,朕现在觉得做皇帝真的很累,还好有你和孩子在我身边”缇兰躺在了帝旭的怀里“只要阿旭不嫌弃我,缇兰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直到时间的尽头”帝旭笑着说道“那我们就说定了,一定要陪对方到时间的尽头”缇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缇兰答应阿旭”这时穆德庆却进来“陛下,帝姬求见”帝旭一猜就知道是为昶王求情的“让她回去,朕不见”缇兰拉了拉帝旭的袖子“阿旭我们还是见一下吧”帝旭看着缇兰也让他见就让穆德庆让褚琳琅进来,褚琳琅一进来就跪在地上“琳琅求陛下不要让季昶去蛮荒之地”帝旭冷笑着说道“琳琅,你也知道朕没有杀他已经最好不过了”褚琳琅哭着说道“可是季昶是我的弟弟也是陛下的弟弟,陛下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帝旭被褚琳琅怎么一说气的不行“朕狠心当初他派人暗杀朕的什么就不狠心吗?当他威胁朕的什么就没有想过朕是他的皇兄吗?当他用解药来逼朕退位的时候他就不狠心吗?”面对帝旭的三连问褚琳琅无言以对“原来是季昶有错在先,他竟然要谋反”缇兰第一次看到帝旭怎么生气“琳琅你也没有错,你回去吧”褚琳琅看向了缇兰“琳琅求娘娘帮琳琅让陛下让季昶不要去那蛮荒之地”缇兰刚想开口“不要让缇兰帮你说话,缇兰是不会帮你的”帝旭说后牵起缇兰的手就往里面走剩下后面褚琳琅还在苦苦哀求“阿旭你就真的要让季昶去蛮荒之地”帝旭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毕竟他是朕的弟弟,朕还是会派人护好他的”帝旭说后盯紧了缇兰的眼睛“难道我的兰儿要帮助琳琅,让我不要让季昶去蛮荒之地”缇兰从帝旭身边走出来可是却被帝旭重新拉回了怀中“我的兰儿还没告诉我是或者不是就要走了”帝旭在缇兰的耳边说道还咬了一下缇兰的耳朵“缇兰当然不会,毕竟那人差一点就让缇兰失去了夫君”褚仲旭听到夫君二字直接把缇兰杠到自己的肩上往床榻走去“阿旭你要干什么?”褚仲旭笑着说道“当然是和娘子一起去巫山”缇兰听后脸又红了起来。





几个月后是海市生产的日子而缇兰也出宫来在门外等待海市生产“鉴明,海市都生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好”鉴明也在门外着急的等待着“大夫说海市这一胎生产有点难”缇兰看着海市在里面痛苦的叫声直接就进去了“海市”缇兰看见海市在床榻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你们怎么没有海市拿补汤给她喝”婢女被缇兰这么一说直接去熬参汤进来给海市喝“海市喝点汤,提提神”海市喝了一口后就继续生产了“夫人再用一点力,已经看到头了”海市一个用力终于生了下来“恭喜夫人,是位小姐”海市听到是女孩也很开心随后就昏睡过去了“海市,海市”产婆笑着说道“娘娘放心,夫人只是产后虚弱睡觉一下就好了”缇兰得知海市无险就出来了“鉴明恭喜你,海市生了个女儿”褚仲旭来到缇兰身边搂着她“海市生了女儿,你怎么比鉴明还要开心”缇兰笑着说道“因为这样我们家瑜儿就有个好姐妹了”鉴明在这里看着褚仲旭和缇兰你侬我侬的简直没眼看就进去看海市了。




方鉴明给自家女儿取名为“方思绮”自从海市生了孩子后缇兰没事就带在惟瑜来海市家陪海市而缇兰有时候还在海市家过夜,在金城宫的帝旭每天晚上过着孤家寡人,有时候就叫褚惟允来陪他“父皇你之前不是说过惟允长大了,要自己睡了”帝旭笑着说道“怎么陪父皇睡觉不好吗?”惟允怎么不知道他父皇的心思又不是缇兰去海市家睡,他父皇是不会叫他陪他一起睡觉的“父皇儿臣明天也要去阿笙家睡觉”帝旭听到自家儿子也要去“不许去”惟允生气极了。这天缇兰带着惟瑜来到了金城宫“瑜儿有没有想父皇啊”帝旭把惟瑜抱在了怀里“今晚就和你母后一起待在金城宫,不许再去你方叔叔家了”缇兰端来了甜羹“阿旭你怎么同小孩子一样 ”帝旭把惟瑜抱给了乳娘来到缇兰身边“我可是想了你们几天几夜 你看我都廋了”缇兰笑着捏起了帝旭的脸“我怎么感觉阿旭没有廋,反而脸上还长肉了”缇兰说后端起了甜羹给帝旭喝“缇兰不爱我,你看了看我分明就是廋了”帝旭把缇兰手里的甜羹拿起放在了桌子上直接把缇兰杠在自己的肩上“阿旭你又想干什么?”帝旭笑着说道“甜羹再甜也没有娘子甜”帝旭把缇兰杠到了寝室内。











不负相思 第二十一章


缇兰醒来之后就回到了苏府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阿旭,对不起我骗了你”缇兰说后眼泪不停往下掉。而现在苏父苏母已经前往紫簪哪里了,紫簪还有几天就要生产了。



几天后杜府的人来告诉缇兰,紫簪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缇兰知道后同海市一起去看望紫簪,缇兰一进杜府就来到了紫簪这里,一进门就看见了紫簪和杜沐辰你浓我浓的场面“缇兰来了,快来看你的小外甥”缇兰来到了紫簪的身边,看着摇篮中白白胖胖的小婴儿“他长的好像阿姐,特别是眼睛眉毛一点也不像姐夫”杜沐辰笑着说道“他当然像紫簪了,毕竟紫簪长的好看”缇兰摸了摸他的脸“缇兰这么喜欢孩子,那你可要加快速度和旭王殿下赶快成亲”缇兰听了之后慌张的收了手“阿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和殿下怎么可能呢?”紫簪看缇兰这个样子就问她了“缇兰你们怎么了?是不是殿下不要你了?还是你们吵架了?”海市看着紫簪这么问缇兰立马用个理由让紫簪不再问下去了。海市和缇兰两个人用完午膳后才离开的。



