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小帝姬

  随着缇兰肚子越来越大,距离生产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晚上帝旭在俞安宫在床上楼着缇兰“缇兰这一世有你我就够了”缇兰摸了帝旭的脸“阿旭缇兰这一世有你就足已”帝旭脸贴在了缇兰的额头上手抚摸着缇兰的肚子“朕希望缇兰你这一胎是女儿”缇兰笑着说道“阿旭原来喜欢女儿呀!”“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这天是缇兰生产的日子,帝旭在俞安宫外面焦急的等待“怎么生了这么久还没有好”“陛下,娘娘都生了两个时辰了按道理应该生了呀?”穆德庆说道,而俞安宫里面“娘娘用力啊,都已经快看到头了”产婆说道,而缇兰满头大汗海市在旁边侯着“缇兰你一定可以的”缇兰此时已经快要没有力气了,白芷看到了缇兰苍白的脸色而海市也看到了“缇兰你不能晕过去”白芷赶紧在桌子上拿了一片参片含在缇兰的嘴里。缇兰的叫声让外面的帝旭听的心疼“不行我要进去,缇兰都已经生了这么久”鉴明赶紧阻止道“阿旭万万不可你进去会分散缇兰生产的注意力”帝旭没有听鉴明说的话自己就冲了进去,他看到了床上没有一丝血色的缇兰“陛下娘娘她使不上力气来,这样……恐怕要难产”产婆颤抖的说道,“朕告诉你们又是皇后有事朕要你们陪葬”里面的人跪在地上“奴婢一定会让娘娘平安生下皇子的”帝旭来到了缇兰的身边“缇兰朕来了”缇兰看了帝旭一眼“阿旭你还是出去吧,我不想你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帝旭抓了缇兰的手“不我不会走的,我会在这里陪你的”帝旭握着缇兰的手,帝旭听着缇兰生产时的那种疼直接把自己的手臂给缇兰咬“缇兰来咬这里,你咬了就不会疼”帝旭把手臂放在缇兰嘴巴给缇兰咬。过了一会儿缇兰终于生了出来而缇兰也晕倒了,“恭喜陛下娘娘生了小帝姬”帝旭看着缇兰晕倒了立马就御医进来。



缇兰一昏迷就是三天到了第三天晚上的时候缇兰才醒了过来“缇兰你醒了,你还没有看到我们的孩子吧”帝旭让乳娘去抱孩子过来“缇兰你生了个小帝姬,她长的像你”帝旭抱着孩子给缇兰看“她长的也像陛下”缇兰说后摸了帝旭的脸“缇兰在你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我给她取好了名字叫褚惟瑜这个名字你喜欢吗?”缇兰靠在帝旭的怀里说道“喜欢只要阿旭取的我都喜欢”缇兰说后撩起了帝旭的袖子看到了她生产时把自己的手臂给自己咬还留下了不怎么明显的咬印“阿旭那天被我咬这样一定很疼吧?”缇兰说后还流了眼泪,帝旭为缇兰擦了擦眼泪“不疼的,那天你生产的时候才叫我疼,我们以后再也不生了有惟允还有惟瑜就够了。”帝旭说后楼了楼缇兰。


不负相思 第十一章


海市来到了褚伯曜住的宫殿找缇兰“参见殿下,殿下,缇兰现在醒了吗?”褚伯曜让海市起来“叶小姐,缇兰现在还在里面还没有醒来,阿旭这家伙下手也太重了”海市走了进去“殿下叫我海市就可以了”海市看着缇兰还没有醒但是又想带她回去“殿下可否让我带缇兰回去”褚伯曜说道“要不你先回去吧,等到缇兰醒来我自然会让人送她回去的,而且阿旭也让我要帮他照顾缇兰。”海市还想说但是褚伯曜却让她回去了。等到海市走后褚伯曜来到缇兰身边摸了她的脸“缇兰也只有在你睡着的时候我才能摸你的脸”褚伯曜摸着缇兰的脸一边说道“你知道吗?我在马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你是女子的身份了,阿旭还要等到你受伤才知道”说起受伤褚伯曜就开始自责起来当初若缇兰不会受伤说不定到现在褚仲旭还不知道缇兰是女儿身的身份。


缇兰到了晚上才醒来“阿旭”缇兰醒来后叫了一声,褚伯曜赶紧来到缇兰身边“缇兰你醒了”缇兰抓住褚伯曜的胳膊“殿下阿旭是不是走了”褚伯曜把手放在缇兰的肩膀上“缇兰是阿旭弄晕了你,他不想你和他一起去,他说让我帮他好好照顾你”缇兰知道了褚仲旭已经走了就准备起身回去“缇兰多谢殿下的照顾,缇兰现在也醒了,我就告辞殿下了”缇兰穿起鞋子就走了。缇兰边走边说道“褚仲旭你一定要好好的给我回来”很快缇兰就回到了苏府“兰儿今天去哪里了,震初今天替他的父亲同旭王一起前往黄泉关增援你怎么没有去送他”苏父问着缇兰说道“爹爹你说震初哥哥替汤伯前往黄泉关,震初哥哥也没有告诉我”苏父走到缇兰面前“你整天不知道去哪里,今天也没有去送震初你说你今天去哪里了,我准备等到震初回来了就让你们成亲”缇兰这时大声的说道“我不要嫁给震初哥哥我说过我不喜欢他,爹爹为什么要让我嫁给他”缇兰说后准备回房间的时候被苏父叫住“好,苏缇兰那你告诉我你不嫁给震初你要嫁给谁”缇兰这时说道“我也不瞒爹爹了,我喜欢的人是旭王褚仲旭,所以爹爹不要让我再嫁给震初哥哥了”缇兰说后就回到了房间。“苏缇兰你给我回来说清楚,你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喜欢旭王”苏母走了过来“好了老爷,这是兰儿的选择你也不要逼她了”苏父却说道“夫人你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谁吗?旭王她也不想想旭王那是我们高攀得起的”苏母拿了杯水给苏父“老爷我知道兰儿有和我说她喜欢旭王,而旭王也喜欢她”苏父听到苏母一早就知道了缇兰和褚仲旭交往的事情“夫人兰儿和旭王交往的事情你怎么可以不和我说,夫人总之我不会让缇兰和旭王一起”苏母听到苏父这样说直接不想和他说话就走去自己的房间了。


没有褚仲旭的日子缇兰过的很难熬她每天都去无忧谷系上自己的心声在风铃上,风铃上都是对褚仲旭的思念还有护大徽的士兵打赢仗早日回归。回到家就拿起面人看望着 。这天缇兰收到了褚仲旭写的信缇兰看到了信中的内容都是对自己的思念之情,缇兰也写了一封信给褚仲旭还为他求的平安符一同送去,缇兰收到褚仲旭信后就心情大好立马来找海市,“海市你有没有收到鉴明写给你信”海市笑着说道“我收到了鉴明的信,鉴明还把他的板指给了我”而海市也送了东西给鉴明“海市阿旭说快的话两个月后就可以回来了”海市和缇兰说“我知道这些鉴明有告诉我,鉴明还说殿下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说梦话都是你的名字”缇兰笑着说道“原来他也在梦中也会叫我的名字,我也是一样的”缇兰想着等到褚仲旭回来一定要去接他。


