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流放


褚季昶知道了帝旭的毒解了气的不行“可恶居然解了”昶王扔了桌子上的东西“本王的计划都没了”这时帝旭宣旨让昶王进宫“哥哥你的命也太好了,居然毒被解了”昶王笑着说道“季昶你现在认错还来得及,不要再错下去了”昶王拿起刀就要捅帝旭还好帝旭反应快躲了过去“季昶你这个样不要怪朕了”帝旭和昶王在金城宫打了起来最后昶王输了“季昶朕念你是朕的弟弟,朕不会杀了朕会把你流放到蛮荒之地”昶王跪在地上说道“皇兄这样你还不如杀了我”帝旭蹲了下去“又不是你是朕的弟弟,朕确实想杀了你”帝旭说后让人把昶王带下去。



处理好昶王后帝旭来到了缇兰的身边“兰儿,朕现在觉得做皇帝真的很累,还好有你和孩子在我身边”缇兰躺在了帝旭的怀里“只要阿旭不嫌弃我,缇兰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直到时间的尽头”帝旭笑着说道“那我们就说定了,一定要陪对方到时间的尽头”缇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缇兰答应阿旭”这时穆德庆却进来“陛下,帝姬求见”帝旭一猜就知道是为昶王求情的“让她回去,朕不见”缇兰拉了拉帝旭的袖子“阿旭我们还是见一下吧”帝旭看着缇兰也让他见就让穆德庆让褚琳琅进来,褚琳琅一进来就跪在地上“琳琅求陛下不要让季昶去蛮荒之地”帝旭冷笑着说道“琳琅,你也知道朕没有杀他已经最好不过了”褚琳琅哭着说道“可是季昶是我的弟弟也是陛下的弟弟,陛下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帝旭被褚琳琅怎么一说气的不行“朕狠心当初他派人暗杀朕的什么就不狠心吗?当他威胁朕的什么就没有想过朕是他的皇兄吗?当他用解药来逼朕退位的时候他就不狠心吗?”面对帝旭的三连问褚琳琅无言以对“原来是季昶有错在先,他竟然要谋反”缇兰第一次看到帝旭怎么生气“琳琅你也没有错,你回去吧”褚琳琅看向了缇兰“琳琅求娘娘帮琳琅让陛下让季昶不要去那蛮荒之地”缇兰刚想开口“不要让缇兰帮你说话,缇兰是不会帮你的”帝旭说后牵起缇兰的手就往里面走剩下后面褚琳琅还在苦苦哀求“阿旭你就真的要让季昶去蛮荒之地”帝旭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毕竟他是朕的弟弟,朕还是会派人护好他的”帝旭说后盯紧了缇兰的眼睛“难道我的兰儿要帮助琳琅,让我不要让季昶去蛮荒之地”缇兰从帝旭身边走出来可是却被帝旭重新拉回了怀中“我的兰儿还没告诉我是或者不是就要走了”帝旭在缇兰的耳边说道还咬了一下缇兰的耳朵“缇兰当然不会,毕竟那人差一点就让缇兰失去了夫君”褚仲旭听到夫君二字直接把缇兰杠到自己的肩上往床榻走去“阿旭你要干什么?”褚仲旭笑着说道“当然是和娘子一起去巫山”缇兰听后脸又红了起来。





几个月后是海市生产的日子而缇兰也出宫来在门外等待海市生产“鉴明,海市都生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好”鉴明也在门外着急的等待着“大夫说海市这一胎生产有点难”缇兰看着海市在里面痛苦的叫声直接就进去了“海市”缇兰看见海市在床榻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你们怎么没有海市拿补汤给她喝”婢女被缇兰这么一说直接去熬参汤进来给海市喝“海市喝点汤,提提神”海市喝了一口后就继续生产了“夫人再用一点力,已经看到头了”海市一个用力终于生了下来“恭喜夫人,是位小姐”海市听到是女孩也很开心随后就昏睡过去了“海市,海市”产婆笑着说道“娘娘放心,夫人只是产后虚弱睡觉一下就好了”缇兰得知海市无险就出来了“鉴明恭喜你,海市生了个女儿”褚仲旭来到缇兰身边搂着她“海市生了女儿,你怎么比鉴明还要开心”缇兰笑着说道“因为这样我们家瑜儿就有个好姐妹了”鉴明在这里看着褚仲旭和缇兰你侬我侬的简直没眼看就进去看海市了。