“阿旭你也不要多想了,缇兰会记起你的”鉴明在一旁安慰着褚仲旭,褚仲旭想起那天缇兰什么人都记住就是唯独不记得他“鉴明你说缇兰是不是不要我了,不然她也不会记得你们唯独记不起我”鉴明拍了拍褚仲旭的肩膀“不会的阿旭,缇兰会想起来的,毕竟你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褚仲旭也相信缇兰会记的自己的。而海市从紫簪提起褚仲旭缇兰那个慌张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有失忆了“缇兰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失忆?”缇兰慌张的说道“我怎么……可能没有失忆”海市看缇兰这个样子就知道缇兰骗了褚仲旭“缇兰你骗的了别人,但你骗不了我,我知道在你受伤之前还被殿下的母妃叫到了宫里”海市牵起缇兰的手想让缇兰告诉她,到底因为什么原因才要这个样子的?缇兰却不想告诉海市“对不起海市我不能告诉你”缇兰说后就走了。海市看着缇兰离去“缇兰你到底因为什么事才这样的?”海市心想一定要帮缇兰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要假装失忆不认识褚仲旭的。


这边鉴明从褚仲旭哪里回来后,就告诉了自己的父母自己要娶海市的事情,而方父母也同意“竟然你想娶海市,那我们改日挑个日子就去她家提亲”几天过后,鉴明带着聘礼来到海市家提亲“今日我方鉴明来到叶府向叶海市提亲,还望伯父能把海市嫁给我”叶父看着鉴明带着聘礼来提亲而海市也喜欢他“想娶我女儿,那可要先过我这一关”海市看到自己的父亲要刁难鉴明救夫心切的海市当然不同意立马来到叶父身边拉了拉叶父的胳膊“爹爹你就答应不要为难他了,而且我也喜欢鉴明”叶父笑着说道“就不用我再考验考验这小子”海市摇了摇头,而叶父也同意了。他们的成亲的日子定在了九月初十。而海市要成亲的消息苏父也知道了“夫人,海市这丫头的也要成亲了,想来我们的兰儿也差不多可以安排她嫁给震初这孩子了”苏母立马反对“我反对兰儿嫁给震初,虽然震初很好但是兰儿不喜欢”苏母是不会把缇兰嫁给汤乾自的“夫人你,我怎么做都是为了兰儿好”苏母指了指苏父“为兰儿好就不会这样的,你怎么做兰儿会崩溃的”苏父也气愤的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我在一天我就不会让她嫁给旭王殿下的”苏父说后就离开了。



苏父准备离开的时候缇兰进来了“爹爹我愿意嫁给震初哥哥,或许你这样做是对的”缇兰留着眼泪说道,苏母听到缇兰的回答后牵了缇兰的手“兰儿,你之前可不是这样的,你到底怎么了?阿娘是不会让你嫁给不喜欢的人”缇兰擦了擦眼泪说道“阿娘,女儿愿意嫁给震初哥哥的”苏父拍了拍缇兰的肩膀“我们家的兰儿长大了,懂事了。我一会就去你汤伯那告诉他这件事情”苏父说后就走了。缇兰这时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几天后褚仲旭从鉴明那知道了缇兰答应要嫁给汤乾自的消息“什么,缇兰她答应了,她还是要离开我”褚仲旭直接就冲了出去来到了缇兰家,二话不说就把缇兰拉了出来,来到了静心湖“殿下,你把我带到这想干什么?”而褚仲旭没有说话直接吻了缇兰“唔”缇兰被褚仲旭这么一吻直接推开他,还打了褚仲旭一巴掌“殿下,你到底要干什么?我都告诉你了,我不想去记那些之前的事情,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过下去”褚仲旭却说道“缇兰为什么你失忆了,你就变了,你变的不一样了”缇兰留着眼泪说道“好,我今天就告诉殿下,即使我们之前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但是我现在不想去想了,而且我现在不想去回忆了,还有我现在也不爱你了”褚仲旭听到缇兰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已经碎了一地,而汤乾自知道缇兰被褚仲旭带走后也来找缇兰了“缇兰,我终于找到你了”汤乾自来到缇兰的身边带她就走了,而褚仲旭在后面说道“缇兰即使你忘记了也没关系,你……明天能来到这里吗?我明天有个东西给你”缇兰犹豫了一下后说道“殿下我明天是不会来的,明天是震初哥哥来我家提亲的日子”褚仲旭攥紧拳头说道“没关系的,就算你不来,我还是会来这里等的”褚仲旭说后就走了。


















解毒


这天海市偷偷来到了宫中当她去俞安宫的时候发现缇兰没有在俞安宫便问了白芷“白芷,皇后去哪里了?怎么不见她在俞安宫中”“回夫人奴婢也不知娘娘去哪里了,这一大早的就不见娘娘的影子了。”帝旭今天有去上朝季昶大吃一惊心里想着“难道毒解了,这是不可能的解药还在我这里怎么可能解毒呢?”帝旭却叫了季昶一声“季昶你在想什么呢?”季昶回过神“没有什么,能否等到皇兄下朝了同季昶说几句话”帝旭答应了。帝旭下朝后季昶就跟他来到了金城宫“怎么朕没死,你不开心”季昶冷笑道“哥哥到底用了什么药?居然没事”季昶想了想“哥哥该不会用了那段应龙角吧,虽说那东西能暂时护住哥哥的命,但是没有解药哥哥还是必死的”帝旭玩弄着戒指“季昶你现在认错还来得及,不要再错下去了”季昶坐了下去“我有什么错我根本就没有错,皇兄还是好好考虑臣弟所说的方子吧”季昶说后就走了。缇兰端着药就来到了帝旭身边“阿旭药好了”缇兰拿起碗就喂给帝旭喝,这时穆德庆进来“陛下娘娘,青海公夫人来了”缇兰听到海市来就让穆德庆让她进来“海市你肚子都已经开始大了怎么还来宫中”缇兰拉着海市就坐了下来“缇兰我这次是偷偷来的,你千万不能告诉鉴明”而这时鉴明也来了“我一猜就知道你会来这来”海市吃了一点糕点“我就是担心缇兰所以就来看看吗?”缇兰牵起了海市的手“海市谢谢你,可是你肚子如今也慢慢的大起来了以后可不能一个人偷偷来了”缇兰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缇兰我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海市安慰着缇兰随后就和鉴明走了。


