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禁足


李御医来到了金城宫为帝旭把脉“启禀青海公,陛下伤的不重只是陛下中的毒目前微臣还不知道是什么毒?”李御医跪在地上说道“那就去查物必给我查到”“是,臣这就去查”帝旭这时醒来了“鉴明今日这事千万不能走漏风声”“阿旭你放心你的毒肯定有办法解的”帝旭握着了鉴明的手“鉴明又是我不行了你一定要好好帮我好好辅助惟允还有帮我照顾我缇兰”帝旭一边说一边吐着血“阿旭你会好的,李御医告诉我他会去查医书找解药的”帝旭拍了拍鉴明的肩膀“鉴明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朕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不会的阿旭你要相信我,你使得让缇兰一个人在世上吗?”“我怎么使得缇兰一个人在世上呢?”“所以阿旭要相信我们一定有办法的”帝旭笑了笑“好我相信鉴明”帝旭让鉴明回去。


鉴明回到了青海公府看见海市还没有睡觉“海市你怎么还没有睡觉”海市笑着说道“我在等你,你怎么看起来不开心的样子”鉴明牵着海市来到了床榻边告诉了海市今晚的事情“你说陛下中毒了,那缇兰知不知道”鉴明摇了摇头“缇兰现在还不知道,阿旭为了不然缇兰知道已经封锁了消息了。”鉴明摸了海市的脸。第二天帝旭就对外称病不去上朝,大臣也只能退朝“陛下的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生病了呢?”大臣一边走一边开始议论,昶王听到了帝旭不上朝开心极了“看来皇兄这病的不轻吧”缇兰听到了帝旭生病了就立马来到了金城宫看帝旭“阿旭我听说你生病,怎么会生病了呢?”缇兰来到了帝旭的床榻边“是不是昨晚着凉了”缇兰摸了摸帝旭的额头发现也不烫啊,这时帝旭醒了但是脸色很苍白“阿旭你的脸色怎么会那么苍白”帝旭笑了笑“我没事”缇兰这时发现了帝旭的左肩上的绷带还有一点血迹“阿旭你受伤了,你怎么会受伤”缇兰一边扒开帝旭的衣服想要看伤口“无事都是小伤”缇兰流着眼泪说道“怎么会是小伤,这绷带还有血”帝旭把缇兰搂在了怀里“缇兰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做傻事知道吗?”缇兰摇了摇头“如果阿旭不在了缇兰也不想独活了,缇兰不是说了吗?要一生一世,生死相随”缇兰边说眼泪汪汪的流下来“阿旭,你今天怎么了?”帝旭笑着说到“我就是在害怕将来如果我比缇兰先走了一步缇兰会……”缇兰堵住了帝旭的嘴巴“我们一定会白头到老的”缇兰说后吻了帝旭的嘴巴。


缇兰离开金城宫后鉴明和李御医就来了“臣参见陛下,臣已查到了陛下中的是何毒是来自尼华罗的毒”帝旭冷笑道“朕的好弟弟果然勾结了其他国家”李御医跪在地上“臣已经在医书上查找为陛下解毒的办法了”帝旭挥了挥手让李御医退下去“阿旭看来昶王真的要杀了你”帝旭咳嗽了一声“鉴明朕的中毒的事情千万不要让缇兰知道,缇兰只知道我受伤了”鉴明答应了帝旭的请求。“阿旭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缇兰的”缇兰在俞安宫绣着香包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很疼好像有数万只蚂蚁在咬自己一样还一不小心扎到了自己的手“为什么我的心会怎么疼,还有阿旭今天怎么会说出那么多伤感的话”白芷端来了参汤进来“娘娘参汤煮好了,你喝一点吧”缇兰喝了一点汤后就去看惟瑜。


连续几天帝旭都没有去上朝,而帝旭的毒也越来越深“陛下奴婢去给你请御医来”帝旭叫住了穆德庆“不许去你把药端来给朕喝就可以了”穆德庆端来了药给帝旭喝“陛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娘娘这几日老是来金城宫都被奴婢给拦住了”帝旭喝完药后又吐出血出来“不许让缇兰进来”穆德庆跪在地上说道“可是陛下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御医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解毒的办法而陛下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了。”帝旭让穆德庆退下自己想要休息了。这边的昶王在自己的府邸中喝着茶手里拿着他养的鹰“看来我要去看皇兄了”季昶走出昶王府来到了金城宫“皇兄季昶来看你了”此时的帝旭在床上睡着季昶慢慢走到帝旭的身边“皇兄,你知道我有多想杀你吗?你知道我听到你中毒了我有多开心吗?伤你的人还是我派的”而帝旭睁开了眼睛“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季昶大笑道“皇兄如今你中毒而没有解药你是活不了多久的,少至一个月多至还能撑到三个月”季昶坐到了帝旭的床榻边“只要哥哥你退位让我称帝,季昶就一定把解药给你喝”帝旭冷笑道“你勾结敌国还想让朕退位给你做梦”季昶拍了拍手“哥哥不退位那你信不信弟弟我杀了你的皇后”季昶说后大笑了起来“哥哥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季昶说后就走了。季昶来到了俞安宫告诉缇兰帝旭中毒的事情“殿下说的真的”季昶假装伤心的说道“真的皇嫂,皇兄害怕你伤心就不告诉你,但是季昶还是想偷偷的告诉你”缇兰往后退了几步“多谢殿下告诉我”季昶说后就离开了俞安宫。而帝旭一早就知道季昶一定会告诉缇兰的立马让穆德庆为自己更衣。缇兰知道了帝旭中毒的自己立马来到了金城宫“阿旭我听说你中毒了”缇兰进来的时候看见泠容妃也在里面“皇后来金城宫所为何事呢?”缇兰走到了帝旭面前“我听说你中毒所以就过来看看”帝旭冷笑道“皇后说笑了这几天朕不去上朝是在陪泠容妃”泠容妃起身点了点头“是的娘娘,陛下根本没有中毒”缇兰看了一眼帝旭准备走的时候帝旭却下旨“穆德庆从今日起皇后禁足俞安宫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俞安宫半步还有多加几个士兵安插在俞安宫”缇兰大声问帝旭“陛下为什么要禁足于我”“皇后有错在先听信他人误闯金城宫”缇兰看了帝旭一眼“臣妾领旨”缇兰说后就走了房门。而帝旭已经支撑不下去了晕倒了。穆德庆赶紧叫来了御医。