方鉴明给自家女儿取名为“方思绮”自从海市生了孩子后缇兰没事就带在惟瑜来海市家陪海市而缇兰有时候还在海市家过夜,在金城宫的帝旭每天晚上过着孤家寡人,有时候就叫褚惟允来陪他“父皇你之前不是说过惟允长大了,要自己睡了”帝旭笑着说道“怎么陪父皇睡觉不好吗?”惟允怎么不知道他父皇的心思又不是缇兰去海市家睡,他父皇是不会叫他陪他一起睡觉的“父皇儿臣明天也要去阿笙家睡觉”帝旭听到自家儿子也要去“不许去”惟允生气极了。这天缇兰带着惟瑜来到了金城宫“瑜儿有没有想父皇啊”帝旭把惟瑜抱在了怀里“今晚就和你母后一起待在金城宫,不许再去你方叔叔家了”缇兰端来了甜羹“阿旭你怎么同小孩子一样 ”帝旭把惟瑜抱给了乳娘来到缇兰身边“我可是想了你们几天几夜 你看我都廋了”缇兰笑着捏起了帝旭的脸“我怎么感觉阿旭没有廋,反而脸上还长肉了”缇兰说后端起了甜羹给帝旭喝“缇兰不爱我,你看了看我分明就是廋了”帝旭把缇兰手里的甜羹拿起放在了桌子上直接把缇兰杠在自己的肩上“阿旭你又想干什么?”帝旭笑着说道“甜羹再甜也没有娘子甜”帝旭把缇兰杠到了寝室内。











解毒


这天海市偷偷来到了宫中当她去俞安宫的时候发现缇兰没有在俞安宫便问了白芷“白芷,皇后去哪里了?怎么不见她在俞安宫中”“回夫人奴婢也不知娘娘去哪里了,这一大早的就不见娘娘的影子了。”帝旭今天有去上朝季昶大吃一惊心里想着“难道毒解了,这是不可能的解药还在我这里怎么可能解毒呢?”帝旭却叫了季昶一声“季昶你在想什么呢?”季昶回过神“没有什么,能否等到皇兄下朝了同季昶说几句话”帝旭答应了。帝旭下朝后季昶就跟他来到了金城宫“怎么朕没死,你不开心”季昶冷笑道“哥哥到底用了什么药?居然没事”季昶想了想“哥哥该不会用了那段应龙角吧,虽说那东西能暂时护住哥哥的命,但是没有解药哥哥还是必死的”帝旭玩弄着戒指“季昶你现在认错还来得及,不要再错下去了”季昶坐了下去“我有什么错我根本就没有错,皇兄还是好好考虑臣弟所说的方子吧”季昶说后就走了。缇兰端着药就来到了帝旭身边“阿旭药好了”缇兰拿起碗就喂给帝旭喝,这时穆德庆进来“陛下娘娘,青海公夫人来了”缇兰听到海市来就让穆德庆让她进来“海市你肚子都已经开始大了怎么还来宫中”缇兰拉着海市就坐了下来“缇兰我这次是偷偷来的,你千万不能告诉鉴明”而这时鉴明也来了“我一猜就知道你会来这来”海市吃了一点糕点“我就是担心缇兰所以就来看看吗?”缇兰牵起了海市的手“海市谢谢你,可是你肚子如今也慢慢的大起来了以后可不能一个人偷偷来了”缇兰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缇兰我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海市安慰着缇兰随后就和鉴明走了。


帝旭看着海市走后就从寝室出来了“缇兰我们去静和宫吧”缇兰答应了帝旭两个人一起来到了静和宫“臣妾参见陛下娘娘”帝旭叫泠容妃起来“穆德庆宣旨吧”泠容妃跪在地上听旨“臣妾谢过陛下娘娘”帝旭咳嗽了一声“泠容妃从今日起你再也不是朕的妃子而是一个普通人顾湘泠朕会派人把你送到你心爱之人的身边”帝旭说后就和缇兰离开了静和宫“阿旭你怎么没有和我说这件事”帝旭笑了笑“娘子可是在吃醋了”帝旭说后吻了缇兰的额头“我们去看瑜儿吧”缇兰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来到了俞安宫。乳娘抱来了褚惟瑜“瑜儿长的好快,不知道朕还能不能看到瑜儿长大”帝旭说后要咳嗽了一声缇兰用手帕捂住帝旭的嘴巴,缇兰把手帕打开的时候里面有了血,缇兰看了帝旭“阿旭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找解药的”缇兰流着眼泪“怎么又哭了不是答应朕,如果朕离开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还有不要再为了我做傻事了”缇兰摇了摇头“阿旭不会有事的”晚上的时候缇兰端来了药给帝旭喝而里面缇兰偷偷下了安眠药“阿旭,我喂你喝”帝旭喝好药后缇兰给帝旭擦了擦嘴巴,而帝旭这时觉得自己有点晕“缇兰你……”还没有等帝旭说完就晕倒了“阿旭原谅我对你下了药,你放心我会给你解毒的”缇兰给帝旭盖好了被子就离开了金城宫。