帝旭看着海市走后就从寝室出来了“缇兰我们去静和宫吧”缇兰答应了帝旭两个人一起来到了静和宫“臣妾参见陛下娘娘”帝旭叫泠容妃起来“穆德庆宣旨吧”泠容妃跪在地上听旨“臣妾谢过陛下娘娘”帝旭咳嗽了一声“泠容妃从今日起你再也不是朕的妃子而是一个普通人顾湘泠朕会派人把你送到你心爱之人的身边”帝旭说后就和缇兰离开了静和宫“阿旭你怎么没有和我说这件事”帝旭笑了笑“娘子可是在吃醋了”帝旭说后吻了缇兰的额头“我们去看瑜儿吧”缇兰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来到了俞安宫。乳娘抱来了褚惟瑜“瑜儿长的好快,不知道朕还能不能看到瑜儿长大”帝旭说后要咳嗽了一声缇兰用手帕捂住帝旭的嘴巴,缇兰把手帕打开的时候里面有了血,缇兰看了帝旭“阿旭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找解药的”缇兰流着眼泪“怎么又哭了不是答应朕,如果朕离开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还有不要再为了我做傻事了”缇兰摇了摇头“阿旭不会有事的”晚上的时候缇兰端来了药给帝旭喝而里面缇兰偷偷下了安眠药“阿旭,我喂你喝”帝旭喝好药后缇兰给帝旭擦了擦嘴巴,而帝旭这时觉得自己有点晕“缇兰你……”还没有等帝旭说完就晕倒了“阿旭原谅我对你下了药,你放心我会给你解毒的”缇兰给帝旭盖好了被子就离开了金城宫。



缇兰又来到了藏书阁缇兰又继续找解毒的方法“我就不相信了这么大的藏书阁里找不到可以解尼华罗的毒”缇兰找着找看见了一本记录秘术的书,她打开看了看了“还有这种法子,只要我做了阿旭的柏溪阿旭就不会有事了”缇兰拿着书就走出了藏书阁前往金城宫,缇兰看着里面写的内容准备要开始的时候鉴明却来了“缇兰你在干什么?”缇兰赶紧把书藏了起来“我在看看医书记录的解毒方法”鉴明把缇兰藏在后面的东西拿了出来他打开一看“缇兰你疯了你竟然要做阿旭的柏溪”缇兰赶紧从鉴明手里抢过书“鉴明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这个了”缇兰哭着说道“不行这个法子太危险了,这根本不是在救人而是一命换一命”缇兰还是想用这个法子救帝旭“鉴明这个是唯一的办法了”缇兰说后准备来帝旭身边的时候被鉴明给弄晕了“穆德庆快去叫李御医来,还有叫个婢女进来安顿皇后娘娘去休息”鉴明把缇兰安顿好后就来到了帝旭身边而李御医也弄醒了帝旭“陛下臣经过几日的研究已经找到解毒的药只是需给臣一日的时间配药”鉴明听到了帝旭的毒能解开心极了“阿旭你听到了吗?李御医找到了解毒的药了”帝旭拍了拍鉴明的肩膀而李御医也退下去配药了。鉴明拿出了记录秘术的书给帝旭“鉴明这是?”鉴明告诉了帝旭“什么?缇兰这个傻丫头居然想用这个法子来救朕,她现在在哪里”“缇兰现在在偏殿刚才被我点晕了”帝旭来到了偏殿看缇兰。


第二日李御医拿了配好的药给帝旭喝后,帝旭吐出了一口黑血出来后李御医给帝旭把脉“启禀陛下,你体内的毒已经被清除了”帝旭知道后让李御医回去了“陛下,娘娘醒来了”帝旭听到缇兰醒赶紧去看缇兰。帝旭把缇兰搂了起来“缇兰朕的毒已经解了,李御医刚才拿药给朕喝了”缇兰听到帝旭的毒解了流着眼泪问道“阿旭真的吗?”帝旭点了点头“缇兰是不是我的毒没有解你就要做我的柏溪,用那个一命换一命的法子”缇兰哭着说道“阿旭都知道了”帝旭告诉了缇兰是鉴明告诉他的“傻丫头以后不能这样了,如果你救了朕,朕没有了你……”缇兰唔住了帝旭要说的话“缇兰答应夫君以后不会这样了”缇兰说后还吻了褚仲旭。








不负相思 第二十章




鉴明也知道了褚仲旭恢复失忆的事情“所以阿旭你恢复了记忆,还发现了曜王的阴谋”褚仲旭说道“没错,不过我那天听到了皇兄好像计划着什么?不过我想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褚仲旭一直对皇位是没有兴趣的,他一直只想做个闲散的王爷与心爱的女子渡过一生。“殿下不好了,慕雪姑娘被人给抓走了”褚仲旭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还是动手了”这时一枚飞镖带着纸条弄了进来里面写了慕雪被抓的地址“阿旭难道曜王真的要和你撕破脸皮吗?”褚仲旭看了纸条后想到了褚伯曜那天对那暗士说的话“鉴明你快去告诉缇兰让她今天不要出府”