缇兰和海市今天也是高兴的就想着紫簪还有这几个月就要生产了,而她们也很久没有见到紫簪了,缇兰和海市买了点东西就来到了杜府看紫簪,缇兰和海市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了紫簪在教训杜沐辰“你说下次还敢不敢这么晚回家”杜沐辰跪在地上说道“不敢了下一次我保证不会这么晚回家让娘子担心了”缇兰和海市这一幕笑了出来“没有想到姐夫也有这么一天”紫簪看到缇兰和海市来就让杜沐辰出去买点东西回来可以吃“姐夫记得买我海市还有阿姐爱吃的”缇兰走到紫簪身边摸起了紫簪的肚子“阿姐的肚子都这么大了,这个小家伙乖不乖”缇兰也叫海市过来摸,海市摸了紫簪的肚子“紫簪阿姐,小娃娃乖不乖啊,他会不会踢你呢”紫簪笑着说道“他呀最近可不乖了每天都在踢我”缇兰笑着说道“阿姐他敢踢你等到他出生我肯定饶不了他”紫簪弹了缇兰的头“那有你这样的姨娘的,还要教训自己的小外甥”海市摸着紫簪的肚子说道“小娃娃啊小娃娃,要是你缇兰姨娘敢教训你,海市姨就帮你一起打她”而只时紫簪肚子的孩子踢了一下“缇兰他动了看来他听懂我们在说什么了”缇兰不信就过去摸“还真的动了,看来这个小家伙知道我要欺负他了”缇兰和海市赶紧把自己买的东西给你紫簪,缇兰买了一个长命锁而海市买了一对手镯“缇兰海市我向我肚中的孩子谢谢你们”缇兰拿起糕点就吃了起来“阿姐谢什么,我们是姐妹不用谢的”缇兰和海市在杜府用完了午膳才回去的。







注撵王君



这天帝旭派人去注撵把注撵王君抓来天启,帝旭要亲手杀了注撵王君然后辅佐紫簪的夫君为新的注撵王,注撵王被带到天启后就被关在牢里,他在里面骂着帝旭“褚仲旭你给我滚出来,你竟然敢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岳父你孩子的外祖父”无论注撵王怎么喊就是没有人回应他,帝旭来到了俞安宫“缇兰朕把你的父王抓来大徵还要杀了他,你会不会恨朕”缇兰给帝旭扶平了眉毛“缇兰是站在阿旭这边的,无论阿旭做什么缇兰都不会恨你的”缇兰知道自己的父王野心勃勃狂妄自大,如今她也不会去求帝旭救他的。帝旭来到了牢里看注撵王“褚仲旭我告诉你最好放了我,你就不怕缇兰知道吗?”帝旭听到他说缇兰就来气“放肆敢叫朕与皇后的名讳”帝旭让人扇了注撵王的嘴巴,“朕告诉你朕会留你个全尸的”帝旭说后准备走的时候,注撵王却突然说道“要死我也要见缇兰”注撵王说后就大笑了起来。这时海市听到消息就来到了俞安宫“缇兰你真的不救你的父王吗?”缇兰给海市说了自己从小到大的事情以及注撵王是如何对她的“海市我父王狂妄自大,还敢私下培养自己的势力,而且我父王知道有我这个女儿还是从阿姐的口中才知道的,”海市听缇兰告诉她有关注撵王的每一件事。“缇兰没有想到原来你这注撵的生活过的这么不容易”海市拍了拍缇兰的肩膀海市过了一会儿就走了,海市走后帝旭就来到了俞安宫“缇兰你知道吗?今天朕去牢里见了你的父王他要见你”帝旭坐在缇兰的身边说道“那缇兰就去见他 ,”帝旭摸了缇兰的脸“那朕同你一起去”帝旭和缇兰一起来到了牢了,帝旭在外面等着缇兰而缇兰进去看了她的父王,注撵王坐在牢里看见缇兰来就开始骂缇兰“叛徒居然让帝旭抓我来到天启”缇兰走到了注撵王的身边“父王你本来就是有错在先你怎么可以如此狂妄自大,野心这么大居然想……”注撵王大笑到“我这怎么做都是为了注撵,你最好让帝旭放了我”注撵王君抓住缇兰的手说道“父王我不会给你求情,你就等着惩罚吧,我没有想到父王的野心大到居然要让注撵成为第一强国,我是不会让我的孩子给你当傀儡皇帝的”缇兰说后准备要走的时候注撵王还在骂缇兰诅咒缇兰“缇兰你这样就不怕龙尾神怪罪你恨心杀了自己的父王吗?”缇兰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缇兰走了出来的时候帝旭看到了缇兰脸色很不好赶紧来到缇兰身边点晕了缇兰把拦腰抱起“睡吧,不知道这注撵王君跟你说了什么刺激的话”帝旭把缇兰抱回了俞安宫让白芷点了安神香。


几天后注撵王就被赐死尸首送回注撵安葬,而紫簪的夫君也做上了注撵王让注撵的百姓安定生活。而缇兰这胎的孕吐比之前怀惟允还要严重,帝旭每天上完朝就来到俞安宫“怎么这胎比之前怀惟允的时候还要折腾你,缇兰搂了帝旭的后背“缇兰没事就是孕吐比之前怀惟允的时候还要多而已”帝旭摸了缇兰的脸“药喝了吗?看你最近都廋了”缇兰笑着说道已经喝了。




————————————————————————————

由于本人学业繁重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可能要断更了,等到我考试结束后就回来更新,更新时间大概在6月10号就恢复更新。大家放心我是不会弃坑的😂