缇兰又来到了藏书阁缇兰又继续找解毒的方法“我就不相信了这么大的藏书阁里找不到可以解尼华罗的毒”缇兰找着找看见了一本记录秘术的书,她打开看了看了“还有这种法子,只要我做了阿旭的柏溪阿旭就不会有事了”缇兰拿着书就走出了藏书阁前往金城宫,缇兰看着里面写的内容准备要开始的时候鉴明却来了“缇兰你在干什么?”缇兰赶紧把书藏了起来“我在看看医书记录的解毒方法”鉴明把缇兰藏在后面的东西拿了出来他打开一看“缇兰你疯了你竟然要做阿旭的柏溪”缇兰赶紧从鉴明手里抢过书“鉴明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这个了”缇兰哭着说道“不行这个法子太危险了,这根本不是在救人而是一命换一命”缇兰还是想用这个法子救帝旭“鉴明这个是唯一的办法了”缇兰说后准备来帝旭身边的时候被鉴明给弄晕了“穆德庆快去叫李御医来,还有叫个婢女进来安顿皇后娘娘去休息”鉴明把缇兰安顿好后就来到了帝旭身边而李御医也弄醒了帝旭“陛下臣经过几日的研究已经找到解毒的药只是需给臣一日的时间配药”鉴明听到了帝旭的毒能解开心极了“阿旭你听到了吗?李御医找到了解毒的药了”帝旭拍了拍鉴明的肩膀而李御医也退下去配药了。鉴明拿出了记录秘术的书给帝旭“鉴明这是?”鉴明告诉了帝旭“什么?缇兰这个傻丫头居然想用这个法子来救朕,她现在在哪里”“缇兰现在在偏殿刚才被我点晕了”帝旭来到了偏殿看缇兰。


第二日李御医拿了配好的药给帝旭喝后,帝旭吐出了一口黑血出来后李御医给帝旭把脉“启禀陛下,你体内的毒已经被清除了”帝旭知道后让李御医回去了“陛下,娘娘醒来了”帝旭听到缇兰醒赶紧去看缇兰。帝旭把缇兰搂了起来“缇兰朕的毒已经解了,李御医刚才拿药给朕喝了”缇兰听到帝旭的毒解了流着眼泪问道“阿旭真的吗?”帝旭点了点头“缇兰是不是我的毒没有解你就要做我的柏溪,用那个一命换一命的法子”缇兰哭着说道“阿旭都知道了”帝旭告诉了缇兰是鉴明告诉他的“傻丫头以后不能这样了,如果你救了朕,朕没有了你……”缇兰唔住了帝旭要说的话“缇兰答应夫君以后不会这样了”缇兰说后还吻了褚仲旭。








寻找解毒方法


李御医赶紧来到了金城宫为帝旭把脉“陛下恐怕熬不过今晚了”鉴明抓住了御医的手“怎么会这样现在解药还没有找到吗?”李御医跪在地上摇了摇头。鉴明看着泠容妃还在这里就问了穆德庆“是陛下让奴婢去叫的,今日昶王殿下来了金城宫后就去俞安宫找娘娘了,陛下怎么做就是为了禁足娘娘不让娘娘出俞安宫”泠容妃点了点头“是的青海公我和陛下两个人只是演戏而已,我也是被迫入宫的我自己也有喜欢的,而陛下答应我到时候会让我假死出宫的”泠容妃说后就离开了。鉴明看着帝旭昏迷不醒“青海公臣想起了府库还有一段应龙角可以暂时护住陛下的性命,臣这就去取“李御医去取了应龙角熬了一碗药给帝旭喝下。而缇兰在俞安宫想着帝旭的话“阿旭你一定在骗我的,我看见你的脸色明明很差肯定你有事情瞒我的”缇兰准备出俞安宫的门被士卫给拦住了“娘娘没有陛下的允许你是不能去俞安宫的”缇兰拔出头发的发簪“让开我要见陛下,你们如果不让我出去我就死给你看”士卫看着缇兰拿起发簪往自己的脖子放只能让她出去。缇兰快速来到了金城宫偷偷听到了李御医对鉴明说的话“阿旭你中毒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缇兰一个不小心弄倒了旁边的花瓶她害怕被发现又被抓立马就走了,等到鉴明出来的时候发现了碎片旁边的发簪“缇兰来过,那她刚刚都听到了”缇兰来到了藏书阁“阿旭我一定会找出办法给你解毒的”