这时缇兰也被褚仲旭的母妃宣进了宫中“参见娘娘”褚仲旭的母妃让缇兰起身“苏姑娘,今日本宫让你来是有一些话想和你说说的”缇兰笑着说道“娘娘请讲”褚仲旭的母妃让婢女给缇兰端来了茶水“苏姑娘,你应该知道的本宫就阿旭怎么一个儿子,可是他自从遇见你之后受伤的受伤,甚至还失忆”褚仲旭的母妃娓娓道来,她无非就是想让缇兰离开褚仲旭“苏姑娘,你应该能明白本宫的意思,而且阿旭之前喜欢的人是凌瑶自从遇见你,他就变了”缇兰这时手中的杯子差一点就被她捏碎,褚仲旭的母妃意思很简单让她离开褚仲旭“苏姑娘本宫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与汤将军的儿子有婚约,那你可明白本宫的意思”缇兰眼眶湿润的说道“娘娘的意思我明白,我会和殿下撇清关系”褚仲旭的母妃听到缇兰的回答也很满意“本宫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本宫只有阿旭一个孩子所以只能委屈你了”褚仲旭的母妃说完摸了缇兰的脸“要是阿旭没有出生在皇家,本宫是不会反对他和你在一起的”缇兰擦了擦眼泪行礼后就离开了皇宫。缇兰在街上看到了鉴明“缇兰我有话要和你说”鉴明把事情都告诉你缇兰“什么,所以阿旭让你来告诉我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要去,那他现在在哪里?”鉴明告诉缇兰褚仲旭已经去了慕雪被绑的地方了“不行,我一定要去的”缇兰二话不说就去了,而鉴明也追了上去。


等到褚仲旭到的时候发现慕雪被绑在了悬崖上“褚仲旭你还是来了,我不是说了要把苏缇兰也带来换人吗?”褚仲旭笑着说道“皇兄你也别装了,我听到了你们的计划”这时前面的人把面具摘了下来“看来我的弟弟恢复记忆,那我更要杀你了”褚伯曜二话不说就和褚仲旭打了起来,这时缇兰和鉴明也赶来了“缇兰你怎么也来”缇兰来到了褚仲旭的面前帮他“我不来难道你要一个人来面对一切吗?”褚伯曜看着缇兰满心满眼都是褚仲旭气的不行“褚仲旭我今日一定要你死”褚伯曜拿起剑就要捅褚仲旭还好被缇兰发现了直接用石头砸了他的手让剑落地“殿下,你是疯了吗?阿旭可是你的弟弟”褚伯曜看着缇兰也在帮褚仲旭“我没有疯,我一直都没有疯,”褚仲旭这时看着褚伯曜走神也前去求慕雪了。“缇兰你知道吗?从我知道你是女子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褚伯曜告诉缇兰和褚仲旭在一起他只会伤她的“殿下,对不起在我心里喜欢只有阿旭”褚伯曜听到答案气的不行自己一掌走向前面打向褚仲旭而缇兰立马走向前面替褚仲旭挡下而褚伯曜看着他打伤了缇兰懊悔不已,而缇兰却掉下了悬崖而褚仲旭也跳了下去,悬崖下是河,褚仲旭找到了缇兰把她拉到了怀里给她渡气然后带她上岸,褚伯曜看着自己打伤了缇兰慌张离开,而慕雪还在悬崖喊褚仲旭和缇兰。这时褚仲旭纵身一跃飞到了悬崖上“兰儿,你要坚持一下”褚仲旭抱着缇兰就来到了旭王府而慕雪也更在后面。


缇兰被褚伯曜这一掌伤到了肺腑“兰儿,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不是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鉴明看着眼前的褚仲旭如同疯子一般“阿旭,缇兰会没事的”褚仲旭这时却打了鉴明一拳“都是你,方鉴明又不是你不告诉缇兰位置她也不会这样的,我告诉你缇兰有事我和你没完”鉴明擦了擦嘴边的血了。


褚仲旭已经没日没夜的照顾缇兰二天了“阿旭,你先吃一点东西吧,这里我来照顾就行了”慕雪端来了粥给褚仲旭喝“我不能休息,我要等到兰儿醒来我才能休息”慕雪看着褚仲旭这样也心疼不已。到了第三天的时候缇兰醒了,她看见了褚仲旭睡在她旁边,脑中想起了褚仲旭母妃说的话,这时褚仲旭也醒了过来看见缇兰醒了直接抱住了她“兰儿,你终于醒来了”缇兰想起褚仲旭母妃的话选择假装失忆来“你……是谁啊?”褚仲旭看着眼前的缇兰居然不认识自己“缇兰我是褚仲旭,仲是伯季的仲,旭是旭日的旭”缇兰摇了摇头“我们认识我吗?”褚仲旭把缇兰抱的紧紧的“兰儿,你不记的我了,我会重新让你想起我的”缇兰在褚仲旭的后背里流着眼泪说道“殿下,可是我根本不认识你,而且我的父母也为我安排好了婚约的,我的未婚夫是汤乾自”褚仲旭拉着着说道“我不管,是算你失忆了我也会让你想起我来,我们有那么多的回忆我不相信你到忘记的”缇兰擦了擦眼泪说道”殿下不必了,是算我们之前有过回忆我也不想去找”








不负相思 第十九章



缇兰第二天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苏缇兰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缇兰看着嘲笑自己的哥哥“苏铭轩你有种就别跑,看我打不打你”苏铭轩说还就跑了“苏铭轩你给我等着”晚上的时候缇兰让碧红在苏铭轩的汤里加了许多的盐“苏铭轩让你嘲笑我,我咸死你”缇兰让碧红端给苏铭轩喝,苏铭轩喝了一口直接喷了出来,他一想就知道是缇兰弄的“苏缇兰好你这个死丫头”苏铭轩怒气冲冲的跑到缇兰的房间“苏缇兰你是不是想咸死你亲哥”缇兰笑着说道“谁让你今天嘲笑我的”缇兰想跑去打苏铭轩的时候苏铭轩看着缇兰走路一拐一拐的直接把她抱了起来走向床榻“走路都这样了还想来打我”苏铭轩把缇兰放在床榻后就去药箱里拿了药“爹和阿娘就是把你给宠坏了,没大没小的老是叫我的名字”苏铭轩一边给缇兰上药一边说道“我不是要叫过你哥吗?”苏铭轩弹了缇兰的脑门“对对对,你有事情就叫哥”缇兰靠在了苏铭轩的肩膀上“我就知道你是最疼爱我的哥哥”苏铭轩摸了摸缇兰的头发“谁让你是我苏铭轩的妹妹呢?”苏铭轩过了一会就走了。