结局是he的,帝旭也不会有事的




不负相思 第十六章


     这天褚仲旭带着慕雪来到了街市上买东西而慕雪牵着褚仲旭的手“阿旭你的伤都已经好了一个月了,你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吗?”褚仲旭笑着说道“还没有,我还是无法想起来”慕雪想着说道“那阿旭就不要记起来,毕竟有可能那段记忆是痛苦的,还不如忘了呢?”“也许是吧,不然我到现在也没有想起来。”褚仲旭和慕雪两个人走到了发簪摊“阿旭我想买个发簪,我们去看看吧”慕雪拉着褚仲旭的手就走“为什么我有种熟悉的感觉”褚仲旭走了上去看见了一条发簪就拿了起来口中却说出了“缇兰”两个字,“阿旭你怎么了?”慕雪看着褚仲旭拿着发簪发呆“没……没有什么只是看这个发簪有种熟悉的感觉”褚仲旭放下了发簪就走了“阿旭你刚才怎么拿着发簪说了缇兰,那个人会不会是你很重要的人?”慕雪对着褚仲旭说道在他受伤睡觉的时候经常能听到他在喊缇兰“阿旭会不会她是你喜欢的人,我看你手上还戴了一条同心结呢?”褚仲旭看了看手上的同心结“也许是吧”这时一个士兵看到了褚仲旭“殿下,我们总算找到你了”褚仲旭疑惑的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叫我殿下”士兵赶紧说道“殿下,你是当今陛下的皇子,前阵子你打杖准备回来的时候在路中遇袭掉到山崖去了”士兵娓娓道来“殿下你现在和我一起回旭王府吧?”褚仲旭点了点头就和慕雪一起回去了“殿下,你终于回来了奴婢这就去告诉苏姑娘”穆德庆走到了褚仲旭身边说道后就去找缇兰了。


缇兰一听到褚仲旭回来了就立马同穆德庆来到了旭王府,她一进门就看见了厅里的褚仲旭,缇兰立马跑了过去抱着褚仲旭“阿旭,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缇兰不敢相信是真掐了自己一下“是真的,我的阿旭回来了”而褚仲旭却推开了缇兰“姑娘请问你是谁?我们认识吗?”缇兰看了褚仲旭一眼“阿旭,你怎么了?”慕雪走了过来“姑娘你好,我叫慕雪阿旭他是我在山崖下发现的”慕雪告诉了缇兰褚仲旭失忆的事情“这么说阿旭他失忆了”慕雪点了点头。这时鉴明知道褚仲旭找到了也就来了旭王府“阿旭,你回来了”缇兰给鉴明说褚仲旭现在不认识我们“缇兰,你说阿旭他失忆了”缇兰点了点头还告诉了鉴明是慕雪救的褚仲旭“缇兰”褚仲旭突然叫了缇兰一声“怎么了阿旭?”褚仲旭走到了缇兰面前“原来你就是我睡觉时总喊的名字的人?那我手上的同心结也是你送的”缇兰点了点头说道“是,阿旭手上的同心结是我送的我们一人一条,而且你腰间上的玉佩也是我送你的”缇兰还从脖子上拿出了褚仲旭给她的玉坠“这个玉坠是阿旭给我的”缇兰把它摘下来拿给了褚仲旭看“这个玉坠我有一点熟悉。”缇兰笑了笑“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缇兰把手里的玉坠给了褚仲旭“缇兰,这个玉坠可否放在我这一两天”缇兰点同意“可以的,这是阿旭的东西你想要多久都可以”褚仲旭把东西收了起来“我想……你们能不能帮我讲一讲我之前的事情”鉴明喝了一口茶说道“阿旭你放心,我和缇兰会给你说之前的一切的”而这时慕雪就不同意“我反对,又是那些记忆只会让阿旭痛苦怎么办?”鉴明笑着说道“那些记忆都是快乐的,慕姑娘放心”慕雪挽起了褚仲旭的胳膊“阿旭要不我们不要去想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不喜欢这里”褚仲旭笑着说道“慕雪要不这样,我们先在这里待一个月如果一个月我还没有想起来,我们就回去”慕雪点了点头“好,听阿旭的”


宫里的褚伯曜听到褚仲旭回来了但是失去了记忆“可恶,褚仲旭你的命还真大弄伤了掉到山崖还没有死”黑翼跪在地上说道“那殿下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褚伯曜笑着说道“我们现在先按兵不动让褚仲旭再高兴几天”“是,那属下就退下了”


这天缇兰和海市两个人穿着男服就出门了“缇兰你说褚仲旭他会不会记起你呢?”缇兰笑着说道“我也不清楚,鉴明不是说今天要带阿旭一起去他们经常去的地方吗?”“是阿,也不知道是哪里?就是……”海市突然在缇兰的耳边说道“我听鉴明说他还带了救他的姑娘”缇兰笑了笑“我还以为是怎么大事呢?”海市这时紧张的说道“缇兰你就不怕她把你的褚仲旭给抢走了,或者褚仲旭移情别恋了”缇兰牵了海市的手“要是阿旭喜欢她,那我就……退出来然后祝福他们”缇兰说后就走了“缇兰,你愿意吗?”缇兰摇了摇头“就算不愿意也要学会放手,难道我能把阿旭用绳子绑起来”缇兰说后弹了海市的脑壳“走了,我们不要让他们等太久了”缇兰和海市两个人在西市等着他们。








帝旭中毒


缇兰醒来的时候发现帝旭还没有醒来,缇兰起身就来到了梳妆台为自己梳妆打扮这时帝旭也起身了走到了缇兰身边为缇兰插发簪“我来帮你”帝旭给缇兰弄好后拿起了眉笔要为缇兰画眉“我许久没有给夫人画眉了,今日休沐我给夫人画眉”缇兰笑着说道“陛……”帝旭登了缇兰一眼“阿旭可要画的好看一些”帝旭拿笔就给缇兰画了起来“为夫为夫人画的美美的”帝旭给缇兰画了柳叶眉帝旭画后缇兰照了镜子“夫君画的好看极了”这时穆德庆从外面传话“陛下娘娘,钟碎宫的泠容妃来金城宫请安了”帝旭看了缇兰一眼“让她进来”帝后两人从寝殿走了出来“臣妾给参见陛下娘娘”帝旭让泠容妃起来“谢陛下”泠容妃看了一眼缇兰这就是她父亲说的皇后娘娘注撵的公主。“怎么泠容妃今日来朕的金城宫请安有何事”泠容妃笑着说道“臣妾无事只是臣妾嫁给了陛下给陛下和娘娘请安是应该的”“既然泠容妃安也请了也就可以回家了”泠容妃楞了一下还是回去了。“陛下怎么不让那小姑娘留下”帝旭看着缇兰牵了她的手“刚才在寝殿还叫阿旭的现在怎么又变成了陛下”帝旭说着身子却在靠近缇兰“我告诉了在我的心里永远只爱缇兰一个人”帝旭搂了缇兰的腰“我知道。”