第二天的时候帝旭醒了他发现自己比之前好多了“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比之前好多了”鉴明来到帝旭身边“是李御医用了应龙角保了你的命”帝旭说道“应龙角只能暂时保我性命”鉴明拿出了缇兰昨晚掉的发簪“这是缇兰的发簪,缇兰来过”鉴明点了点头“缇兰昨晚可能已经听到了,但是怕被发现就立马走了”帝旭起身让穆德庆更衣去俞安宫而鉴明也跟着去“皇后呢?皇后怎么不在这里”帝旭来到了俞安宫发现缇兰没有回来“陛下昨晚娘娘昨晚拿自己的生命威胁我们,我们只能让娘娘出去”士卫跪在地上说道“找,给朕找出来,宫里的每个脚落都不能放过”帝旭说后就离开了俞安宫去找缇兰“阿旭缇兰是不可能出宫的,可能还在宫里的某个脚落”帝旭想了想“鉴明你说昨晚缇兰听到你和李御医的对话,那缇兰可能会去的地方是藏书阁”帝旭和鉴明快速来到了藏书阁,藏书阁的门是关着的帝旭打开了门走进去地上有一大堆的医书还有一大堆的药草和药壶。帝旭看见缇兰虚弱的躺在地上手腕上还有一道伤口鉴明被眼前一幕给吓到了,帝旭把缇兰横腰抱起“穆德庆快去叫李御医来”帝旭抱着缇兰走出了藏书阁“缇兰你不会有事的”帝旭抱缇兰来到了金城宫“李御医如何了”李御医跪在地上“陛下娘娘她昨晚不知喝了多少种药,现在臣给娘娘施针”李御医弄好后帝旭坐在了缇兰的身边“缇兰你怎么这么傻,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帝旭摸了缇兰那张没有血色的脸。晚上的时候缇兰就醒来了而帝旭守在缇兰的身边“缇兰你醒了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缇兰摇了摇头起身就抱了帝旭“阿旭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是夫妻说好的要一起分担的”缇兰说后在帝旭的怀里哭了起来“缇兰以后你不能这么傻了,你身体本来就孱弱要是把自己弄病了怎么办”帝旭给缇兰擦了擦眼泪“我不怕只要能找到解阿旭身上的毒让我喝多少种药都没问题”帝旭把头贴在了缇兰的额头上“以后不能这样了,解毒的事情李御医已经在找了。”鉴明回到府中后把事情告诉了海市“缇兰怎么会怎么傻,把自己整病了怎么办她本来身体就弱”海市起身就想去宫里看缇兰被鉴明给阻止了“你现在身子越来越重了不可去”海市生气极了“缇兰是我的朋友我将她视为知己我必须去看她”鉴明安慰着海市“我知道你现在担心缇兰可是缇兰现在的身心都在阿旭那里,你去了缇兰岂不是更忙了”海市听了鉴明的话也有道理“那我过一段时间再去看缇兰”海市说后躺在了鉴明的怀里海市表面答应了鉴明都是内心还是想去看缇兰的。她准备明日偷偷的去看缇兰。







帝旭中毒


缇兰醒来的时候发现帝旭还没有醒来,缇兰起身就来到了梳妆台为自己梳妆打扮这时帝旭也起身了走到了缇兰身边为缇兰插发簪“我来帮你”帝旭给缇兰弄好后拿起了眉笔要为缇兰画眉“我许久没有给夫人画眉了,今日休沐我给夫人画眉”缇兰笑着说道“陛……”帝旭登了缇兰一眼“阿旭可要画的好看一些”帝旭拿笔就给缇兰画了起来“为夫为夫人画的美美的”帝旭给缇兰画了柳叶眉帝旭画后缇兰照了镜子“夫君画的好看极了”这时穆德庆从外面传话“陛下娘娘,钟碎宫的泠容妃来金城宫请安了”帝旭看了缇兰一眼“让她进来”帝后两人从寝殿走了出来“臣妾给参见陛下娘娘”帝旭让泠容妃起来“谢陛下”泠容妃看了一眼缇兰这就是她父亲说的皇后娘娘注撵的公主。“怎么泠容妃今日来朕的金城宫请安有何事”泠容妃笑着说道“臣妾无事只是臣妾嫁给了陛下给陛下和娘娘请安是应该的”“既然泠容妃安也请了也就可以回家了”泠容妃楞了一下还是回去了。“陛下怎么不让那小姑娘留下”帝旭看着缇兰牵了她的手“刚才在寝殿还叫阿旭的现在怎么又变成了陛下”帝旭说着身子却在靠近缇兰“我告诉了在我的心里永远只爱缇兰一个人”帝旭搂了缇兰的腰“我知道。”




帝后两人来到了俞安宫这时惟允也在俞安宫“母后儿臣好想你啊”惟允跑到缇兰抱了她“母后也想惟允,这些日子惟允在太傅那有没有认真学习功课呢?”惟允笑着说道“儿臣有认真的学习而且昨日太傅还表扬了儿臣”缇兰牵着惟允的小手“惟允怎么认真,那母后要好好的奖励惟允了惟允想要什么呢?”“儿臣想要母后做好吃的给我吃,还想母后今晚和我一起睡觉”帝旭听到惟允要让缇兰今晚和他一起睡觉就不同意了“惟允不可让你母后做好吃的可以,但是睡觉就不可以”惟允生气的说道“父皇就是小气鬼每次都不同意我和母后睡觉,我已经好久没有和母后一起睡觉了,今晚我就是要和母后一起睡觉顺便我还可以帮母后带妹妹”缇兰看着惟允生气的样子笑了笑“我的惟允怎么听话还要帮母后带妹妹今晚惟允就留下来陪我和妹妹”惟允听到缇兰同意开心极了,帝旭却不开心了“阿旭怎么不开心了,我等一下做好吃的给你吃顺便让你消消气”中午的时候帝旭在俞安宫吃完了午膳就去敬城堂。




鉴明也来找帝旭“怎么不在家里陪你家要生孩子的娘子来找我做什么?”“阿旭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耳边说道“你说什么季昶当真背地里勾结敌国”鉴明点了点头“朕的弟弟为什么要这样做”帝旭从上面走了下来“鉴明你知道吗?朕当初也不想做大徵的陛下只想带缇兰云游天下,可是当初皇兄自杀而朕的弟弟妹妹还小就剩下朕适合做这个陛下”鉴明拍了拍帝旭的肩膀“我知道阿旭从来就不想做陛下,只想做个闲散王爷”“鉴明今晚就留下来陪朕喝酒”鉴明看的出季昶做的事情让帝旭伤心“好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帝旭笑着说道“不醉不归就不用了免得你家娘子来说朕”