帝旭伤缇兰



最近帝旭上朝听的最多的话就是帝旭太宠缇兰让注撵王君得意忘形自己暗中培养兵士来强大自己的国家,而大臣们也开始让帝旭废后要立大徽的名门之女为后还要让帝旭应当充盈后宫“陛下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女子,还望陛下不要沉迷于皇后”王丞相说道“臣望陛下赐死皇后让注撵王君的计划不得逞”帝旭听他们的话气的不行摔了卓上的折子“诸位爱卿事一码归一码,但是皇后是朕的妻子朕不会杀了她的”帝旭说后就退了朝,帝旭退朝后就来到了敬城堂这时有探子来报“陛下如今注撵王君自从皇后生了殿下后就在注撵狂妄自大,而且还……”帝旭听到探子往后面就不敢说“而且还什么快说”“而且注撵王君还偷偷的培养兵士和联合附近的邻国来强大注撵还说……什么陛下是他的女婿他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会支持”帝旭听到探子说的话气的把桌子上的东西推掉“注撵王君果然胆大,朕是天下共主还轮不到你叫朕做什么朕就做什么”探子跪在地上“陛下息怒,注撵王君敢这样是因为皇后娘娘,注撵王君还说小殿下将来是大徵的天子,倒时候只要向自己的外甥要什么都能完成”帝旭听到这话就已经气的不行“无理竟然不把朕不放在眼里”帝旭叫探子退下后让他不要告诉缇兰。这是王丞相要来了敬城堂“臣有事要同陛下讲”帝旭一猜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大人要说的是不是关于注撵王君的事情,朕已经知道了”王丞相跪在地上“那陛下就必须做出表决出来”帝旭知道王丞相的话中话“朕知道怎么处理 不用大人对朕说”王丞相知道帝旭怎么处理后就起来了。帝旭走出敬城堂来到了俞安宫“陛下你不要进去吗?”穆德庆问帝旭,帝旭站在俞安宫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进去就回到了金城宫,帝旭回到金城宫后就开始柔起自己的眉心“缇兰不管怎么样朕都不会伤害你的,但是你的父王没有把朕放在眼里朕必须给大臣一个交代”帝旭知道缇兰没有错,但是为了大臣他不得不要演戏开始对待缇兰不好让注撵王君知道,“穆德庆晚上叫纯容妃来金城宫顺便让皇后也来”穆德庆也不知道帝旭怎么突然想让纯容妃来但是也没有问就照做了,内官来到了明霞宫宣旨,纯容妃听到今晚去金城宫开心极了“果然注撵王君出来做妖陛下就开始讨厌皇后”晚上的时候纯容妃穿了一件非常薄的衣服就来到了金城宫“臣妾参见陛下”帝旭披着头发“起来吧,你来了宫中这么久朕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纯容妃说道“臣妾叫王雅婷”帝旭笑着说道“王雅婷好名字,那朕以后就叫你婷儿可好”帝旭让她走到前面来,纯容妃走到了帝旭面前,帝旭用手抬了她的下巴“果然是个美人胚子,朕之前还没有注意到”帝旭把纯容妃带到了镜子前给她拆发簪“陛下这个臣妾自己来弄就好了”帝旭让她坐下。而这时缇兰拿着食盒来到了金城宫,而帝旭准缇兰不招而入,“阿旭,你看看我今天做了雪花酥”缇兰抬头就看见了帝旭和纯容妃两个人在一起,“放肆进来也不让穆德庆告诉朕一声就进来了”缇兰走到了帝旭面前“是臣妾鲁莽下次一定不会了,臣妾带了点吃的给你吃”缇兰说后还打开了盒子里的雪花酥拿给帝旭吃,而帝旭却不领情“皇后你没有看到朕同纯容妃在一起吗?”帝旭还把缇兰做的东西给打翻了“朕最讨厌的就是皇后做的甜食”缇兰看到帝旭把她做的东西打翻了就拉起了帝旭的手“阿旭,你怎么了,你之前不是说最喜欢我最的东西”帝旭把缇兰拉自己的手给拽开“皇后也太放肆了在宫中多年连规矩还没有学好还叫朕的名讳,你没有得到朕的允许就进金城宫”缇兰看着眼前的帝旭不像同之前一样“阿……是臣妾鲁莽没有得到陛下的允许就进来,臣妾愿意接受惩罚”帝旭知道刚才对缇兰这样太残忍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惩罚难道朕没有惩罚过你吗?不如朕的惩罚就是让皇后今晚在屏风外看我如何宠幸朕的婷儿”缇兰流着泪水说道“臣妾不敢,还望陛下换别的”缇兰千想万想没有想到帝旭要怎么惩罚她,缇兰起身就准备离开,“朕准你走了吗?”而纯容妃看出帝旭已经不喜欢缇兰就故意刁难她“娘娘你这规矩是白学了吗?”缇兰想继续走出去却被帝旭拉了回来“看来朕的话你没有听到了”帝旭拉着缇兰的手又把她推在地上,“娘娘你嫁到大徵多年怎么规矩学的这么不好,陛下的名讳你也敢叫还不穿大徵的服式”纯容妃越来越得意,“陛下之前说准我不招而入,准我叫他的名字还说喜欢我做的东西,还说永远都不会伤我,陛下说的话还算数吗?”缇兰流着眼泪起身问着帝旭,帝旭此时是攥紧拳头“朕之前年少无知才对你说出样子的话,没有想到皇后还记得,皇后应该要知道人是会变的”缇兰听到了帝旭的话已经明白了“阿旭我这是最后一次叫你的名字我想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厌倦了我?”纯容妃听到缇兰叫帝旭的名字直接打了缇兰一巴掌“娘娘居然这么放肆还敢叫陛下的名字”帝旭看到缇兰被打心疼极了“那朕告诉你,朕不会厌倦你但是朕现在不想看到的人是你”纯容妃来到了帝旭身边“陛下 臣妾刚才听到娘娘叫你的名字才打的”帝旭牵起了纯容妃的手“无妨朕不会怪你的,是皇后僭越叫朕的名讳”缇兰被帝旭这句话深深伤到了“陛下刚才是臣妾僭越了,臣妾会好好的学习规矩和永远不会出现在陛下面前”帝旭知道刚才说的那些话已经把他的缇兰伤的不轻了“皇后有自知之明也好,你就回去吧免得打扰朕和纯容妃欢爱”缇兰被帝旭这句话伤的太深直接就跑了出去了,而缇兰出了金城宫门口后就吐血晕倒了。“陛下如今娘娘也走了就让臣妾服侍你吧”纯容妃说后就开始动手给帝旭解衣,这时帝旭听到外面穆德庆的叫喊声立马飞快的跑出外面,他来到外面的时候看到了晕倒的缇兰躺在地上还有缇兰吐的血,帝旭赶紧把缇兰抱进去叫穆德庆叫御医来。帝旭把缇兰抱进来的时候纯容妃还在说缇兰“娘娘又是在演那一出戏”纯容妃说后还拿了水泼缇兰,帝旭看到缇兰被泼还有刚才那一巴掌现在脸上还有印记立马叫内官进来把她贬入南宫“陛下臣妾这是为了陛下好,请你不要把臣妾弄去南宫”帝旭立马叫人马上带纯容妃去南宫。帝旭来到了缇兰身边“兰儿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对你,你快点醒来打我骂我也好”李御医来了“臣参见……”“不用了快来看皇后如何了”李御医来到缇兰身边给缇兰号了脉“启禀陛下皇后娘娘这是急火攻心才会这样的只是……”“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啊”李御医跪在地上“只是娘娘娘娘身体本来就孱弱刚才又受了那么多的刺激恐怕腹中的胎儿难保”帝旭来到李御医面前“能治还是不能治?朕命令你无论如何你都要让皇后还有皇后腹中胎儿没事不然你就拿你的人头来见朕”李御医被帝旭的话吓的瑟瑟发抖“臣一定会尽力救娘娘和娘娘腹中的胎儿”李御医走后帝旭来到了缇兰床榻边,摸了缇兰的脸“兰儿刚才你被那个贱人打一定很疼吧,还被我的话伤的很深吧”帝旭对着昏迷的缇兰说话。



第二天的时候缇兰还没有醒过来,这时穆德庆让帝旭去上朝,帝旭无奈只能先去上朝,朝堂上说的都是昨晚的事情“陛下你怎么可以让王丞相的女儿入南宫,你不能因为皇后晕倒就这样啊,说不定皇后是假装的”帝旭听到有人这么说缇兰立马拿了桌子上的杯子砸了对方“朕告诉你们,缇兰是朕的皇后注撵所做的事情都与缇兰无关,但是注撵王君所做的事情朕已经命人将他带来天启”帝旭说后就下朝去金城宫,这时白芷正在给缇兰喂药可是缇兰吃不下去“让朕来吧,你们都退下”帝旭把缇兰扶起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拿起了桌上的药把药喝到自己口中然后渡给缇兰“兰儿你一定要醒来”到了晚上的时候缇兰醒来她看见睡着的帝旭握着自己的手,她赶紧把手抽了出来帝旭被缇兰怎么一弄也醒了过来“兰儿你终于醒了”帝旭抱着缇兰而此时的缇兰已经被帝旭伤的太深了她推开了帝旭“陛下,你放心臣妾这就起身去南宫让你看不到臣妾的地方”缇兰带着哭腔和帝旭说,帝旭握着缇兰的手“不,朕不要兰儿离开我,兰儿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这样的对你说了那么狠的话,对不起缇兰”缇兰想挣脱帝旭握自己的手却力气太小反而跌到了帝旭的怀里“怎么这么不小心 ,伤到孩子了怎么办”缇兰从帝旭的怀中挣脱了出来“孩子……”帝旭又把缇兰揽在自己的怀里“怀孕了都不知道,怀孕了还这么不小心以后我不允许你这样”缇兰想或许是因为有了孩子帝旭才会这样对她吧,等到孩子出生了也许帝旭就会如同昨天一般“陛下放心臣妾会生下孩子让陛下交给更好的人抚养再去南宫的。”帝旭摸了缇兰昨晚被纯容妃打的脸“朕不允许你去南宫你就好好的生这个孩子永远不要离开朕,朕也不会让你的孩子交给别人抚养的,昨晚那个女人也太狠,竟然敢打你”“陛下臣妾现在不疼,多谢陛下的关心”缇兰现在每说一句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不同之前一样。