帝后两人来到了俞安宫这时惟允也在俞安宫“母后儿臣好想你啊”惟允跑到缇兰抱了她“母后也想惟允,这些日子惟允在太傅那有没有认真学习功课呢?”惟允笑着说道“儿臣有认真的学习而且昨日太傅还表扬了儿臣”缇兰牵着惟允的小手“惟允怎么认真,那母后要好好的奖励惟允了惟允想要什么呢?”“儿臣想要母后做好吃的给我吃,还想母后今晚和我一起睡觉”帝旭听到惟允要让缇兰今晚和他一起睡觉就不同意了“惟允不可让你母后做好吃的可以,但是睡觉就不可以”惟允生气的说道“父皇就是小气鬼每次都不同意我和母后睡觉,我已经好久没有和母后一起睡觉了,今晚我就是要和母后一起睡觉顺便我还可以帮母后带妹妹”缇兰看着惟允生气的样子笑了笑“我的惟允怎么听话还要帮母后带妹妹今晚惟允就留下来陪我和妹妹”惟允听到缇兰同意开心极了,帝旭却不开心了“阿旭怎么不开心了,我等一下做好吃的给你吃顺便让你消消气”中午的时候帝旭在俞安宫吃完了午膳就去敬城堂。




鉴明也来找帝旭“怎么不在家里陪你家要生孩子的娘子来找我做什么?”“阿旭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耳边说道“你说什么季昶当真背地里勾结敌国”鉴明点了点头“朕的弟弟为什么要这样做”帝旭从上面走了下来“鉴明你知道吗?朕当初也不想做大徵的陛下只想带缇兰云游天下,可是当初皇兄自杀而朕的弟弟妹妹还小就剩下朕适合做这个陛下”鉴明拍了拍帝旭的肩膀“我知道阿旭从来就不想做陛下,只想做个闲散王爷”“鉴明今晚就留下来陪朕喝酒”鉴明看的出季昶做的事情让帝旭伤心“好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帝旭笑着说道“不醉不归就不用了免得你家娘子来说朕”



帝旭让人拿来了两壶酒来喝这时一团黑影却进来了金城宫“帝旭今日我要了你的命”帝旭躲过了黑影袭来的一掌“护驾,阿旭你没事吧”鉴明护在了帝旭面前。“今日我要你们死”黑影再一次袭击黑影拿去飞镖朝帝旭的方向弄去帝旭来不急躲开飞镖弄到了左肩,黑影看到帝旭受伤露出了笑容“帝旭你中了我的毒,你活不久了”黑影说后就飞走了鉴明赶紧叫人去追,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身边“阿旭你没事吧?”帝旭吐了一口血后就晕倒了。



黑影办完事后就来到了昶王府“殿下你叫属下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昶王从上面走了下来笑着说到“很好皇兄中了毒眼下他的孩子又小到时候我们只要抓住他的孩子和他的皇后威胁他退位”黑影跪在地上说道“那殿下要如何处理方鉴明呢?”“他方鉴明如果愿意帮我本王就留他,不肯本王就杀了他。”





不负相思 第十五章

褚仲旭和缇兰两个人骑到半路就临来了一批戴着面具前来杀褚仲旭的人“又是你们?”褚仲旭拔起刀就要和他们开杀,鉴明和海市听到了前面的打斗声立马前往“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其中一个对鉴明说道“少废话要怪就怪你们命不好”褚仲旭对着鉴明说道“鉴明不要和他们废话区区几个人”说后褚仲旭就开始和他们打抖了起来,褚仲旭下马就和他们开始打斗“你们有本事就上来”褚仲旭拿着刀就和他们拼了而缇兰海市也跟着帮忙,这时其中一个人拿起弓箭就朝褚仲旭射了过去而射中的部位就是他当初受伤的部位,褚仲旭吃痛一声缇兰赶紧来到褚仲旭身边“阿旭你没事吧”鉴明和海市解决了一批后又来了一批“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的,阿旭你现在受伤了而汤乾自他们的军队很快也就来了,你快和缇兰先走”而褚仲旭的伤口已经在流血了,缇兰赶紧用手捂着褚仲旭流血的伤口,缇兰立马带着褚仲旭走而其中有几个人也跟着去,缇兰带着褚仲旭走着走着却发现没路可以走了,前面就是山崖了。缇兰把褚仲旭护在自己身后“我不会让你们伤他的”缇兰说后就拔起自己头发上的发簪击中其中一个的喉咙,“原来还是个假小子”褚仲旭这时却推开缇兰“缇兰你快走他们要的是我的命”缇兰拉住褚仲旭的手“不我不会走的,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暗士看着缇兰和褚仲旭的深情拍手叫好“果然是个痴情人,小爷我就送你们上路吧”那人准备对褚仲旭动手被缇兰一掌打下“就凭你们也想来动我们”缇兰二话不说就和他们打了起来,而褚仲旭站在原地其中一个人看见褚仲旭受伤了直接打了他一掌把他推下山崖,缇兰看见了褚仲旭被人推下山崖立马拉住褚仲旭的手“阿旭抓紧我的手我一定会拉你上去的”褚仲旭抓住了缇兰的手但是看着缇兰的身体也快要往下掉而自己因受伤了无法上去,这时他松开缇兰的手“褚仲旭我不允许你松开我的手”褚仲旭却一点一点的掰开缇兰的手,这时鉴明和海市也来到了,却来迟了一步褚仲旭还是松了缇兰的手,鉴明赶紧抓住其中一个人那知那个人就服毒自尽缇兰还在痛哭中,海市来到缇兰的身边“缇兰,殿下会没事的,我们已经派人去山崖下找了”缇兰也想跳下去找却被海市弄晕了“对不起缇兰原谅我的自私,因为我不想让你有事情”