帝旭让人拿来了两壶酒来喝这时一团黑影却进来了金城宫“帝旭今日我要了你的命”帝旭躲过了黑影袭来的一掌“护驾,阿旭你没事吧”鉴明护在了帝旭面前。“今日我要你们死”黑影再一次袭击黑影拿去飞镖朝帝旭的方向弄去帝旭来不急躲开飞镖弄到了左肩,黑影看到帝旭受伤露出了笑容“帝旭你中了我的毒,你活不久了”黑影说后就飞走了鉴明赶紧叫人去追,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身边“阿旭你没事吧?”帝旭吐了一口血后就晕倒了。



黑影办完事后就来到了昶王府“殿下你叫属下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昶王从上面走了下来笑着说到“很好皇兄中了毒眼下他的孩子又小到时候我们只要抓住他的孩子和他的皇后威胁他退位”黑影跪在地上说道“那殿下要如何处理方鉴明呢?”“他方鉴明如果愿意帮我本王就留他,不肯本王就杀了他。”





互相吃醋


缇兰回到俞安宫后就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为什么要误会我?你明明知道在我心里永远就喜欢你一个人而你还要误会我喜欢别人了”缇兰想起帝旭刚才说的话生气。外面的白芷敲着门说道“娘娘你开一下门,你不要这样对自己你生气了打奴婢也可以”缇兰对门外的白芷说道“白芷我没事,你们也去休息吧我自己你照顾好知道的”白芷听到了缇兰的声音后放心了不少“娘娘你真的不用奴婢进去吗?”“不用的白芷”


帝旭第二天去俞安宫的时候吃了闭门羹缇兰死活也不让帝旭进来而帝旭只能离开回自己的宫殿,帝旭心想这下好了缇兰真的生气了。过了几日后帝旭下朝后在御花园看见了缇兰,而缇兰看见帝旭转身就走“怎么不想看到朕,这么久没有看到朕就没有想朕了?”帝旭走到了缇兰的身边横腰抱起缇兰“陛下你放我下来”帝旭笑着说道“我就偏偏不放,我就这样抱你去俞安宫顺便看一下瑜儿,几日不见我可是每天都在想你”帝旭一路抱着缇兰回到了俞安宫,缇兰到了俞安宫就赶紧让帝旭放自己下来而乳娘也抱来了小帝姬“几日不见瑜儿又长了不少,有没有听你母后的话”缇兰笑着说道“陛下瑜儿现在还小每天当然是吃饱喝足睡觉”帝旭看着缇兰说道“小的倒是就听话,可是这里有一只小兔就不怎么听话看见我还要躲开不肯叫我的名字”帝旭一边说一边靠近缇兰“皇后你说是不是呢?你觉得朕应该怎么罚这只不听话的兔子呢?”缇兰知道帝旭口中说的兔子就是自己“陛下是天下共主那有人不敢不听你的话呢?”帝旭笑着说道“可是偏偏就有,她就很不听话朕当时生气了还吃了一点醋说了一点狠话她就不想理朕了”缇兰楼了帝旭的脖子“那陛下你知道那只兔子为什么不理你吗?”帝旭摇了摇头“因为那只兔子也被伤到了,你说那些话谁听了不生气呢?还误会我”缇兰说后手就离开了帝旭的脖子转身抱了小帝姬去乳娘那。帝旭看着缇兰到现在还不肯叫自己的名字又生气的离开了。等到帝旭走后白芷来到了缇兰的身边“娘娘奴婢刚才看着陛下生气的就离开了俞安宫,你和陛下是不是吵架了”缇兰喝了口茶摇了摇头。


帝旭从俞安宫回到了金城宫后就怒气冲冲的同意了前几日大臣让他充盈后宫的事情,而这件事情也被缇兰知道了晚上的时候帝旭让缇兰来到了金城宫“臣妾参见陛下,不知陛下叫臣妾来所为何事?”帝旭向前拉了缇兰的手走到了书桌前“朕想让皇后看看要朕纳那位大人的女儿进宫”帝旭说后打开了几幅画卷给缇兰看“纳妃是陛下的事情陛下喜欢那个就让那个进宫”缇兰说后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她以为帝旭真的嫌弃她了不爱她了,之前无论缇兰做错了什么帝旭惩罚她后又立马和她和好了,而这次帝旭居然要纳妃了“怎么皇后不愿意帮我看看”缇兰笑着说道“臣妾愚笨不知陛下喜欢那个所以无法替陛下做主”缇兰说后准备要走的时候被帝旭叫住了“皇后既然选不出那就只能朕选择了,朕就选那澜州顾大人的女儿顾湘泠,皇后觉得如何?”缇兰背着帝旭擦了擦眼泪“只要是陛下喜欢就好”缇兰说后就离开了。