次日缇兰就去找海市了“缇兰我听说你前天被苏叔罚了”缇兰点了点头“到现在我的膝盖还疼”海市楼了缇兰的肩膀“那今天我就请客给你弄好吃的”海市带缇兰来到了饭店吃了饭。而褚仲旭也进宫去看他的母妃等到他准备出宫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走进了褚伯曜的宫殿他偷偷跟进去“殿下如今旭王失忆,那我们是不是差不多可以动手了”褚伯曜剪着树叶说道“不着急本王倒要看看他褚仲旭到底给我真失忆还是假失忆”褚伯曜让跪在地下的人起身走到他身边说道“记住千万不能伤到了缇兰半分,而那个女的你们就随便”“属下明白”褚伯曜笑了一下“你若是如同上次一样伤到了她,不用本王多说你也应该知道吧”暗士跪在地上说道“殿下放心,若属下伤到了殿下的人,属下就立马了结自己的生命”暗士说后就出去了,褚仲旭看见那个要出来就跳到了屋檐上“没有想到皇兄竟然想要我的命,可为什么还不能伤到缇兰?”等到那人走后褚仲旭也从屋檐上跳下来回到旭王府,褚仲旭不知道褚伯曜的计划是什么,但是他知道他皇兄要害他“皇兄刚才说不能伤了缇兰,难道皇兄他……也喜欢缇兰”褚仲旭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做梦了,他在梦里梦见了浑身是血的缇兰躺在他怀里死去,他抱着缇兰痛哭起来“不要缇兰,缇兰不要离开我”褚仲旭满脸都是汗嘴上却不停的叫缇兰的名字浑身都在抽搐,记忆也在一瞬间恢复了起来。“这可怎么办啊?这大晚上的也无法去叫苏小姐来啊”慕雪在隔壁的房间也听到了褚仲旭的声音就赶来了“穆内官阿旭他怎么了”慕雪走进来看褚仲旭脸上都是汗,嘴边却不停的叫缇兰的名字“缇兰,我们不说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不会离开我的。”慕雪看着褚仲旭这样也心疼极了“慕雪姑娘,你还是先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照顾就行了”穆德庆心想明天一大早一定要去请缇兰来,慕雪走过去用毛巾给褚仲旭擦了擦汗水后褚仲旭就睡着了。




穆德庆一大早的就去苏府找缇兰,缇兰听到是褚仲旭有事就立马赶来,等到缇兰走进褚仲旭房间的时候褚仲旭还在睡,缇兰走了过去摸了褚仲旭的脸“阿旭,你怎么办了?你到底做了什么梦”这时褚仲旭醒来了他看见缇兰就在他面前直接把缇兰紧紧的抱住“缇兰答应我永远也不要离开我,我都想起来了”缇兰搂了褚仲旭的背“好,我答应阿旭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缇兰起身看见褚仲旭满眼通红“阿旭我听穆内官说你昨晚做恶梦了”褚仲旭把缇兰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是,我做梦了我梦见你死在了我的怀里,你满身都是血”缇兰摸了一下褚仲旭的眉毛“阿旭梦都是反的,而且我不是也好好的在你面前吗?”褚仲旭把缇兰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可是我还是害怕你会离开我,不要我”缇兰笑着说道“缇兰不会离开阿旭,缇兰会做阿旭挥不去的朝云,摔不碎的琉璃”褚仲旭这时却吻了缇兰的额头“阿旭也同缇兰一样”这时褚仲旭拿出了玉坠重新给缇兰戴上“我说过这个永远也不会让你摘下来的,今天我要重新给缇兰戴上”缇兰点了点头。褚仲旭帮缇兰戴好后。这时褚仲旭却捏起缇兰的下巴低头吻了缇兰随后在缇兰的耳边说道“缇兰我爱你,缇兰我不会让你被卷入这场斗争中,”缇兰推了褚仲旭问了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旭你怎么了,为什么你恢复记忆说话都奇奇怪怪的”这时褚仲旭突然翻身把缇兰压在自己身下缇兰搂着褚仲旭的脖子“阿旭你要干什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褚仲旭低头吻向缇兰,他的舌头慢慢的深入缇兰的口中吮吸着“阿旭我给你熬了汤”慕雪进来的时候看见了缇兰被褚仲旭压在身下她手中的碗也摔了下来,缇兰赶紧推开了褚仲旭“你们在干什么”慕雪随后就跑了出去而褚仲旭和缇兰两个人也跟着出去“慕雪对不起,我一直没有告诉其实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缇兰,从来没有变过”慕雪流着眼泪说道“阿旭你和我相处这一个月来,你没有对我动心过吗?”褚仲旭摇了摇头“其实我一直都把你当成妹妹一样来看待”慕雪擦了擦眼泪“可是你应该知道的,我不想做你的妹妹我想做你的妻子,阿旭你知道吗?从我救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慕雪楼了褚仲旭的腰“阿旭我比缇兰更爱你,她不能为你做的我都可以,我爱你比她更深。”褚仲旭转身说道“慕雪对不起,我今生有了我想要守护的人”褚仲旭看向了缇兰。