缇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苏府而海市在旁边照顾她“海市,阿旭找到了吗?”缇兰醒来的第一句问的就是关于褚仲旭“缇兰,陛下知道后已经派了一些人继续在找了”海市安慰着缇兰说道。而掉下山崖的褚仲旭被一个山下的女子救走了,等到褚仲旭醒来的时候看了周围的环境“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此时一名女子端来了药进来“公子你醒了,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女子告诉了褚仲旭在哪里救他的“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女子端着药给他喝“我看公子穿着铠甲想必应该是位将军吧,不知公子叫何名”而褚仲旭因为从山崖掉下来后只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一些事情“我叫褚仲旭 我醒来还不知道姑娘的芳名”女子笑着说道“我叫慕雪”褚仲旭喝完了药女子拿着碗就出去了。另一边的缇兰知道了在山崖下没有发现褚仲旭就知道了褚仲旭还活着“海市我就知道阿旭还活着,我要去找”海市对着缇兰说道“缇兰陛下已经拿着殿下的画像在寻找了,我想很快就会找到的”缇兰知道了褚仲旭没有死也就恢复了状态立马来到镜前为自己梳妆后也要去找褚仲旭。




互相吃醋


缇兰回到俞安宫后就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为什么要误会我?你明明知道在我心里永远就喜欢你一个人而你还要误会我喜欢别人了”缇兰想起帝旭刚才说的话生气。外面的白芷敲着门说道“娘娘你开一下门,你不要这样对自己你生气了打奴婢也可以”缇兰对门外的白芷说道“白芷我没事,你们也去休息吧我自己你照顾好知道的”白芷听到了缇兰的声音后放心了不少“娘娘你真的不用奴婢进去吗?”“不用的白芷”


帝旭第二天去俞安宫的时候吃了闭门羹缇兰死活也不让帝旭进来而帝旭只能离开回自己的宫殿,帝旭心想这下好了缇兰真的生气了。过了几日后帝旭下朝后在御花园看见了缇兰,而缇兰看见帝旭转身就走“怎么不想看到朕,这么久没有看到朕就没有想朕了?”帝旭走到了缇兰的身边横腰抱起缇兰“陛下你放我下来”帝旭笑着说道“我就偏偏不放,我就这样抱你去俞安宫顺便看一下瑜儿,几日不见我可是每天都在想你”帝旭一路抱着缇兰回到了俞安宫,缇兰到了俞安宫就赶紧让帝旭放自己下来而乳娘也抱来了小帝姬“几日不见瑜儿又长了不少,有没有听你母后的话”缇兰笑着说道“陛下瑜儿现在还小每天当然是吃饱喝足睡觉”帝旭看着缇兰说道“小的倒是就听话,可是这里有一只小兔就不怎么听话看见我还要躲开不肯叫我的名字”帝旭一边说一边靠近缇兰“皇后你说是不是呢?你觉得朕应该怎么罚这只不听话的兔子呢?”缇兰知道帝旭口中说的兔子就是自己“陛下是天下共主那有人不敢不听你的话呢?”帝旭笑着说道“可是偏偏就有,她就很不听话朕当时生气了还吃了一点醋说了一点狠话她就不想理朕了”缇兰楼了帝旭的脖子“那陛下你知道那只兔子为什么不理你吗?”帝旭摇了摇头“因为那只兔子也被伤到了,你说那些话谁听了不生气呢?还误会我”缇兰说后手就离开了帝旭的脖子转身抱了小帝姬去乳娘那。帝旭看着缇兰到现在还不肯叫自己的名字又生气的离开了。等到帝旭走后白芷来到了缇兰的身边“娘娘奴婢刚才看着陛下生气的就离开了俞安宫,你和陛下是不是吵架了”缇兰喝了口茶摇了摇头。


帝旭从俞安宫回到了金城宫后就怒气冲冲的同意了前几日大臣让他充盈后宫的事情,而这件事情也被缇兰知道了晚上的时候帝旭让缇兰来到了金城宫“臣妾参见陛下,不知陛下叫臣妾来所为何事?”帝旭向前拉了缇兰的手走到了书桌前“朕想让皇后看看要朕纳那位大人的女儿进宫”帝旭说后打开了几幅画卷给缇兰看“纳妃是陛下的事情陛下喜欢那个就让那个进宫”缇兰说后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她以为帝旭真的嫌弃她了不爱她了,之前无论缇兰做错了什么帝旭惩罚她后又立马和她和好了,而这次帝旭居然要纳妃了“怎么皇后不愿意帮我看看”缇兰笑着说道“臣妾愚笨不知陛下喜欢那个所以无法替陛下做主”缇兰说后准备要走的时候被帝旭叫住了“皇后既然选不出那就只能朕选择了,朕就选那澜州顾大人的女儿顾湘泠,皇后觉得如何?”缇兰背着帝旭擦了擦眼泪“只要是陛下喜欢就好”缇兰说后就离开了。


几天后顾湘泠就进宫了帝旭封了她个泠容妃赐居钟粹宫。缇兰自从帝旭封妃后就再也没有和帝旭见面了,这天缇兰在凉亭坐着的时候看见了汤乾自,汤乾自看见了缇兰就走了上去“臣参见娘娘”缇兰叫了汤乾自起来“娘娘今天怎么看起来不开心,臣愿意舞剑博娘娘开心”汤乾自说后就开始舞剑了,而缇兰看着看着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可这时候帝旭偏偏就来了“好雅兴汤大人不在家里陪你的老母亲,反而来朕的后宫”缇兰看见帝旭来赶紧从椅子上起身“臣妾参见陛下”帝旭二话不说横腰抱起缇兰就走“汤大人往后没有朕的旨意你就不要在宫里走动了,改日朕会给你安排一桩婚事的”汤乾自供手谢过帝旭。帝旭一路抱缇兰抱回了金城宫放在了床上低头就吻了缇兰在缇兰耳边说道“以后你想看舞剑告诉朕,朕舞给你看”缇兰想推开帝旭双手却被帝旭抓的死死的。