缇兰到了第二天中午就回了俞安宫,她刚到俞安宫的时候惟允就来了“母后听说你的肚子里有了一个妹妹了”缇兰摸了惟允的头“惟允怎么知道母后肚子里的孩子是妹妹说不定还是个弟弟呢”惟允笑着说道“惟允当然知道,因为惟允喜欢妹妹”惟允拉了缇兰的手“母后昨天我听白芷姑姑说你做了雪花酥,惟允还没有吃呢?”缇兰听到雪花酥就想起了帝旭说的话“惟允想吃吗?”“想”缇兰听到惟允想吃就去做给他吃,缇兰做好后就端了出来给惟允吃,这时帝旭来到了俞安宫“惟允吃什么呢?”惟允看到帝旭来就拿了一块雪花酥给帝旭“惟允你父皇不喜欢吃。”帝旭拿了惟允给他的雪花酥吃了起来“谁说我不喜欢吃了,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缇兰做的东西”惟允看到帝旭在缇兰的宫里立马把雪花酥端走跑去和方笙一起吃“陛下,你如果不想吃的话就吐出来吧,不用为了惟允这样”缇兰跪在地上说,帝旭看到缇兰跪在地上立马把她扶了起来“谁允许你跪在地上的,以后不能动不动就跪”帝旭把缇兰扶起来后抱在怀里“你做的东西我都喜欢吃,昨天晚上是我伤了你的心,我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你吧”帝旭把全部的事都告诉了缇兰“陛下你不用为了我这样,我父王这样做你应该对他做出惩罚,不该让他有非分之想”缇兰知道自己是注撵的庶出公主如果不是有紫簪阿姐经常来找她,她的父王还不知道有这个人,“陛下缇兰只不过是我父君用来巩固注撵强大的棋子”“缇兰我抓你父王来大徵,你会不会怪我?而且我不想缇兰叫我陛下,我要缇兰叫我阿旭”“缇兰不敢僭越,之前是缇兰不懂事才叫陛下的名讳的还有缇兰以后会穿中州的衣服和弄中州头式”帝旭对缇兰说了之所以怎么对她是因为让大臣知道她不是那么的得宠让注撵王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陛下,原来你是为缇兰好,缇兰谢陛下”缇兰往帝旭的怀里蹭了蹭“怎么还不愿意叫我的名字,我不喜欢你叫我陛下而且你穿什么衣服我都喜欢,不用听了那个贱人就这样”帝旭说后准备再拿一块雪花酥来吃结果发现没了“雪花酥呢?”缇兰笑着说道“被惟允拿去和方笙一起吃了”“朕还只吃了一块就被这小兔崽子拿了”缇兰摸了帝旭的脸“我以为阿旭不想吃我做的东西所以我就没有做多”帝旭突然抓住缇兰的手慢慢的靠近她“那你就要好好的补偿我了”帝旭说后就吻了缇兰。





不负相思 第十章



冬天即将结束了很快就迎来了春天 ,而褚仲旭和缇兰认识到现在已经有一年有余的时间了他们一起过了许多节日也去过了好多地方而褚仲旭也没有让缇兰流过眼泪“缇兰能认识阿旭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褚仲旭摸了缇兰的脸“我也是,认识缇兰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带你去忘忧谷我给你准备了东西”褚仲旭带缇兰来到了忘忧谷当初带缇兰来的时候缇兰就很喜欢这里,缇兰走了一圈发现了一颗大树上有风铃而风铃写满了字风吹起来就是叮当响“阿旭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褚仲旭抱着缇兰说道“这就是我给你准备的,听说把自己想表达的话写在风铃上风声就会把自己的思念告诉对方”缇兰看了风铃上的字都是褚仲旭想对自己说的,而缇兰也在风铃写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褚仲旭还念了出来“缇兰也同阿旭一样把自己的心声写在了风铃上”褚仲旭低头吻了缇兰,缇兰楼着褚仲旭的脖子。缇兰这时从䄂子里拿出了自己做的同心结手绳里面还夹着自己的头发“阿旭这是缇兰做的 ,我做了两条我们一人一条”缇兰说后就给褚仲旭带上了“缇兰你放心这条红绳我永远也不会弄丢的就同你送我的玉佩一样。”



这天褚仲旭的父皇宣褚仲旭和方鉴明进宫“朕今日叫你们进宫是有重要的事情的,如今我们天启和鹄库也在大战几个回和下我们天启的士兵也减少了不少而注撵也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褚仲旭当然听出他父皇的话“父皇如今儿臣也长大也是时候担任起国家大事了儿臣愿意带领大徵的兵士前往黄泉关增援攻打鹄库和注撵”陛下拍了拍褚仲旭的肩膀“阿旭果然长大了”鉴明也跪在地上说道“陛下臣也愿意同殿下一起去”“好这才是我们大徵的好男儿”褚仲旭要去打仗的事情还没有告诉缇兰,而缇兰知道褚仲旭要去打仗是从苏父的口中得知的“什么阿旭要前往鹄库打仗还和小公爷一起”缇兰听到了褚仲旭和鉴明一起去打仗立马就去找海市“不行我要去告诉海市”缇兰说后就跑了出去找海市,缇兰气喘吁吁的到了叶府“缇兰你这丫头怎么跑的这么快,快进去喝口水,海市这丫头她已经知道了”叶父拿了杯水给缇兰喝“叶叔海市她现在在哪里?”叶父告诉缇兰海市在房间里,缇兰赶紧去找海市“海市你也知道了”缇兰坐在海市旁边“为什么他们都不告诉我们”缇兰和海市知道他们这几天后就要前往鹄库,晚上的时候褚仲旭约了缇兰,鉴明约了海市他们几个来到了饭馆“你们都知道了”褚仲旭和方鉴明同时问缇兰和海市“对我们知道了,但是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缇兰和海市也同时回到,鉴明拉起了海市的手“海市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等到我打仗回来我就去你家提亲”海市靠在了鉴明的怀里“好,但是我希望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褚仲旭把缇兰往自己的怀里靠“好了不要生气了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告诉你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打完仗就平平安安的回来的,还你一个完整的褚仲旭,我回来后就向父皇给我们赐婚”缇兰眼睛突然有点湿润“好,阿旭可要平平安安的回来”褚仲旭看见缇兰湿润的眼睛赶紧给她擦了擦“说好的不会流泪的”缇兰笑着说道“我那有流泪是我眼睛有点不舒服。”




缇兰和海市知道今天他们就出征,但是缇兰和海市还是不放心他们所以他们就偷偷的打扮成兵士的样子要陪他们一起,这时被褚仲旭和鉴明发现了,褚仲旭把缇兰从士兵那牵了出来鉴明也同样牵着海市就出来,褚仲旭拉着缇兰的手“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去”缇兰睁开褚仲旭牵自己的手“因为我不想你有事,阿旭你放心在战场上我不会让阿旭为我分心的”缇兰说后准备要走的时候被褚仲旭点了晕穴他把缇兰抱起这时褚伯曜走了过来“阿旭缇兰这是”褚仲旭和褚伯曜说道“那阿旭把她交给我吧,我会照顾好的她”褚仲旭把缇兰抱给了褚伯曜“皇兄缇兰就拜托你了”褚仲旭安排好缇兰后就上马等到鉴明,“方鉴明你放开我,你不要管我,我和缇兰会照顾好自己的……唔……”鉴明吻了海市“叶海市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同我一起去的,阿旭也不会让缇兰同他一起去的”海市楼着鉴明说道“可是我放心不下你,方鉴明你千万不要有事情”鉴明答应了海市后就走了他也上了马,褚仲旭和鉴明两个人就这样带领着大徵20万精兵出征,而褚伯曜抱着缇兰在城楼上看着他们出征“褚仲旭这一次我要让你有去无回”说后嘴角就露出了微笑抱着缇兰就回宫了。



海市要去找缇兰的路上看见了周幼度“周幼度你怎么也在这里”周幼度来到了海市身边“海市好久不见,你怎么穿成这样”海市和周幼度说道“听说这次是旭王自己请命前往的,听陛下说这战如果打的好的话几个月就能回来如果不好的话就要一年多”海市想着自己和缇兰如果要一年多见不到他们,“不过海市你放心黄泉关哪里也有大徵的士兵这次他们是去增援的”海市听到周幼度这么说也就放心了“那就好,那我就先走了”海市告别周幼度后就去找缇兰了。






