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缇兰醒了


缇兰服下了药后第二天就醒来了,她看见了帝旭睡在床榻下,她知道在她昏迷的这几日里都是帝旭在照顾她,这时帝旭也醒来了他看见了眼前的人儿眼睛红红的在哭“缇兰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如果你没有醒来朕就要让朕个太医院都给你陪葬”缇兰借着帝旭的力量让自己起来“我怎么舍得让阿旭一个人在这世上,这样阿旭就太孤寒了”缇兰眼睛通红带着哭腔同帝旭说话“缇兰你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吗?你不知道要是那苏鸣再深入一点我就真的要失去你了”帝旭说着话眉毛却皱了起来,缇兰伸手为他扶平眉毛“缇兰不会离开阿旭,缇兰是阿旭的妻子,缇兰愿一生一世,生死相随”帝旭把缇兰抱在怀里吻了缇兰的额头。“朕只要缇兰不要离开朕就好。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海市知道缇兰醒了就进宫来看缇兰“缇兰你知道吗?你吓死我了”海市握着缇兰的手“海市你看我现在不是好了吗?还好有你和鉴明在医书上查到了解药,我还要谢谢你呢”海市知道缇兰从来都不会怪别人的不是,“海市又不我们去看惟允还有方笙吧”海市的儿子同惟允在太傅哪里学习,缇兰和海市一起来到了学堂,惟允看见缇兰来直接扑到了缇兰的怀里“母后儿臣好想你啊,自从你病了父皇就不让儿臣去看你”缇兰拿了手帕给惟允擦脸上的汗水随后就同海市一起带他们来到凉厅上坐,缇兰拿出了莲花糕给惟允和方笙吃,惟允这时却抱了缇兰的大腿“母后你什么时候要和父皇给惟允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海市正在喝着茶被惟允的话给呛到了,而方笙也开始问海市“阿娘,你答应我的话可还算数”海市笑着说道“当然算术而且阿娘是不会骗笙儿的”而惟允还在不依不饶的问缇兰,缇兰无奈只能让惟允今晚来同她一起睡,惟允才消停。



晚上的时候惟允高兴的来到俞安宫,睡上了缇兰的床榻高兴极了,正在翻来覆去的时候他的父皇来了“你怎么在这儿,不好好去你的宫里睡觉跑来你母后这”惟允委屈巴巴看着帝旭“父皇是母后答应儿臣让儿臣今晚和母后一起睡觉的”帝旭却突然把惟允从床榻上给抱了下来“惟允乖,你现在已经长大不能同母后一起睡了要自己睡觉了乖去偏殿睡”惟允被帝旭抱下来后还想再上去却被帝旭阻止“父皇怎么可以每次同惟允霸占母后”这时缇兰沐浴后进来了“是谁要惹了我的小惟允不高兴”惟允跑过来告诉缇兰帝旭不让自己和缇兰一起睡觉,“这小兔崽子还学会告状了”帝旭突然走了过来在惟允耳边说了一句话后惟允立马就不和缇兰一起睡了要自己睡了“父皇说的对惟允长大了,要自己睡了不能和母后睡在一起了”缇兰突然捏起了惟允的脸“怎么了我的惟允你在母后的眼里都是小孩子,而惟允不是说了晚上还要听母后给惟允读话本子呢?”而惟允也想和缇兰一起睡但是抖不过他的父皇就自己跑去偏殿睡了,缇兰看到惟允走后就过来问帝旭“褚仲旭,你是不是和惟允说了什么才让惟允要去偏殿睡的”而帝旭笑嘻嘻的把缇兰抱起在缇兰耳边说“我告诉惟允今年给惟允一个妹妹”缇兰听到后瞬间把头埋在帝旭的怀里。





评论

热度(1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