晚上的时候帝旭让缇兰留在了金城宫“今晚朕不许你回俞安宫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瑜儿乳娘会照顾好的你不用担心”缇兰听到了帝旭的话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晚上睡觉的时候帝旭把缇兰搂的紧紧“陛下你松开一点”帝旭却不听“怎么之前朕这样搂你睡觉的时候可是没有这么说,可是因为今天朕说了你的汤大人你才这样的?”缇兰听到帝旭说的后面一句去的不行“陛下怎么可以这么误会臣妾你明明知道在臣妾心里我就喜欢你一个人而你却说我和汤大人有私情,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吗?那是因为……”缇兰还没有说完就被帝旭吻上了“缇兰我喜欢你,我爱你,你说你不开心是不是因为我纳妃了你吃醋了”帝旭吃醋两字故意在缇兰耳边说道“我当然没有吃醋,臣妾怎么可能吃醋”帝旭捏起缇兰的下巴问“真的没有吃醋吗?”缇兰点了点头可是她的眼睛在说谎“可是你的眼睛在告诉朕你吃醋了,今日朕也吃醋了朕不想缇兰的对着别的男人笑”帝旭说后吻了缇兰的额头“缇兰你知道吗?我爱你我那天纳妃进宫后我就开始后悔了自己当时做的决定”帝旭说后还把缇兰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我不想缇兰叫我陛下,我想缇兰叫我的名字缇兰你放心那位泠容妃我会把她送去宫去的”缇兰摸了帝旭的脸“陛下缇兰也爱你,缇兰那天听到你要纳妃的时候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不爱我了”缇兰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傻瓜我怎么会不爱你呢?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要你呢?而且缇兰还为我生了两个可爱的孩子。而且以后不能再叫我陛下了,要叫我的名字”帝旭说后把缇兰搂的更紧了。






不负相思 第十四章


到了晚上的时候缇兰给褚仲旭弄好一切后准备要回去隔壁的军营睡觉的时候被褚仲旭给拉住了“我的伤好了一点兰儿晚上就不来陪我了,看来我的伤还是不能……”褚仲旭准备说下去时被缇兰用手堵住了嘴巴“我不许阿旭说下去,阿旭好了自然不用缇兰继续照顾你了”褚仲旭拉了缇兰的手放在自己受伤的地方“可是我感觉我还没有好”褚仲旭在缇兰的耳边说道“那阿旭还没有好吗?,需不需要我叫御医给你看一下”褚仲旭这时把准备要走的缇兰拉到自己的身边“不需要叫御医来只需要兰儿好好的照顾我就可以了”褚仲旭说后还亲了缇兰的额头。缇兰被褚仲旭一亲害羞的摸了自己的额头“兰儿晚上睡在这里就可以了”褚仲旭翻身把缇兰放在了床的内侧“阿旭……,这样不合理”缇兰满脸通红“怎么就不合理了,我们又什么都没有干”褚仲旭说后头却在慢慢的低下看缇兰而缇兰直接拿起了被子盖自己的嘴巴“看来我的兰儿被今日海市和鉴明瞧见我们的事害羞了”缇兰结巴的说道“我……才没有呢”缇兰说后直接转身背靠褚仲旭。褚仲旭却搂了缇兰的后背“今晚我就这样搂兰儿睡”而缇兰这时真的害羞的不行这还是她第一次和男子睡在一起。


海市在隔壁等了缇兰半天也没见缇兰回来“话说褚仲旭这家伙已经好了,缇兰应该会回来的”海市偷偷摸摸准备去褚仲旭的军营看被鉴明逮住了“海市你在干什么?”海市准备掀起褚仲旭军营的帘布的时候就被鉴明看见了“没……我没有干什么”海市赶紧回去“晚上缇兰可能还要照顾阿旭,你呀就不用等缇兰了”鉴明对着海市说道。第二天褚仲旭醒来的时候缇兰还没有醒过来褚仲旭在缇兰的额头亲了一下就出去了,褚仲旭穿着铠甲就出来了“鉴明我已经好了,今日这一战我同你们一起去”鉴明赶紧阻止褚仲旭“阿旭万万不可你的伤刚刚好,今日我去就可以了”褚仲旭拍了拍鉴明的肩膀“鉴明我已经好了我可以的”这时缇兰也醒了过来赶紧从里面出来了“阿旭你如果要去那就带上我,我可以帮你而且你不要拒绝我了。”缇兰拉着褚仲旭的手是道“不行战场上刀剑无眼我不允许你去”缇兰说道“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而且我不会添加麻烦的”褚仲旭看着缇兰缠着自己“真是拿你没有办法”而海市也跟着鉴明一起去。缇兰看到了鹄库的王子那个伤褚仲旭的人,缇兰和海市两个人来到城楼拿起弓箭射了鹄库的王子,他们的士兵看到王子受伤赶紧来到王子身边,而褚仲旭和鉴明也描准了时机攻打进去“果然还是缇兰和海市有办法”而这次大徵胜利鹄库也表示不会攻打下去。



而打了胜仗后褚仲旭也回天启,宫中的褚伯曜知道褚仲旭要回来气的不行“褚仲旭你的命还挺大的,居然还没有死”褚伯曜叫了暗士在褚仲旭回来的路上袭击他们“记住这次一定要给我办成功”暗士跪在地上说道“臣一定不负殿下所望”说后就带人出发了。缇兰和褚仲旭两个人骑在前面“缇兰等到我们到了天启我就向父皇给我们赐婚”缇兰骑着马说道“谁说我要嫁给你了”缇兰就骑着马就走了而褚仲旭也追了上去“不嫁给我你要嫁给谁?难道还有比我更好的男子”海市和鉴明在后面看着缇兰和褚仲旭两人“你看看人家边骑着马边谈情说爱的”海市对着鉴明说“你想要我们也就同阿旭和缇兰一样”鉴明说后就拉了海市让她坐在自己的马上“我们要浪漫也要比阿旭和缇兰更浪漫”说后就驾着马向前了。



————————————————————————————




帝后闹别扭


如今海市的肚子已经开始大起来了,这天她来俞安宫找缇兰“海市如今你肚子都大了起来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反而来找我”缇兰赶紧拉着海市坐在自己的美人榻上“大夫说了要多多走动才行不然将来生孩子就困难了”缇兰摸了摸海市的肚子“海市你这胎我看八成是女孩子”海市笑着说道“缇兰怎么知道是女孩子呢?万一是男孩子呢?”缇兰笑着说道“因为我想和海市结个亲,将来如果这胎海市生的是女儿你您一定要把她嫁给我嫁惟允”海市拉着缇兰的手说道“好我答应缇兰的要求,那缇兰也要把小帝姬嫁给我家笙儿”缇兰也答应了。缇兰看着外面的天气风和日丽就想和海市放风筝“海市想不想放风筝”海市点了点头“那我们去放风筝,不过你要小心一点”海市答应了缇兰。