几天后顾湘泠就进宫了帝旭封了她个泠容妃赐居钟粹宫。缇兰自从帝旭封妃后就再也没有和帝旭见面了,这天缇兰在凉亭坐着的时候看见了汤乾自,汤乾自看见了缇兰就走了上去“臣参见娘娘”缇兰叫了汤乾自起来“娘娘今天怎么看起来不开心,臣愿意舞剑博娘娘开心”汤乾自说后就开始舞剑了,而缇兰看着看着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可这时候帝旭偏偏就来了“好雅兴汤大人不在家里陪你的老母亲,反而来朕的后宫”缇兰看见帝旭来赶紧从椅子上起身“臣妾参见陛下”帝旭二话不说横腰抱起缇兰就走“汤大人往后没有朕的旨意你就不要在宫里走动了,改日朕会给你安排一桩婚事的”汤乾自供手谢过帝旭。帝旭一路抱缇兰抱回了金城宫放在了床上低头就吻了缇兰在缇兰耳边说道“以后你想看舞剑告诉朕,朕舞给你看”缇兰想推开帝旭双手却被帝旭抓的死死的。


晚上的时候帝旭让缇兰留在了金城宫“今晚朕不许你回俞安宫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瑜儿乳娘会照顾好的你不用担心”缇兰听到了帝旭的话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晚上睡觉的时候帝旭把缇兰搂的紧紧“陛下你松开一点”帝旭却不听“怎么之前朕这样搂你睡觉的时候可是没有这么说,可是因为今天朕说了你的汤大人你才这样的?”缇兰听到帝旭说的后面一句去的不行“陛下怎么可以这么误会臣妾你明明知道在臣妾心里我就喜欢你一个人而你却说我和汤大人有私情,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吗?那是因为……”缇兰还没有说完就被帝旭吻上了“缇兰我喜欢你,我爱你,你说你不开心是不是因为我纳妃了你吃醋了”帝旭吃醋两字故意在缇兰耳边说道“我当然没有吃醋,臣妾怎么可能吃醋”帝旭捏起缇兰的下巴问“真的没有吃醋吗?”缇兰点了点头可是她的眼睛在说谎“可是你的眼睛在告诉朕你吃醋了,今日朕也吃醋了朕不想缇兰的对着别的男人笑”帝旭说后吻了缇兰的额头“缇兰你知道吗?我爱你我那天纳妃进宫后我就开始后悔了自己当时做的决定”帝旭说后还把缇兰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我不想缇兰叫我陛下,我想缇兰叫我的名字缇兰你放心那位泠容妃我会把她送去宫去的”缇兰摸了帝旭的脸“陛下缇兰也爱你,缇兰那天听到你要纳妃的时候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不爱我了”缇兰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傻瓜我怎么会不爱你呢?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要你呢?而且缇兰还为我生了两个可爱的孩子。而且以后不能再叫我陛下了,要叫我的名字”帝旭说后把缇兰搂的更紧了。






帝后闹别扭


如今海市的肚子已经开始大起来了,这天她来俞安宫找缇兰“海市如今你肚子都大了起来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反而来找我”缇兰赶紧拉着海市坐在自己的美人榻上“大夫说了要多多走动才行不然将来生孩子就困难了”缇兰摸了摸海市的肚子“海市你这胎我看八成是女孩子”海市笑着说道“缇兰怎么知道是女孩子呢?万一是男孩子呢?”缇兰笑着说道“因为我想和海市结个亲,将来如果这胎海市生的是女儿你您一定要把她嫁给我嫁惟允”海市拉着缇兰的手说道“好我答应缇兰的要求,那缇兰也要把小帝姬嫁给我家笙儿”缇兰也答应了。缇兰看着外面的天气风和日丽就想和海市放风筝“海市想不想放风筝”海市点了点头“那我们去放风筝,不过你要小心一点”海市答应了缇兰。


缇兰和海市来到了俞安宫殿外放起了风筝,而缇兰风筝的线突然断了风筝不知道落在哪里了“糟糕了风筝的线断了”海市叫白芷帮自己拿下风筝而她来到了缇兰这里“怎么了缇兰,风筝飞走了就让它飞走吧”而缇兰却要把它找回来“海市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看风筝往那个方向落应该是落在了御花园上了”缇兰说后就去捡风筝了,而海市叫白芷和缇兰一起去。缇兰来到了御花园而风筝夹在了树上缇兰立马去拿了梯子就去拿风筝了,正在要下来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到了裙摆要摔下来时还好被从黄泉关来的汤乾自给接住了“娘娘怎么如此不小心”缇兰赶紧从汤乾自的怀里出来“多谢大人又一次救了我,大人从黄泉关回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要来告诉陛下”汤乾自解释道“臣回天启是来看望臣的母亲的,臣已有多年未见自己的母亲”缇兰想来也是。缇兰和汤乾自有说有笑的画面被帝旭看到了“皇后你在这里干什么?”汤乾自看到了帝旭来赶紧收了笑容“汤大人朕同意你回天启不是让你来朕的御花园看朕的皇后的”帝旭说后直接把缇兰拉着就带到了金城宫“汤乾自一来皇后怎么就突然想放风筝了还那么巧在御花园看到了汤乾自”帝旭说着后却一步一步的靠近缇兰而缇兰只能一步一步往后退“我是看今天天气好就同海市一起放风筝了,陛下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了海市还在等我”缇兰睁开了要靠近自己的帝旭“难道朕没有叶海市重要吗?”缇兰听到这话就知道这家伙又吃醋了“阿旭在缇兰心里当然很重要的”缇兰说后亲了帝旭的脸就走出了金城宫,而帝旭被气得不行。缇兰居然不给自己解释刚才和汤乾自说什么说的那么开心。