缇兰醒了


缇兰服下了药后第二天就醒来了,她看见了帝旭睡在床榻下,她知道在她昏迷的这几日里都是帝旭在照顾她,这时帝旭也醒来了他看见了眼前的人儿眼睛红红的在哭“缇兰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如果你没有醒来朕就要让朕个太医院都给你陪葬”缇兰借着帝旭的力量让自己起来“我怎么舍得让阿旭一个人在这世上,这样阿旭就太孤寒了”缇兰眼睛通红带着哭腔同帝旭说话“缇兰你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吗?你不知道要是那苏鸣再深入一点我就真的要失去你了”帝旭说着话眉毛却皱了起来,缇兰伸手为他扶平眉毛“缇兰不会离开阿旭,缇兰是阿旭的妻子,缇兰愿一生一世,生死相随”帝旭把缇兰抱在怀里吻了缇兰的额头。“朕只要缇兰不要离开朕就好。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海市知道缇兰醒了就进宫来看缇兰“缇兰你知道吗?你吓死我了”海市握着缇兰的手“海市你看我现在不是好了吗?还好有你和鉴明在医书上查到了解药,我还要谢谢你呢”海市知道缇兰从来都不会怪别人的不是,“海市又不我们去看惟允还有方笙吧”海市的儿子同惟允在太傅哪里学习,缇兰和海市一起来到了学堂,惟允看见缇兰来直接扑到了缇兰的怀里“母后儿臣好想你啊,自从你病了父皇就不让儿臣去看你”缇兰拿了手帕给惟允擦脸上的汗水随后就同海市一起带他们来到凉厅上坐,缇兰拿出了莲花糕给惟允和方笙吃,惟允这时却抱了缇兰的大腿“母后你什么时候要和父皇给惟允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海市正在喝着茶被惟允的话给呛到了,而方笙也开始问海市“阿娘,你答应我的话可还算数”海市笑着说道“当然算术而且阿娘是不会骗笙儿的”而惟允还在不依不饶的问缇兰,缇兰无奈只能让惟允今晚来同她一起睡,惟允才消停。



晚上的时候惟允高兴的来到俞安宫,睡上了缇兰的床榻高兴极了,正在翻来覆去的时候他的父皇来了“你怎么在这儿,不好好去你的宫里睡觉跑来你母后这”惟允委屈巴巴看着帝旭“父皇是母后答应儿臣让儿臣今晚和母后一起睡觉的”帝旭却突然把惟允从床榻上给抱了下来“惟允乖,你现在已经长大不能同母后一起睡了要自己睡觉了乖去偏殿睡”惟允被帝旭抱下来后还想再上去却被帝旭阻止“父皇怎么可以每次同惟允霸占母后”这时缇兰沐浴后进来了“是谁要惹了我的小惟允不高兴”惟允跑过来告诉缇兰帝旭不让自己和缇兰一起睡觉,“这小兔崽子还学会告状了”帝旭突然走了过来在惟允耳边说了一句话后惟允立马就不和缇兰一起睡了要自己睡了“父皇说的对惟允长大了,要自己睡了不能和母后睡在一起了”缇兰突然捏起了惟允的脸“怎么了我的惟允你在母后的眼里都是小孩子,而惟允不是说了晚上还要听母后给惟允读话本子呢?”而惟允也想和缇兰一起睡但是抖不过他的父皇就自己跑去偏殿睡了,缇兰看到惟允走后就过来问帝旭“褚仲旭,你是不是和惟允说了什么才让惟允要去偏殿睡的”而帝旭笑嘻嘻的把缇兰抱起在缇兰耳边说“我告诉惟允今年给惟允一个妹妹”缇兰听到后瞬间把头埋在帝旭的怀里。





缇兰受伤


这天帝旭突然来到了明霞宫纯容妃高兴极了,“臣妾参见陛下”帝旭没有看她直接就进去里面了“纯容妃也来这宫中有几年了”纯容妃站在一旁慢吞吞的说道“陛下已有五年了”这五年帝旭只有来了几次明霞宫每一次来都是问罪的,“纯容妃这五年来朕确实刻薄了你,如今朕还你自由之身让你去寻找你喜欢的人可愿意”纯容妃突然跪在地上说道“陛下,臣妾不愿意臣妾深爱陛下不愿意离开陛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帝旭看了眼前这个女人有一点和缇兰相似之处就是同缇兰一样倔强“纯容妃如果不愿意的话,你可知道你接下来的日子都是在宫中渡过”纯容妃当然知道的,她为了得到帝旭的青睐不断的去学习缇兰的举止、性格。“臣妾知道,但是臣妾愿意等”“那纯容妃就等吧”帝旭说话就走了,她刚才看见了帝旭有看了她一眼以为帝旭心里肯定有她的。



上元节这天帝旭带缇兰来宫外玩,而缇兰叫了海市鉴明他们,他们四个人一起带着面具而帝旭不想缇兰老是和海市黏在一起就叫鉴明带海市去把的地方,而海市被鉴明带走后缇兰知道是她的夫君做的“走,为夫带你去放水灯”帝旭牵着缇兰的手就带着她去放水灯虽后就带缇兰去了一家酒楼吃饭帝旭带缇兰去包间,而这家酒楼藏了要杀帝旭的人,他们买通了小二让小二在帝旭的茶水里下了药水,然而帝旭准备要喝的时候就发现了水有问题但是为了想看他们想干嘛就和缇兰假装晕倒,果然门外的人听到里面有杯子落地的声音就进来了,进来的那个人是苏鸣当年他没有死而是逃到了鹄库哪里去勾结了鹄库的王君来杀帝旭,“帝旭啊帝旭没有想到吧,你也有今天”他想杀了帝旭的时候发现了旁边的缇兰他想把缇兰献给鹄库的王君准备叫手下带缇兰走的时候帝旭突然醒来杀了要带缇兰走的人而缇兰也跟着醒来,“帝旭你居然没事”帝旭看了苏鸣一眼“就凭你也敢来杀我,当年让你死里逃生是我的大意今日我必定要杀了你”随后帝旭把缇兰护在自己的身后随极杀了苏鸣的手下,苏鸣看到自己的手下都被杀赶紧下了楼,而楼下已经有了许多的苏鸣的人,帝旭让缇兰待在这里不要动自己下去,而帝旭一个人对付他们多人,鉴明海市听到街市的人说前面的酒楼在打架鉴明和海市跟着去看了,鉴明到的时候看见了苏鸣带了一批人在攻打帝旭就前往帮忙,他们把苏鸣的人杀了之后叫帝旭留苏鸣活口,这时缇兰也下来了缇兰看到帝旭胳膊被刀划了一道伤口在流血缇兰撕开自己的裙摆的一块布给帝旭包扎,而这时苏鸣跪在帝旭面前他看准了帝旭准备杀了他,还好被缇兰发现,缇兰挡在帝旭面前被苏鸣刺了一刀,帝旭看到缇兰被苏鸣刺了一刀直接了结苏鸣的生命,而苏鸣的那把刀是带有毒的帝旭看到了晕倒缇兰对鉴明吼道“方鉴明朕告诉你要是缇兰有事朕跟你没完”而帝旭此时已经失控了还好有海市让帝旭快点送缇兰回宫,帝旭抱着缇兰回到了宫中,而御医们也来到了金城宫中“你们要是不能把皇后治好朕要你们陪葬”李御医颤抖的跪在地上“陛下,皇后娘娘的刀伤不深只是……那把刀含有毒药臣现在还不知道是何毒”帝旭坐在床榻边看着脸色苍白的缇兰说道“那就去查,朕给你们一日的时间查不到你们就带着脑袋来见朕”帝旭把御医赶走后就握住缇兰的手“缇兰你一定会没事的,你要快点醒来”鉴明走到了帝旭面前“阿旭,缇兰会没事的缇兰不会放下你还有太子殿下不管的”帝旭突然抓了鉴明的衣领“要不是因为你要让朕留苏鸣现在缇兰也不会躺在这里,方鉴明朕告诉你缇兰如果有事朕不会放过你的”帝旭说完后就放开了鉴明的衣领,而鉴明也在后悔刚才不应该留苏鸣活口他本来想问苏鸣鹄库事情后在杀了他,没有想到因为自己却害了缇兰。