缇兰和海市来到了俞安宫殿外放起了风筝,而缇兰风筝的线突然断了风筝不知道落在哪里了“糟糕了风筝的线断了”海市叫白芷帮自己拿下风筝而她来到了缇兰这里“怎么了缇兰,风筝飞走了就让它飞走吧”而缇兰却要把它找回来“海市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看风筝往那个方向落应该是落在了御花园上了”缇兰说后就去捡风筝了,而海市叫白芷和缇兰一起去。缇兰来到了御花园而风筝夹在了树上缇兰立马去拿了梯子就去拿风筝了,正在要下来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到了裙摆要摔下来时还好被从黄泉关来的汤乾自给接住了“娘娘怎么如此不小心”缇兰赶紧从汤乾自的怀里出来“多谢大人又一次救了我,大人从黄泉关回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要来告诉陛下”汤乾自解释道“臣回天启是来看望臣的母亲的,臣已有多年未见自己的母亲”缇兰想来也是。缇兰和汤乾自有说有笑的画面被帝旭看到了“皇后你在这里干什么?”汤乾自看到了帝旭来赶紧收了笑容“汤大人朕同意你回天启不是让你来朕的御花园看朕的皇后的”帝旭说后直接把缇兰拉着就带到了金城宫“汤乾自一来皇后怎么就突然想放风筝了还那么巧在御花园看到了汤乾自”帝旭说着后却一步一步的靠近缇兰而缇兰只能一步一步往后退“我是看今天天气好就同海市一起放风筝了,陛下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了海市还在等我”缇兰睁开了要靠近自己的帝旭“难道朕没有叶海市重要吗?”缇兰听到这话就知道这家伙又吃醋了“阿旭在缇兰心里当然很重要的”缇兰说后亲了帝旭的脸就走出了金城宫,而帝旭被气得不行。缇兰居然不给自己解释刚才和汤乾自说什么说的那么开心。


海市离开俞安宫后晚上缇兰就拿着自己做的糕点来金城宫找帝旭“是谁允许你进来的,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进来”这时的帝旭还在气头上“怎么连我也不行吗?”帝旭看着缇兰拿着食盒进来放下了手中的折子起身就来到了缇兰的身边“对你也不行,金城宫是朕住的地方皇后要进来也要让穆德庆通报一声”缇兰拉了帝旭的袖子“可是阿旭不是说准我不守规矩的吗?准我自由出入金城宫吗?”缇兰说后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折子然后腾空一点位置出来放自己为帝旭做的东西,缇兰把食盒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打开了食盒拿出里面的糕点“阿旭别气了,你看我都给你亲手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糕点”缇兰把糕点送到了帝旭的嘴前可是帝旭却躲开了“我不喜欢吃糕点太甜了,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缇兰看着帝旭不吃自己做的糕点就问起了帝旭“阿旭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阿旭如果生气了那缇兰以后进来之前就会让穆内官给你通知一声再进来的”缇兰以为帝旭是因为她进来没有通报而生气殊不知帝旭是因为今天早上的事生气的缇兰看着帝旭没有出声知道帝旭是真的生气了“陛下臣妾以后不会这样了,也不会再想今天一样你不要生气了”帝旭笑着说道“生气对我很生气,我气你今天又让汤乾自抱你,怎么你每次都会这么巧去捡个什么都会遇见汤乾自还是你喜欢他?”帝旭说后还把缇兰做的糕点给摔了“你今天做的糕点会不会还送了汤乾自一份,你如果喜欢人家朕也可以成全你们的改日朕就对外宣称皇后因病逝世”缇兰看着帝旭这样简直不可理喻“陛下说我什么都行?可是你怎么可以误会我和汤大人呢?你明明知道的在我心里我就只有陛下你,而陛下却来误会我,我们两个人这段时间还是不要见面吧”缇兰说后就离开了金城宫 。过了一会儿帝旭后悔了“我怎么又和缇兰吵架了,好端端为什么要误会她呢?我怎么不知道在你心里永远就只有我一个人”帝旭看着地上被自己摔坏的糕点为自己刚才做的事情感到后悔。心里想着这下又怎么哄缇兰开心,刚才把话说的那么难听这下不知道这几天俞安宫的门自己能不能进了?而自己不能进俞安宫那自己就要孤苦伶仃的在金城宫渡过了,帝旭现在非常后悔当初就不应该答应缇兰去俞安宫住。缇兰当初还和自己说好的有了孩子就一定回凤梧宫住可现在到了生了两个孩子也不回凤梧宫住说什么自己喜欢俞安宫,帝旭决定一定要让缇兰回凤梧宫住,如果缇兰不答应就把她给扛回来。





不负相思 第十三章


缇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海市进来的时候就发现缇兰已经醒了“缇兰你醒了”缇兰穿着鞋子就要去褚仲旭哪里“缇兰不要那么着急,吃一点饭再去”缇兰犹豫了一下“你放心这次我们没有下安眠药了”缇兰拿起饭就吃了起来,缇兰吃后就来到了褚仲旭这里“缇兰刚才御医说了阿旭现在情况好多了,可能这几天就会醒来”缇兰听到褚仲旭的情况好多自己也很高兴“那就好,鉴明晚上我来照顾阿旭就好了,你也去休息一下”缇兰看着鉴明也照顾了褚仲旭一天了就让他去休息了。缇兰握着褚仲旭的手“阿旭你要快点好起来,我们不是说过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你还说要娶我的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缇兰说后摸了褚仲旭的脸,褚仲旭在第二天的早上就醒来了,他醒来的时候发现他的手被缇兰枕在脸下“是我太想见缇兰了吗?出现了幻觉”褚仲旭摇了摇头而缇兰这时也醒了过来“阿旭你终于醒了”缇兰扶身就抱了褚仲旭哭了起来,褚仲旭拍了拍缇兰的背“我还以为你不会醒来呢”缇兰抱着褚仲旭楠楠说道,褚仲旭听到缇兰是同海市和苏铭轩一起来黄泉关就立马教训了缇兰“什么?你怎么可以来黄泉关”缇兰摸着褚仲旭的脸“我就是担心听见你受伤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褚仲旭看着缇兰还在哭就给她擦了擦眼泪“好了不要哭了,我不许我的兰儿再哭了”褚仲旭把缇兰抱着躺在自己的怀里“我不允许我的兰儿再为我流眼泪了”缇兰躺在褚仲旭怀里“缇兰没有哭,我是高兴所以才流眼泪的”缇兰在褚仲旭的怀里蹭了蹭“阿旭饿了吧,我去弄点吃的给你吃随便告诉鉴明你醒了”缇兰说后就出去了给褚仲旭弄吃的还告诉了鉴明褚仲旭醒了,鉴明来到了军营看到了坐在床上的褚仲旭“阿旭醒了,你昏迷的这些天缇兰倒是日夜不分的照顾你,”鉴明告诉了褚仲旭这些天是缇兰在照顾他的还为了他有时候不吃不喝的也不睡觉“这个傻丫头要是把自己弄生病了我可就心疼了”鉴明还告诉了褚仲旭过不了多久鹄库的军力就抵不住“很好这次希望鹄库能乖乖同大徵结好归顺于大徵”这时缇兰端了汤进来“阿旭我给你熬了点汤”鉴明看到缇兰来了自己也就走了,缇兰盛了碗汤就给褚仲旭“阿旭你要多喝点”褚仲旭笑着说道“我都昏迷了这么久了,手也没有力气了我要兰儿喂我”说后就开始慢慢的靠近缇兰,缇兰被褚仲旭的举动弄的有点害羞了“那……我喂阿旭喝”缇兰拿起了勺子就一勺一勺的喂给褚仲旭喝汤。