海市离开俞安宫后晚上缇兰就拿着自己做的糕点来金城宫找帝旭“是谁允许你进来的,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进来”这时的帝旭还在气头上“怎么连我也不行吗?”帝旭看着缇兰拿着食盒进来放下了手中的折子起身就来到了缇兰的身边“对你也不行,金城宫是朕住的地方皇后要进来也要让穆德庆通报一声”缇兰拉了帝旭的袖子“可是阿旭不是说准我不守规矩的吗?准我自由出入金城宫吗?”缇兰说后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折子然后腾空一点位置出来放自己为帝旭做的东西,缇兰把食盒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打开了食盒拿出里面的糕点“阿旭别气了,你看我都给你亲手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糕点”缇兰把糕点送到了帝旭的嘴前可是帝旭却躲开了“我不喜欢吃糕点太甜了,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缇兰看着帝旭不吃自己做的糕点就问起了帝旭“阿旭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阿旭如果生气了那缇兰以后进来之前就会让穆内官给你通知一声再进来的”缇兰以为帝旭是因为她进来没有通报而生气殊不知帝旭是因为今天早上的事生气的缇兰看着帝旭没有出声知道帝旭是真的生气了“陛下臣妾以后不会这样了,也不会再想今天一样你不要生气了”帝旭笑着说道“生气对我很生气,我气你今天又让汤乾自抱你,怎么你每次都会这么巧去捡个什么都会遇见汤乾自还是你喜欢他?”帝旭说后还把缇兰做的糕点给摔了“你今天做的糕点会不会还送了汤乾自一份,你如果喜欢人家朕也可以成全你们的改日朕就对外宣称皇后因病逝世”缇兰看着帝旭这样简直不可理喻“陛下说我什么都行?可是你怎么可以误会我和汤大人呢?你明明知道的在我心里我就只有陛下你,而陛下却来误会我,我们两个人这段时间还是不要见面吧”缇兰说后就离开了金城宫 。过了一会儿帝旭后悔了“我怎么又和缇兰吵架了,好端端为什么要误会她呢?我怎么不知道在你心里永远就只有我一个人”帝旭看着地上被自己摔坏的糕点为自己刚才做的事情感到后悔。心里想着这下又怎么哄缇兰开心,刚才把话说的那么难听这下不知道这几天俞安宫的门自己能不能进了?而自己不能进俞安宫那自己就要孤苦伶仃的在金城宫渡过了,帝旭现在非常后悔当初就不应该答应缇兰去俞安宫住。缇兰当初还和自己说好的有了孩子就一定回凤梧宫住可现在到了生了两个孩子也不回凤梧宫住说什么自己喜欢俞安宫,帝旭决定一定要让缇兰回凤梧宫住,如果缇兰不答应就把她给扛回来。





不负相思 第十三章


缇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海市进来的时候就发现缇兰已经醒了“缇兰你醒了”缇兰穿着鞋子就要去褚仲旭哪里“缇兰不要那么着急,吃一点饭再去”缇兰犹豫了一下“你放心这次我们没有下安眠药了”缇兰拿起饭就吃了起来,缇兰吃后就来到了褚仲旭这里“缇兰刚才御医说了阿旭现在情况好多了,可能这几天就会醒来”缇兰听到褚仲旭的情况好多自己也很高兴“那就好,鉴明晚上我来照顾阿旭就好了,你也去休息一下”缇兰看着鉴明也照顾了褚仲旭一天了就让他去休息了。缇兰握着褚仲旭的手“阿旭你要快点好起来,我们不是说过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你还说要娶我的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缇兰说后摸了褚仲旭的脸,褚仲旭在第二天的早上就醒来了,他醒来的时候发现他的手被缇兰枕在脸下“是我太想见缇兰了吗?出现了幻觉”褚仲旭摇了摇头而缇兰这时也醒了过来“阿旭你终于醒了”缇兰扶身就抱了褚仲旭哭了起来,褚仲旭拍了拍缇兰的背“我还以为你不会醒来呢”缇兰抱着褚仲旭楠楠说道,褚仲旭听到缇兰是同海市和苏铭轩一起来黄泉关就立马教训了缇兰“什么?你怎么可以来黄泉关”缇兰摸着褚仲旭的脸“我就是担心听见你受伤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褚仲旭看着缇兰还在哭就给她擦了擦眼泪“好了不要哭了,我不许我的兰儿再哭了”褚仲旭把缇兰抱着躺在自己的怀里“我不允许我的兰儿再为我流眼泪了”缇兰躺在褚仲旭怀里“缇兰没有哭,我是高兴所以才流眼泪的”缇兰在褚仲旭的怀里蹭了蹭“阿旭饿了吧,我去弄点吃的给你吃随便告诉鉴明你醒了”缇兰说后就出去了给褚仲旭弄吃的还告诉了鉴明褚仲旭醒了,鉴明来到了军营看到了坐在床上的褚仲旭“阿旭醒了,你昏迷的这些天缇兰倒是日夜不分的照顾你,”鉴明告诉了褚仲旭这些天是缇兰在照顾他的还为了他有时候不吃不喝的也不睡觉“这个傻丫头要是把自己弄生病了我可就心疼了”鉴明还告诉了褚仲旭过不了多久鹄库的军力就抵不住“很好这次希望鹄库能乖乖同大徵结好归顺于大徵”这时缇兰端了汤进来“阿旭我给你熬了点汤”鉴明看到缇兰来了自己也就走了,缇兰盛了碗汤就给褚仲旭“阿旭你要多喝点”褚仲旭笑着说道“我都昏迷了这么久了,手也没有力气了我要兰儿喂我”说后就开始慢慢的靠近缇兰,缇兰被褚仲旭的举动弄的有点害羞了“那……我喂阿旭喝”缇兰拿起了勺子就一勺一勺的喂给褚仲旭喝汤。