晚上的时候褚仲旭带缇兰来到了天启的城楼上“缇兰等到我处理好了一切,我们就成亲好不好”缇兰笑着说道“谁要嫁给你了”缇兰说后要走的时候被褚仲旭拉到了怀里“那你不嫁给我要嫁给谁?还是我的兰儿还在吃那天的醋”缇兰被褚仲旭怎么一说直接推开了褚仲旭“兰儿我今天晚上就告诉你,我褚仲旭这一生只爱苏缇兰一人要娶也娶苏缇兰一个人”缇兰看着褚仲旭认真的说道“缇兰相信阿旭,缇兰这一生要嫁也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缇兰说后就躺在了褚仲旭的怀里“缇兰你放心我定不会负了你,如果我负了你我就不得好死……”缇兰捂住褚仲旭的准备“我相信阿旭一定不会负了缇兰的。”褚仲旭把缇兰搂的紧紧的不想把她放开。






寻找解毒方法


李御医赶紧来到了金城宫为帝旭把脉“陛下恐怕熬不过今晚了”鉴明抓住了御医的手“怎么会这样现在解药还没有找到吗?”李御医跪在地上摇了摇头。鉴明看着泠容妃还在这里就问了穆德庆“是陛下让奴婢去叫的,今日昶王殿下来了金城宫后就去俞安宫找娘娘了,陛下怎么做就是为了禁足娘娘不让娘娘出俞安宫”泠容妃点了点头“是的青海公我和陛下两个人只是演戏而已,我也是被迫入宫的我自己也有喜欢的,而陛下答应我到时候会让我假死出宫的”泠容妃说后就离开了。鉴明看着帝旭昏迷不醒“青海公臣想起了府库还有一段应龙角可以暂时护住陛下的性命,臣这就去取“李御医去取了应龙角熬了一碗药给帝旭喝下。而缇兰在俞安宫想着帝旭的话“阿旭你一定在骗我的,我看见你的脸色明明很差肯定你有事情瞒我的”缇兰准备出俞安宫的门被士卫给拦住了“娘娘没有陛下的允许你是不能去俞安宫的”缇兰拔出头发的发簪“让开我要见陛下,你们如果不让我出去我就死给你看”士卫看着缇兰拿起发簪往自己的脖子放只能让她出去。缇兰快速来到了金城宫偷偷听到了李御医对鉴明说的话“阿旭你中毒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缇兰一个不小心弄倒了旁边的花瓶她害怕被发现又被抓立马就走了,等到鉴明出来的时候发现了碎片旁边的发簪“缇兰来过,那她刚刚都听到了”缇兰来到了藏书阁“阿旭我一定会找出办法给你解毒的”



第二天的时候帝旭醒了他发现自己比之前好多了“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比之前好多了”鉴明来到帝旭身边“是李御医用了应龙角保了你的命”帝旭说道“应龙角只能暂时保我性命”鉴明拿出了缇兰昨晚掉的发簪“这是缇兰的发簪,缇兰来过”鉴明点了点头“缇兰昨晚可能已经听到了,但是怕被发现就立马走了”帝旭起身让穆德庆更衣去俞安宫而鉴明也跟着去“皇后呢?皇后怎么不在这里”帝旭来到了俞安宫发现缇兰没有回来“陛下昨晚娘娘昨晚拿自己的生命威胁我们,我们只能让娘娘出去”士卫跪在地上说道“找,给朕找出来,宫里的每个脚落都不能放过”帝旭说后就离开了俞安宫去找缇兰“阿旭缇兰是不可能出宫的,可能还在宫里的某个脚落”帝旭想了想“鉴明你说昨晚缇兰听到你和李御医的对话,那缇兰可能会去的地方是藏书阁”帝旭和鉴明快速来到了藏书阁,藏书阁的门是关着的帝旭打开了门走进去地上有一大堆的医书还有一大堆的药草和药壶。帝旭看见缇兰虚弱的躺在地上手腕上还有一道伤口鉴明被眼前一幕给吓到了,帝旭把缇兰横腰抱起“穆德庆快去叫李御医来”帝旭抱着缇兰走出了藏书阁“缇兰你不会有事的”帝旭抱缇兰来到了金城宫“李御医如何了”李御医跪在地上“陛下娘娘她昨晚不知喝了多少种药,现在臣给娘娘施针”李御医弄好后帝旭坐在了缇兰的身边“缇兰你怎么这么傻,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帝旭摸了缇兰那张没有血色的脸。晚上的时候缇兰就醒来了而帝旭守在缇兰的身边“缇兰你醒了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缇兰摇了摇头起身就抱了帝旭“阿旭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是夫妻说好的要一起分担的”缇兰说后在帝旭的怀里哭了起来“缇兰以后你不能这么傻了,你身体本来就孱弱要是把自己弄病了怎么办”帝旭给缇兰擦了擦眼泪“我不怕只要能找到解阿旭身上的毒让我喝多少种药都没问题”帝旭把头贴在了缇兰的额头上“以后不能这样了,解毒的事情李御医已经在找了。”鉴明回到府中后把事情告诉了海市“缇兰怎么会怎么傻,把自己整病了怎么办她本来身体就弱”海市起身就想去宫里看缇兰被鉴明给阻止了“你现在身子越来越重了不可去”海市生气极了“缇兰是我的朋友我将她视为知己我必须去看她”鉴明安慰着海市“我知道你现在担心缇兰可是缇兰现在的身心都在阿旭那里,你去了缇兰岂不是更忙了”海市听了鉴明的话也有道理“那我过一段时间再去看缇兰”海市说后躺在了鉴明的怀里海市表面答应了鉴明都是内心还是想去看缇兰的。她准备明日偷偷的去看缇兰。







不负相思 第十八章


晚上的时候缇兰和海市两个人来到了会仙楼“海市你知道吗?我今天看见他牵别女人的手的时候我有多生气吗?可是我还能怎么样?如今他已经不记得我了”缇兰拿起酒杯又喝了一杯“缇兰你少喝点,等一下殿下还没有来你就醉了”缇兰笑着说道“我没有醉,我还好好的”海市看着缇兰拿起酒壶就往自己的嘴里倒“缇兰你不能怎么喝”缇兰这时已经开始有点醉了“你知道吗?我之前同阿旭还不怎么认识的时候我们就这样喝的,结果我赢了”海市抢了缇兰手中的酒壶“海市把酒给我”海市直接把酒给倒掉了“你真的不能再喝下去了,你没有吃点东西下肚就喝酒”缇兰这时跌跌撞撞的走到海市身边“我的好海市你就给喝一小口就好”缇兰拉着海市的胳膊。