缇兰喂好了褚仲旭汤后,褚仲旭让缇兰给自己换药虽然这些天都是缇兰给褚仲旭换药的,但是之前褚仲旭是昏迷不醒现在褚仲旭醒了缇兰给他换药就有点害羞“怎么兰儿不敢还是害羞,我听鉴明说这些天都是你给我换的”缇兰赶紧说道“我给阿旭换药”缇兰说后就把褚仲旭身上的纱布取了下来为他上药,缇兰给褚仲旭上药的时候还给他吹了一下“阿旭疼吗?”褚仲旭这时却抓住了缇兰把她一翻身压在自己身下“不疼有兰儿在,我不疼”褚仲旭说后就抬下头吻了缇兰而缇兰手里的药也掉了下来,而就是这个时候海市突然进来了“缇兰我拿了几个果子给你和殿下可以……吃”海市看见了褚仲旭把缇兰压在身下吻着她,缇兰看见了海市来赶紧推了褚仲旭一把起身“缇兰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们继续”海市说后就跑了出来,而褚仲旭这时却假装被缇兰弄到了伤口晕倒,缇兰回过头看见了身后的褚仲旭晕倒了“阿旭你怎么会晕倒”缇兰刚才明明是推了褚仲旭的肩膀不会晕倒的,缇兰手忙脚乱的想要去叫御医却被褚仲旭抓住了手“原来我的兰儿这么关心我”褚仲旭说后笑了笑“阿旭你就会拿我开玩笑”缇兰起身就准备走了而褚仲旭却抱住了缇兰“缇兰我爱你,你给我的平安符信我都看了,还有你给我的同心结我到现在还戴在手上” 缇兰回头楼了褚仲旭脖子“缇兰也爱阿旭”缇兰说后踮起脚吻了褚仲旭。而这下是鉴明看到的“阿旭需不需要我……”鉴明看到了缇兰吻着褚仲旭就立马出去了,缇兰看到鉴明也看见了就立马松开了褚仲旭“怎么了?兰儿害羞了”“这下连海市鉴明他们都看到了”缇兰惊慌失措的说道“都怪你这下好了被他们看的一清二楚了”褚仲旭却不以为意楼着缇兰说道“没事的我们不是也看过鉴明吻海市。”说会还啄了缇兰额头一口


此时军营外的海市问鉴明“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殿下受伤了还有这操作”鉴明笑着对海市说“我刚才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缇兰就吻阿旭”海市听到鉴明说缇兰主动吻阿旭有点不可思议,而鉴明慢慢的靠近海市而海市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突然就踮起脚亲了鉴明,鉴明也吻了海市。




小帝姬满月

 今日是小帝姬满月的日子,晚上的时候帝旭设了家宴让褚季昶和褚琳琅还有鉴明海市夫妻两人一起来吃惟瑜的满月酒。帝旭的宴席设在了霜平湖上庆祝。“缇兰等到惟允再大一些朕就让他监国然后我们就一起去游山玩水”缇兰笑着说道“那有让这么小的孩子监国的,要游山玩水也应该等到惟允及笄之年再说”缇兰说后就同帝旭一起来到了宴会上“今日是朕的小帝姬满月之日,朕今日开心”惟允走了出来“父王母后儿臣现在大了,会保护妹妹了”惟允说后来了缇兰的身边“母后知道惟允是最棒的,都知道要保护妹妹了”缇兰说后拿了糕点喂给惟允吃,而褚仲旭看到缇兰喂惟允吃自己也张开了嘴巴“我也要夫人喂我吃”缇兰看了周围的人都是自己人都有点害羞了“陛下还是自己拿着吃吧”台下的海市看到帝旭这样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陛下这也太幼稚了,多大的人还要缇兰喂”鉴明笑着说道“你这不懂,这叫做夫妻情趣”说完就喝了一口酒而海市也想喝被鉴明阻止了“不许喝怀孕了还要喝酒你就不怕伤了孩子”鉴明说后倒了一杯水给海市喝,宴会结束后缇兰就跟着帝旭来到了金城宫。


“陛下你走慢点我都跟不上你了”帝旭没有牵着缇兰的手就来到了金城宫,缇兰知道帝旭在生气刚才在宴会上没有喂他“好了,我的好陛下不要生气了”缇兰楼着帝旭的胳膊说道“我没有名字吗?还一口一个陛下”“好了我的好阿旭好夫君你就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缇兰说后就去桌子上拿了橘子掰给帝旭吃“阿旭啊张嘴,我掰橘子给你吃”帝旭生气但是嘴巴还是不受控制的张开嘴巴“好吃吗?”帝旭吃完了口中的橘子说道“好吃就是不怎么甜”缇兰听到帝旭说不甜自己也尝一下“我觉得挺甜的”而帝旭看着缇兰的嘴唇吻了上去“这才叫甜”缇兰知道帝旭又开始不正经了“阿旭你怎么老是这么的不正经你好歹你也是帝王”帝旭突然把缇兰杠起放在肩膀上“阿旭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帝旭却不放开缇兰“帝王也有不正经的时候,而且今晚在宴会上我的气还没有消等一下我要好好的惩罚你”帝旭说后就把缇兰杠到了里面的寝室去了,夜里又是一番云雨折腾。