鉴明回到清海公府后海市问了缇兰的情况,鉴明告诉海市缇兰的刀伤不深就是刀上有毒缇兰现在还没有醒来,而李御医也查到了缇兰中的是什么毒,来找帝旭“陛下,臣已查到了皇后娘娘伤口上的毒是曼陀罗”李御医颤抖的说道他害怕下一秒帝旭要他人头落地“那李御医你有什么办法可解此毒”“陛下臣还在查中”帝旭气的拿起杯子就砸向了李御医的头“那就快点去查”缇兰的伤口并不深所以毒也没有完全侵蚀到体内,而鉴明海市在书上也找到了曼陀罗的解毒方法只要其次服用甘草附加白花的茎部就可以解毒,他们两个人来到了宫中告诉了帝旭“赶快叫御医来这个方法能否来解毒”李御医也同帝旭说可以,帝旭叫李御医赶紧去弄来给缇兰服用。








不负相思 第九章



今天是冬至本来以为紫簪会回苏府一起过节的,没有想到的是紫簪如今也怀孕了行动不方便就没有来了,晚上的时候苏母亲自包了饺子“兰儿今日是冬至要吃饺子的”苏母端上来后缇兰立马就夹了饺子给苏父苏母“爹爹和阿娘要先吃”缇兰夹给苏父苏母后才知道夹一个来吃而苏铭轩就不服了“苏缇兰你好歹也夹个给你哥哥吧”缇兰吃着饺子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是我哥哥,那有哥哥天天让自己的妹妹同不喜欢的人一起的”这时苏父就问了苏铭轩“轩儿刚才兰儿说你天天让她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是怎么回事”苏铭轩赶紧说道“爹你少听缇兰这丫头胡说八道她每天都不知道死那去了,我怎么可能让她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苏铭轩算你有良心”缇兰吃完了饭就拿件披风穿上就准备出去了“兰儿这大晚上的要去哪里”缇兰笑着说道“我去海市那”缇兰当然不是去海市哪里而是褚仲旭哪里褚仲旭今晚要带她去玩雪,缇兰走出门就看见了汤乾自进来“缇兰大晚上的外面还下着雪你要去哪里”缇兰向汤乾自问好告诉他要去海市那后就走了“轩儿你和震初跟着她去,这大晚上的还下着雪”苏父让苏铭轩和汤乾自跟着缇兰“老爷你怎么让轩儿和震初跟着缇兰呢?”苏父笑着说道“这大晚上的雪天她们两个女孩子家肯定去玩雪,我让轩儿和震初去这样可以暗中保护她们”而苏铭轩和汤乾自听了苏父的话也偷偷的跟了缇兰。苏铭轩看着缇兰没有走向海市家的方向而是向前走“这个死丫头居然骗我们”苏铭轩准备去叫缇兰的时候被汤乾自阻止了“铭轩我们先不要冲动”褚仲旭在东门等到了缇兰半天“怎么还没有来,该不会不来了吧”缇兰看到了褚仲旭就偷偷摸摸的跑过去楼了他的后背“阿旭想说什么”褚仲旭看到缇兰来了就牵了她的手“手这么怎么凉”褚仲旭握着缇兰的手给她哈气还把缇兰楼在自己的怀里用大氅包裹着缇兰。“出来还不穿大氅只披了个披风这样会冻感冒的”缇兰还故意从褚仲旭的怀里出来“怎么会冻感冒我里面穿的可暖和”苏铭轩看到了缇兰又和褚仲旭在一起“这丫头怎么又和旭王在一起”汤乾自看到了褚仲旭给缇兰哈气还楼了缇兰脸色一下子都变了“没有想到缇兰短短的时间里就喜欢上了旭王”汤乾自说后就走了苏铭轩也跟着走“震初你也别太生气了回头我去说说她两句”汤乾自停下脚步“铭轩不用说她了,我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褚仲旭带缇兰来到了明月阁他们走进了里面,里面有一间暖房外面有一个凉亭,这时缇兰玩心大起立马抓了一把雪扔到了褚仲旭身上扔后还笑了起来,海市在暖房听见了缇兰的笑声就出来了“缇兰你和殿下怎么现在才来啊”海市和鉴明已经在里面煮好了热茶和烤好了鹿铺“缇兰我们进去里面喝一碗茶后再来玩雪吧”缇兰拉了的手海市就进去了,而褚仲旭看到缇兰拉海市的手不拉自己的就生气了。缇兰给褚仲旭倒了一大碗热茶给褚仲旭喝“阿旭喝点热茶暖暖身子”缇兰拿给褚仲旭自己也喝了一碗,缇兰看到褚仲旭气嘟嘟的就知道因为刚才不牵他的手在生气了,缇兰赶紧拿了鹿铺喂给褚仲旭吃“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褚仲旭看到缇兰喂自己吃东西气一下子就消了。“我就知道你们今晚肯定会在这里的”褚伯曜也来到了明明阁还带了安凌瑶一起来“仲旭哥哥我今晚进宫去看嘉贵妃要回来的时候看见了伯曜哥哥所以我们就一起来了”安凌瑶直接坐在了褚仲旭的身边,褚伯曜也坐了下来还告诉了缇兰和海市他们几个人之前每年的冬至都会来。“海市我们去外面堆雪人吧”鉴明牵了海市的手就去外面,而安凌瑶挽着褚仲旭的手让褚仲旭也一起去外面玩雪“仲旭哥哥我们也一起出去吧,和之前一样给我堆雪人”缇兰喝了一口热茶“我们的旭王殿下桃花就是好啊,都有女孩子邀请玩雪了”褚仲旭里面松开了安凌瑶挽自己的手“凌瑶你还是皇兄和你一起吧,我和缇兰”褚仲旭里面拉了缇兰的手就出去了。里面剩下褚伯曜和安凌瑶“她有什么好的,早知道当年就不和爹爹去蜀中了”安凌瑶喝了茶就出去了褚伯曜也跟着出去。“阿旭我要弄个比你好看的雪人。”缇兰拔了头上的发簪在雪人的后面写了褚仲旭和自己名字最后的一个字“旭和兰”缇兰的鼻子已经被冻红了褚仲旭立马抱起缇兰就进去“阿旭你快放我下来,还有人呢”褚仲旭在缇兰的耳边说“有人我也不放你下来而且这里都是熟人怕什么,而且刚才缇兰还在吃醋呢?”缇兰被褚仲旭一说掐了他的胳膊“下次再让我看到了那可不是掐胳膊了”海市看着褚仲旭抱缇兰进去就让鉴明偷偷在窗外看看“海市你怎么也偷偷看缇兰和阿旭在干什么”海市笑着说“你不是说缇兰被殿下吻过我就是想看看他们在里面有没有在吻”褚仲旭抱缇兰进屋后就拿了个暖炉放在她手上。“缇兰你刚才说下次看见我被别的女人挽手不是掐胳膊那是什么?”褚仲旭说着话却慢慢的靠近缇兰“下次我就会狠狠的咬你一口留下印记”褚仲旭在缇兰的耳边说道“原来缇兰是个小醋坛,那我以后要小心一点免的有一天我的手都是伤”缇兰赶紧拿茶给褚仲旭“阿旭还是喝点茶吧”海市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褚仲旭吻缇兰“看了半天都白看了”鉴明笑着说“好了这次没有看到说不定那一天就被我们逮住了”