这时鉴明和褚仲旭还有慕雪也来了,缇兰看见了褚仲旭来旁边还带了慕雪“褚仲旭不是说好的,自己来的吗?”这时慕雪刚想说就被缇兰给阻止了“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缇兰跌跌撞撞的起身就来到了褚仲旭身边直接拉他坐下来而慕雪想坐在褚仲旭身边就被缇兰阻止了“你不许坐在这里,你坐我旁边,他是我的”缇兰说后就挽起了褚仲旭的胳膊“阿旭,我好想你啊”鉴明看着缇兰满脸通红身上的酒气也很重“海市你怎么让缇兰喝了这么多的酒”“我拦不下啊”不过海市看着缇兰喝醉了也是一件好事敢主动的宣示主权,海市在鉴明的耳边说道“不过我感觉缇兰喝醉不是一件好事吗?”鉴明看着缇兰把褚仲旭抱的死死的而一旁的慕雪脸都绿了,这时店小二端来了菜,由于缇兰和海市两个人穿着男服所以店小二以为缇兰的男的“这位小公子酒量好极了,喝了整整一坛的烈酒才醉”褚仲旭大吃一惊海市也是“什么,你说她喝的是烈酒”店小二点了点头后就走了,海市以为缇兰喝的是普通的酒居然没有想到她喝的是烈酒“一个女孩子家,没有吃东西还喝了一坛烈酒”褚仲旭摸了缇兰的脸都是热的,这时缇兰突然抓住了褚仲旭的手“阿……阿旭是在关心我吗?”缇兰醉醺醺的说道虽后就昏睡过去了,褚仲旭这时拦腰抱起缇兰就走“鉴明我看缇兰喝了这么多的酒,我先把她带回我的府上”褚仲旭说后抱起缇兰就下了楼而缇兰嘴边还在说着酒话“阿旭,我好喜欢你啊!我苏缇兰永远喜欢褚仲旭”很快褚仲旭把缇兰带到了旭王府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床榻上当他准备的走的时候被缇兰抓住了袖子“不要走,阿旭是不是不要我了”缇兰说着话眼角却在流眼“好好,我不走,我留在这里陪缇兰”缇兰这时却起身搂了褚仲旭的脖子嘴边对上褚仲旭的唇吻上了褚仲旭而这一幕被慕雪看见了,褚仲旭把缇兰给推开了“缇兰你在干什么?”缇兰笑着说道“我在亲我的阿旭”门外的慕雪看到这一幕后就走了,而穆德庆端来了醒酒汤“殿下,醒酒汤来了”褚仲旭拿起醒酒汤就喂缇兰喝,缇兰喝下了醒酒汤后就睡着了而褚仲旭看着熟睡的缇兰摸了摸她的脸“为什么我和你在一起就有种离不开你的感觉,缇兰在我没有失忆之前也是不是这样的?还有我身上的玉佩也是你送给我的吗?”



第二天褚伯曜突然来到了旭王府“阿旭我听说你掉到了山崖后就失忆了”褚伯曜假惺惺的说道“皇兄我只不过忘记了一些事情而已”这时慕雪走了出来“参见殿下”褚伯曜看了一眼慕雪“阿旭这是?”褚仲旭给褚伯曜介绍了慕雪“原来是姑娘救了阿旭”慕雪笑着说道“是的殿下,殿下叫我慕雪就可以了”慕雪说后就出去了“阿旭我看人家姑娘喜欢着你呢?”褚仲旭笑着说道“皇兄你别胡说了,我一直都是把慕雪看做自己的妹妹一样。”褚伯曜说了几句话后就走了“殿下这苏小姐到现在还没有醒来,估计酒气还没有散开”褚仲旭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还没醒来,我去看看”褚仲旭走进房间的时候就发现缇兰醒来了“你终于醒来了,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酒”

褚仲旭拿了一碗粥给缇兰喝“喝点粥,昨晚喝了那么多酒现在肚子肯定空空的”缇兰拿起粥就吃了起来“谢谢阿旭昨晚照顾我,阿旭……我昨晚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吧?”褚仲旭这时却突然靠近缇兰“当然没有”缇兰看着褚仲旭突然靠近自己“阿旭你是不是记起我是谁了?”褚仲旭摇了摇头“没有”缇兰听到了答案后有点失落了。


缇兰吃了粥后就离开了旭王府 ,缇兰回到苏府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了下来“阿旭真的还没有恢复记忆吗?”缇兰看着褚仲旭刚才那个眼神以为他恢复了记忆,缇兰闻着自己身上有酒味的衣服就让碧红弄了水沐浴一下“小姐你昨晚去了哪里?一夜未归老爷和夫人都担心极了”缇兰顺便扯了一个谎应付过去。缇兰沐浴后就来到了厅里“苏缇兰”缇兰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是他的父亲“爹爹”苏父拿了一把戒尺就出来了“跪下,说昨晚要跑去哪里玩了”缇兰跪在了地上“爹爹我昨晚去……海市家了你不相信可以去问海市”苏父这时让缇兰伸出左手出来“爹爹你要打我”苏父严厉的说道“把手弄好,你还真会说谎啊”苏父一早就去了叶府找叶父问缇兰是否有去结果没有“爹爹疼”苏父打了缇兰之后还揪起了缇兰的耳朵“你还知道疼啊,你放心今天没有人会救你的”因为缇兰的母亲去紫簪哪里了“啊”苏父让缇兰去祠堂跪一个时辰“爹爹”缇兰只好去祠堂跪了。









不负相思 第十七章

   