第二天帝旭醒来的时候缇兰还没有醒来,昨晚的缇兰被帝旭折腾到了很晚缇兰这下知道了自己的夫君生起气来无论她怎么求他都是无用的而今日是休沐所以帝旭也不用去上朝“还真是个小赖猫到现在还没有醒来,可是在怨我昨晚折腾你太久了”帝旭说后吻了缇兰。缇兰被帝旭这么一吻也醒来了“还疼吗?”帝旭楼着缇兰说道“下次还敢不敢惹我下次,下次再惹我生气我就让你三天下不了床”帝旭后面几个字故意在缇兰耳边说的很慢“阿旭你……”缇兰突然抓起帝旭的手咬了起来“啊……痛,你这是要谋害亲夫吗?”缇兰笑着说道“是阿旭欺负我在下,我这是以牙还牙”帝旭捏起缇兰的脸“看来昨晚的教训还不够,没事我今日有的是时间”缇兰看着帝旭一脸邪笑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帝旭已经欺身而下当帝旭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声音“娘娘,殿下来金城宫找你”缇兰听到惟允来找自己立马推开了帝旭“这小兔崽子不好好去国子监学习还敢来找缇兰”缇兰梳妆打扮后就出来了而帝旭则怒气冲冲的出来“不好好学习,来找你母后干什么”惟允给帝旭行了个礼“父皇,母后答应儿臣今天给儿臣做好吃的,儿臣去俞安宫看不到母后所以就来金城宫找母后”惟允说还牵着缇兰的手就走“母后我们快去俞安宫做好吃的,而且你今天还没有看到妹妹”帝旭就这样看着缇兰就这样被惟允给带走了“穆德庆去国子监告诉太傅往后惟允的功课每天给朕加多”穆德庆连慢点头赶紧快速的去国子监他害怕晚一步自己头上的脑袋就不保了,就真的要去邙山了。




不负相思 第十二章


这天缇兰突然在门口听到了苏父和苏铭轩说褚仲旭在黄泉关受伤的消息她立马就冲了进去“爹爹你说旭王殿下受伤了,他伤的重不重”缇兰抓住苏父的胳膊问道“兰儿你怎么不关心震初反而关心旭王,你放心陛下已经派人送最好的药去黄泉关了”缇兰松开了抓住苏父胳膊的手“那就好阿旭没有事就好”缇兰小声的说道而缇兰心里已经做了决定要去黄泉关找褚仲旭。海市也在家中听他父亲说褚仲旭受伤的事情她也立马来告诉缇兰海市跑到缇兰家中告诉缇兰,海市告诉缇兰褚仲旭被鹄库的王子用弓箭所伤,伤到的部位距离心脏很近。缇兰听到褚仲旭被伤的怎么重“怎么会这样,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缇兰准备去黄泉关找褚仲旭“缇兰我陪你一起去”缇兰也答应了,这时苏父不同意她们去“不行你们两个女子怎么可以去,海市兰儿这丫头不懂事你不劝她还要跟她一起去,而且你们又是两个姑娘家,去黄泉关还路途遥远”海市说道“苏叔你放心我们会保护好知道的,而且我知道缇兰现在的心情,又是我心爱的人在黄泉关也受伤了我也会同缇兰一样的”海市说后就和缇兰去房间换了男服“海市你不用回家告诉叶叔吗?”海市笑着说道“我爹爹他同意我去的,我听见我爹爹说殿下受伤了我就问他鉴明有没有受伤的时候他就知道会去黄泉关的”缇兰和海市换好了衣服就要去黄泉关了“爹爹你放心女儿会保护好自己的”缇兰说后准备要走的时候苏父叫住了她“兰儿你当真爱旭王爱到入骨吗?”缇兰说道“是的爹爹如果阿旭不在了,女儿也不会独活的”缇兰说后要走的时候苏铭轩叫住了她“缇兰我和你们一起去,你们两个女孩子就算女扮男装去黄泉关也有点危险”苏铭轩说后就和海市缇兰一起前往黄泉关了。


缇兰骑马骑的很快“缇兰你慢点”苏铭轩在后面追着缇兰,“阿旭你一定要等我,驾”缇兰恨不得现在立马就见都褚仲旭。很快他们就到达了黄泉关鉴明在前面看到了他们“海市缇兰他们怎么来了”海市下马后就来到了鉴明身边“方鉴明我好想你,你有没有受伤”海市抱着鉴明“海市你怎么和缇兰一起来了”缇兰赶紧来到鉴明这里问鉴明“鉴明阿旭他怎么了,他在哪里”鉴明对缇兰说道“缇兰阿旭在里面,就是……情况有点不好”缇兰听到鉴明这样说立马就去军营看褚仲旭了,缇兰看到了褚仲旭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她飞奔跑到褚仲旭身边流着眼泪“阿旭你醒醒啊,你起来看看我”缇兰摸着褚仲旭的脸看着他脸上还有几处刀伤,而位于心脏位置旁边的伤还在流血,鉴明和海市也来到了军营“缇兰你放心阿旭会好的”鉴明拍了拍缇兰的肩膀“会好的,我相信阿旭一定会好的”缇兰流着泪水说道,海市看到缇兰哭了“缇兰你哭了”海市来到缇兰身边给她擦了擦眼泪。海市同缇兰一起长大很少见她流眼泪“缇兰你快别哭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哭的这么伤心”海市给缇兰擦着眼泪还抱着她。


缇兰这些天日夜不分的照顾着褚仲旭“缇兰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来照顾阿旭就可以了”鉴明端来了饭给缇兰吃“不,我没事我还可以的”海市也进来让缇兰去休息“缇兰你就去休息一个如果殿下醒了,我一定去叫你的”海市看着缇兰这些天日夜不分的照顾着褚仲旭而缇兰自己不好好休息吃饭心疼极了。这时苏铭轩进来了“缇兰你去休息一下你这样子身体会熬坏的,倒时候殿下醒了你把自己整病了怎么办”“你们不用担心我了,我没事的”缇兰说后就拿起饭吃了起来还喝了几口汤,缇兰吃好后准备起身的时候感觉自己头晕晕的就晕倒了“这会不会下的太重了”海市对着鉴明说道“你放心缇兰大概晚上的时候就会醒来的,而且御医说了这个剂量不会睡太久”鉴明和海市在缇兰的饭菜里下了安眠药。海市扶着缇去去隔壁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