缇兰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苏铭轩居然在苏府外等缇兰“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今晚你不回家呢?”缇兰不以为意就走进去了“苏缇兰说晚上你去了海市那还是去找旭王”缇兰听到苏铭轩怎么说立马就反驳“苏铭轩你居然跟踪我”苏铭轩指了指缇兰“苏缇兰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震初不好吗?偏偏喜欢上旭王”缇兰听到苏铭轩又开始说汤乾自的好她就立马捂住耳朵就走了,苏铭轩说了半天转身就看不到缇兰了。


“小姐醒醒啊,今天汤公子和少爷说要带你去玩”碧红在床边叫醒着缇兰“知道了我再睡一会,又不你去告诉他们我不去了”苏铭轩看到缇兰没有醒就直接来到了她的房间“苏缇兰快醒醒不要让人家等太久了”缇兰被苏铭轩这弄就醒来了“好了知道”缇兰起来梳妆打扮就同他们出去了而缇兰是穿着男装“苏缇兰你怎么穿着男装”“怎么不行吗?既然要出去玩就穿男装”苏铭轩也没说下去就同缇兰和汤乾自一起走了。苏铭轩为了让缇兰知道汤乾自的好还故意安排了人手让等一下让汤乾自英雄救美,他们走到一半躲在草丛边的人就出来了“看起来是富贵人家,要路过这里就留下你们的钱财吧”汤乾自知道这是苏铭轩安排的“你们有手有脚不去干活而是干起抢百姓的东西”说后就和那个人打了起来“缇兰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区区几个人奈何不了我什么”缇兰说后就和那几个人动起了手“你们不去干活而是干起抢东西,今天我就好好收拾你们”缇兰把几个人打的落花流水的“公子别打我们了,我们以后不会了”其中一个人赶紧求饶缇兰也放过他们“果然好久没有打架了,没打两下手就酸了”苏铭轩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他的妹妹缇兰会武功“苏缇兰你什么时候学会武功的”缇兰笑着说道“都是三脚猫功夫来防身而已”缇兰说后就跑了“震初对不起是我失算不知道缇兰这丫头会武功”苏铭轩拍了拍汤乾自的肩膀“没事的铭轩”缇兰来到了一个凉亭等他们“你们还真慢呢?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缇兰说后就走了。








兰亭集旭


缇兰回到俞安宫就赶紧去看惟允,紫簪也跟着缇兰一起来,“缇兰看你一天没有看惟允就急了这样”宫中就只有惟允一个皇子,帝旭和缇兰自然也心疼的,“缇兰等到惟允再大几年就可以再生一个孩子了,这样惟允就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缇兰抱着熟睡的惟允说道“主要是阿旭想,而且我也不想惟允一个人太孤单了,有个弟弟或者妹妹陪也是好的”紫簪捏着缇兰的脸笑着说“原来缇兰也想再生一个”紫簪告诉了缇兰过几天就要回去注撵了不然她的女儿和夫君就想她了。缇兰舍不得靠在紫簪的肩膀上“阿姐这么快就要回去,我还有点舍不得”紫簪摸了缇兰的头“等到有时间阿姐就同你姐夫还有你的外甥女一起来看你”几天后,紫簪就回去了注撵缇兰送紫簪到宫门口就来了,走到半路上就看见了帝旭下朝“紫簪走了吗?”帝旭牵着缇兰的手“阿姐刚刚才走的,阿旭怎么看你今天心情不好”帝旭同缇兰到了金城宫后叫穆德庆下去“缇兰你知道,朕今日真的很不开心那帮大臣又来说朕子嗣太少”缇兰看到帝旭的眉毛皱了起来用手把他的眉毛扶平“我知道阿旭肯定又为了我得罪了大臣了,缇兰知道阿旭爱缇兰不管大臣说了什么你永远也要反驳回去,但是缇兰不想阿旭为了缇兰把朝中的大臣都给得罪了”帝旭把手放在了缇兰为他扶平眉毛的手上“缇兰你是我的妻子,我永远也不会去和别人生孩子的而且我觉得我们有惟允就够了我不想让你太辛苦了”缇兰听到了帝旭说的话忍不住哭了起来“缇兰永远是阿旭的妻子,但是缇兰不想阿旭过的太苦”帝旭把缇兰揽在了怀里“都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还在哭”



新的一年也即将到来了,而惟允已经会在地上爬了,缇兰和帝旭惟允一起在金城宫过年,帝旭还亲自去包了饺子给缇兰吃,“阿旭还亲手包了饺子想必一定很好吃的”帝旭夹了饺子沾点陈醋喂给缇兰吃,而惟允还没有长牙齿缇兰就盛了汤喂给惟允喝,也给帝旭盛了一碗给帝旭喝“我要缇兰喂我喝”缇兰只能喂好惟允后再来喂帝旭“阿旭怎么和孩子一样,还要我喂”帝旭却搂了缇兰“难道你喂我的次数还少吗?”缇兰赶紧把汤喂给帝旭“阿旭你再不好好喝汤我就不喂你了”今晚他们三个人一起在金城宫睡。


三年后,惟允也被帝旭叫去太傅那学习了,这样他同缇兰相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多了,这天纯容妃却来俞安宫见缇兰“臣妾参见皇后娘娘”缇兰见纯容妃跪在地上就叫她起来问她有何事“臣妾请皇后娘娘能否让陛下来明霞宫看我,我如今进宫也有五年了但是这五年来陛下从来没有去看过”缇兰也知道这些年来帝旭都是和自己在一起在她被帝旭惩罚去南宫时帝旭也从来没有去过明霞宫缇兰也知道如果把一个女人送到褚仲旭身边缇兰是做不到的那个人是她深爱的夫君“纯容妃等到陛下来了我一定会同她说的”缇兰的手在颤抖抓住旁边的椅子,“臣妾就谢过娘娘”秋霜扶起纯容妃就出来了,而秋霜在把纯容妃送到明霞宫后就找了个理由去给帝旭说今日的事情“此人果然胆大还想让缇兰帮她”帝旭听到后气的砸了东西“陛下息怒”帝旭知道缇兰一向心软有人向她求情她必然会答应的帝旭来到了俞安宫要让缇兰搬去金城宫住“白芷这几天有空就把俞安宫的东西都给收拾好去金城宫朕要皇后回金城宫住”缇兰听到了外面帝旭同白芷讲的话就出来了“阿旭你怎么想让我搬去金城宫住”帝旭拉着缇兰的手就往屋里去,穆德庆和白芷没有进去在外面等“缇兰又是没有人告诉朕,你是不是还要把朕推给明霞宫那个女人”缇兰没有想到帝旭会知道这件事“所以阿旭因为这件事来找缇兰”帝旭牵了缇兰的手说道“缇兰你不能这样,朕会想个办法把那个女人给弄出去的”缇兰看着帝旭为了她愿意让后宫只有她一个人。“缇兰过几日朕带你出宫玩一下”缇兰听到出宫就想到了海市“那到时候我就可以找海市玩了”帝旭听到缇兰出宫第一件事要找海市就不高兴了。“娘子怎么一出宫就想到了海市”缇兰看着帝旭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只要缇兰说海市帝旭就要吃起醋来“阿旭不同意吗?”缇兰嘟着嘴问帝旭“怎么会不同意真是拿你没办法”