 缇兰看着前面走来的褚仲旭和慕雪而慕雪牵着褚仲旭手,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缇兰身边“对不起缇兰,本来是我们四个人的但是我害怕慕雪一个人在府中所以……就带她来了”缇兰笑着说道“没事的毕竟慕姑娘如果一个人在府中也挺无聊的。”海市看着鉴明怎么还没有来“方鉴明这家伙怎么那么慢,到现在还没有来”这时鉴明骑着马就来了后面还带了三匹“方鉴明你怎么慢原来是去牵马了”鉴明下了马就来到了海市身边“好了,是我不好忘记告诉你了,让你等我等到了那么久”海市看着马只有四匹“怎么才四匹马?不是应该五匹吗?”鉴明笑着说道“阿旭说慕姑娘不会骑马,所以等一下阿旭同她骑一匹”鉴明小声的在海市耳边说道“这样缇兰岂不是……”海市想再说下去被鉴明唔住了嘴巴“没事的,既然慕姑娘不会骑马就同阿旭骑一匹”慕雪笑着说道“苏姑娘叫我慕雪就可以了”慕雪让缇兰叫自己的名字自己同样也让她叫自己的名字“好,那慕雪以后也叫我的名字就好了”慕雪点了点头。


海市和缇兰上了马,缇兰看见了褚仲旭抱着慕雪上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看着慕雪坐在马前后背靠在褚仲旭的怀里。二话不说就驰马向前海市也跟了上去“慕雪你可要做好了”鉴明看着褚仲旭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去追海市了“缇兰你骑慢点”“海市我好久没有骑马了,今天难得骑马我一定要骑个痛快”海市知道缇兰刚才缇兰看着褚仲旭把人抱上马背上这时候的缇兰已经生气了。鉴明追上了海市“让她骑吧,毕竟要是我看到了你被别的男子抱上马背我也是会同缇兰一样的”海市笑着说道“那你就要好好表现了,免得那一天我就不要你了”“那我一定要好好的表现,时时刻刻听你的话”海市看着缇兰骑那么快褚仲旭也赶了上来“方鉴明我们要不要帮一下缇兰”鉴明笑着说道“要怎么帮”海市在鉴明的耳边说道“这个方子能行吗?”“怎么不行,我们试着就知道了”褚仲旭赶上来后看不到缇兰“鉴明,缇兰呢?”“我也不知道,刚才缇兰骑的太快了海市也没有追上,而且我们是要往这个方向走的,缇兰要不知道会不会往前面骑,听说前面是野狼什么之类的地方”褚仲旭听到鉴明怎么说就立马问道“你们怎么可以让她骑的这么快,她一个女孩子的又是没有武功就糟糕了”褚仲旭把慕雪抱下马“慕雪你先在这里我去找缇兰”慕雪拉住了褚仲旭的手“阿旭要不我陪你一起吧”褚仲旭推开了慕雪拉自己的手“不用了慕雪你在这里和鉴明和海市他们,我等一下就回来”褚仲旭说后就上马去找缇兰了“我就说嘛肯定能成功的”海市笑着说道“只是希望前面没有方鉴明口中的野狼之类”慕雪听到了海市和鉴明的对话“原来你们是骗阿旭的”海市笑着说道“我们可没有骗,缇兰是真的骑的很快”鉴明也附和道“是的,慕姑娘我们没有骗阿旭”


褚仲旭飞快的骑着马去找缇兰,他飞快的骑到缇兰身边“缇兰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骑那么快,万一遇到危险了怎么办?”缇兰把马转头就骑走根本不想理褚仲旭“苏缇兰我在问你话你没有听见吗?”褚仲旭又骑到了缇兰的身边“我听到了,阿旭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你还是去陪你的慕雪吧”缇兰骑着马就走了而褚仲旭在后面跟着缇兰 ,很快缇兰就到海市哪里“缇兰你回来,你刚才怎么骑的那么快?”缇兰看着褚仲旭在后面跟着缇兰“他还是没有记起你”缇兰摇了摇头“没有”慕雪看到褚仲旭回来开心极了“阿旭你回来了”褚仲旭把慕雪拉上了马上“鉴明我们走吧”鉴明点了点头就走了,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目的地。这里就是之前他们之前几个人一起来野吹的地方“阿旭这里你还记得吗?”褚仲旭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一点熟悉的感觉”鉴明笑着说道“这就对了,这就是我们之前几个人来的地方”鉴明提议让缇兰和褚仲旭两个人去抓鱼“阿旭我和你们一起吧”海市直接把慕雪拉了回来“慕姑娘就跟我们吧,让缇兰和褚仲旭这家伙好好的相处一下,毕竟他们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褚仲旭这时却牵了慕雪的手“要不我们三个人一起”褚仲旭看了一眼缇兰“可以吗?”缇兰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了。



缇兰看着褚仲旭牵慕雪的手感觉自己就是多余的,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河边“阿旭我们下去抓鱼吧”缇兰想拉褚仲旭的手被拒绝了“我自己下去就好了”缇兰尴尬的收回了手“好”而慕雪在河面上等着他们,很快他们就抓了几条鱼就上来了,褚仲旭起来的时候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些画面出来“我的头为什么又疼了起来”缇兰来到了褚仲旭身边“阿旭你怎么了?是不是记起什么了如果想起来让你头疼的话那你就不要想了”慕雪来到了褚仲旭的身边“是啊,阿旭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过了一会儿褚仲旭的头就不疼了。


他们几个人中午就哪里野吹后就回去了,“阿旭你今天还是一无所获吗?”褚仲旭点了点头“没事的慢慢来,可是你今天对慕雪姑娘又是牵手的又是抱她上马的,你就不怕等到了恢复了记忆怎么向缇兰解释”鉴明笑着说道“鉴明你跟我说说我和缇兰两个人是如何认识的”鉴明娓娓告诉了褚仲旭“这么说我腰上的玉佩还真的是缇兰给我的,而她之前拿给我看的玉坠也是我给他的”鉴明点了点头。鉴明拍了一下褚仲旭的肩膀“阿旭,兄弟我希望你快点想起来来吧!你今天怎么对慕姑娘缇兰都是看在眼里的我就是害怕你恢复记忆了和缇兰解释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