不负相思 第八章


褚仲旭去宫里看望嘉贵妃的时候嘉贵妃就发现了他腰间的玉佩“阿旭这玉佩我怎么从来没有见你戴给”褚仲旭来到嘉贵妃的身边“母妃这是缇兰给儿臣而且儿臣也把自己戴的玉坠给了缇兰”嘉贵妃看的出褚仲旭很喜欢缇兰“阿旭母妃想问你,你真的很喜欢那位叫缇兰的姑娘吗?”“母妃我很喜欢缇兰而且儿臣此生有缇兰就够了”嘉贵妃听到了褚仲旭话知道缇兰是他的命“那阿旭有空就带来给母妃看看”褚仲旭笑着说“其实母妃看过一次了那个人就是苏缇而苏缇就是缇兰”嘉贵妃想了一下“原来那天的小兄弟就是缇兰,母妃很喜欢她”褚仲旭听到了嘉贵妃说喜欢缇兰心里就有了底“母妃等到过几天我就带来给你看看”

苏府

“兰儿如今你阿姐也嫁人了家里就剩下你了还有轩儿了”苏母边说边给缇兰弄头发而苏母也看到了镜子旁边的面人“兰儿这个面人就是你喜欢的人吧”苏母笑着问缇兰“阿娘你就别取笑我了,这个面人是我买的”而苏母为了知道缇兰喜欢的人是谁就说道“既然这个面人是兰儿买的那可不可以把它送给我”缇兰赶紧说道“阿娘你要是想要孩儿带你买一个这个不行”缇兰赶紧把面人弄下来棒在自己的手里“那兰儿告诉阿娘这个面人是不是你喜欢的男子”苏母知道只有在七夕才会有人买这种面人缇兰被苏母发现就说道“阿娘那你可不能告诉爹爹,这个面人确实是缇兰喜欢的人送的而且缇兰也爱他”苏母摸了缇兰的头“那这位男子是谁?”苏母是不会告诉苏父的“他是旭王殿下缇兰和他在上元节就相识了”苏母听到了缇兰喜欢的人是旭王“兰儿无论你喜欢谁娘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缇兰听到了苏母的话后楼了苏母“我就知道娘永远都是理解我的”“所以缇兰的玉佩也是送给了旭王”缇兰也和苏母说了把自己的玉佩送给褚仲旭的事情。苏母出了缇兰的房间后苏铭轩就进来了他刚才也听到了缇兰对苏母说的话“苏缇兰你竟然喜欢上了旭王?你为什么不看看震初呢?震初可是从小时候就同你在一起的还照顾你,而旭王你们才认识几天就喜欢上他了”缇兰也和苏铭轩说道“哥我就是喜欢阿旭,而且我一开始就告诉你我不喜欢震初哥哥从来都没有喜欢过”缇兰说后就直接出去了“苏缇兰你给我回来,我会让你断了喜欢旭王的念头的。”  缇兰来到了河边生气的扔石头“为什么我连喜欢人的权利都没有吗?”缇兰把全部的石头都给扔到了河边,这时褚仲旭走了过来“怎么了谁要惹我家缇兰生气了”褚仲旭走到缇兰身边从背后搂着缇兰“除了我哥还能有谁?”褚仲旭把缇兰转向自己看到了缇兰气鼓鼓的样子“好了缇兰不要再气了,我不想看到我家缇兰生气我喜欢缇兰每一天都开心不流泪”缇兰搂了褚仲旭“那有人每天都开心不流泪的”褚仲旭摸了缇兰的脸“那我褚仲旭就要做一个每天都疼着你爱着你不让你为我伤心难过流眼泪的人”缇兰听到褚仲旭这句话感动极了“阿旭我以为这个世上只有我的家人和海市对我好,没有想到的是原来阿旭对我比他们对我还要好”褚仲旭吻了缇兰的额头“我说过不会让你伤心的”褚仲旭还带缇兰来到了无忧谷“缇兰你喜欢这里吗”这里有许多的树木旁边还有一个小木屋“我很喜欢,这里空气清新环境优美”缇兰说后躺在了褚仲旭的怀里“缇兰你知道为什么要叫它无忧谷吗?”缇兰笑着问褚仲旭“因为我要缇兰每天都无忧无虑开开心心,我想你每天都……”缇兰这时吻了褚仲旭“我也希望阿旭每天都能无忧无虑做个闲散的王爷。”


这天褚仲旭突然带缇兰进宫“阿旭你怎么突然就带我进宫了”褚仲旭笑着说道“我带你去见我母妃,母妃说想见你”缇兰听到要见褚仲旭的母妃就有点紧张了“阿旭怎么突然就要带我去见嘉贵妃呢”褚仲旭拉着缇兰的手说道“母妃说想见你”褚仲旭随后就来到了嘉贵妃的宫里,缇兰进去后就拜见了嘉贵妃“这就是阿旭说的苏小姐吧”缇兰说道“是的娘娘,娘娘叫我缇兰就可以了”嘉贵妃让婢女端了茶给缇兰喝还让缇兰来到了自己的身边,看了看缇兰的脸“长的还不错性格也开朗怪不得阿旭会喜欢你还会把自己的宝贝玉坠给你”“娘娘说笑了,能得到殿下的喜欢是缇兰的福分”缇兰过了一会儿后就同褚仲旭出宫了。”缇兰过几天我带你去射箭到时候鉴明带海市也一起来,每年的宫里都会有举行比赛射箭的。”


很快褚仲旭就带着缇兰进宫而鉴明也带海市进宫,缇兰和海市两人今天穿的是男服“缇兰好久没有看到你穿男服”缇兰笑着说“那阿旭喜欢我穿男服吗?”“你穿什么我都喜欢”过了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目的地,而褚伯曜和安凌瑶也来,安凌瑶看到褚仲旭立马飞奔到他面前抱住他“仲旭哥哥等一下你可要和瑶儿一起射箭”褚仲旭看了缇兰的表情立马把安凌瑶推开了“凌瑶你还是和皇兄一组吧”褚伯曜也来到了褚仲旭这里“没有想到缇兰今日穿了男服”缇兰看见褚伯曜也来也和他问了好,安凌瑶看到了褚仲旭身边的缇兰“原来这就是仲旭哥哥说的喜欢的人”褚伯曜听到褚仲旭喜欢缇兰脸都青了“阿旭你小时候不是说长大了要娶凌瑶吗?”缇兰听到这句话瞬间脸色都变了但是立马就恢复了。“皇兄不要拿我说笑了,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差不多也要开始了”褚仲旭说完立马拉了缇兰而缇兰这时掐了褚仲旭的手“原来阿旭小时候还承诺了长大要娶人家啊”缇兰吃醋了,她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吃醋是这种感觉“怎么缇兰吃醋了”褚仲旭笑嘻嘻的看着缇兰。海市在射箭的时候看到了周幼度“这不是叶丞相的千金吗”海市回头看见了身后的男子“你认识我”周幼度介绍了自己,而海市也同他聊起了天而这时被拿着弓箭来的方鉴明看见了,他立马来到海市身边搂了海市的肩膀还向周幼度介绍了自己“原来是小公爷那我也不打扰你们了”周幼度说后就走了而海市还在看着周幼度“看够了吗?”“够了够了”海市回头看着鉴明的样子就想笑了“你是不是吃醋了”鉴明突然吻了海市“我就是吃醋了,难道我长的比周幼度差吗?”“在我心里你方鉴明永远是最好的”海市说完鉴明又吻了海市,而这一幕被褚仲旭和缇兰看见了“阿旭我们快走,这个画面我们见不得”海市看见了缇兰赶紧推开了鉴明“缇兰你怎么来了”缇兰笑着说“海市你们放心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褚仲旭也附和道“对对对”缇兰说后就立马拉着褚仲旭走,海市气的打了一下鉴明“都怪你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吻了我还被缇兰看到了”鉴明笑着说道“好了都怪我,我可听阿旭说上次他吻缇兰还在人多的时候”“什么缇兰也被殿下吻了”鉴明楼了海市说道“是的”

缇兰拉着褚仲旭到别的地方射箭“来我教你”褚仲旭握着缇兰的手教她脸也贴在了缇兰的耳朵旁边,而缇兰看着褚仲旭的脸笑着说“原来靠近阿旭能更清晰的看到阿旭。”缇兰说后立马专心射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