缇兰喂好了褚仲旭汤后,褚仲旭让缇兰给自己换药虽然这些天都是缇兰给褚仲旭换药的,但是之前褚仲旭是昏迷不醒现在褚仲旭醒了缇兰给他换药就有点害羞“怎么兰儿不敢还是害羞,我听鉴明说这些天都是你给我换的”缇兰赶紧说道“我给阿旭换药”缇兰说后就把褚仲旭身上的纱布取了下来为他上药,缇兰给褚仲旭上药的时候还给他吹了一下“阿旭疼吗?”褚仲旭这时却抓住了缇兰把她一翻身压在自己身下“不疼有兰儿在,我不疼”褚仲旭说后就抬下头吻了缇兰而缇兰手里的药也掉了下来,而就是这个时候海市突然进来了“缇兰我拿了几个果子给你和殿下可以……吃”海市看见了褚仲旭把缇兰压在身下吻着她,缇兰看见了海市来赶紧推了褚仲旭一把起身“缇兰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们继续”海市说后就跑了出来,而褚仲旭这时却假装被缇兰弄到了伤口晕倒,缇兰回过头看见了身后的褚仲旭晕倒了“阿旭你怎么会晕倒”缇兰刚才明明是推了褚仲旭的肩膀不会晕倒的,缇兰手忙脚乱的想要去叫御医却被褚仲旭抓住了手“原来我的兰儿这么关心我”褚仲旭说后笑了笑“阿旭你就会拿我开玩笑”缇兰起身就准备走了而褚仲旭却抱住了缇兰“缇兰我爱你,你给我的平安符信我都看了,还有你给我的同心结我到现在还戴在手上” 缇兰回头楼了褚仲旭脖子“缇兰也爱阿旭”缇兰说后踮起脚吻了褚仲旭。而这下是鉴明看到的“阿旭需不需要我……”鉴明看到了缇兰吻着褚仲旭就立马出去了,缇兰看到鉴明也看见了就立马松开了褚仲旭“怎么了?兰儿害羞了”“这下连海市鉴明他们都看到了”缇兰惊慌失措的说道“都怪你这下好了被他们看的一清二楚了”褚仲旭却不以为意楼着缇兰说道“没事的我们不是也看过鉴明吻海市。”说会还啄了缇兰额头一口


此时军营外的海市问鉴明“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殿下受伤了还有这操作”鉴明笑着对海市说“我刚才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缇兰就吻阿旭”海市听到鉴明说缇兰主动吻阿旭有点不可思议,而鉴明慢慢的靠近海市而海市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突然就踮起脚亲了鉴明,鉴明也吻了海市。




小帝姬满月

 今日是小帝姬满月的日子,晚上的时候帝旭设了家宴让褚季昶和褚琳琅还有鉴明海市夫妻两人一起来吃惟瑜的满月酒。帝旭的宴席设在了霜平湖上庆祝。“缇兰等到惟允再大一些朕就让他监国然后我们就一起去游山玩水”缇兰笑着说道“那有让这么小的孩子监国的,要游山玩水也应该等到惟允及笄之年再说”缇兰说后就同帝旭一起来到了宴会上“今日是朕的小帝姬满月之日,朕今日开心”惟允走了出来“父王母后儿臣现在大了,会保护妹妹了”惟允说后来了缇兰的身边“母后知道惟允是最棒的,都知道要保护妹妹了”缇兰说后拿了糕点喂给惟允吃,而褚仲旭看到缇兰喂惟允吃自己也张开了嘴巴“我也要夫人喂我吃”缇兰看了周围的人都是自己人都有点害羞了“陛下还是自己拿着吃吧”台下的海市看到帝旭这样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陛下这也太幼稚了,多大的人还要缇兰喂”鉴明笑着说道“你这不懂,这叫做夫妻情趣”说完就喝了一口酒而海市也想喝被鉴明阻止了“不许喝怀孕了还要喝酒你就不怕伤了孩子”鉴明说后倒了一杯水给海市喝,宴会结束后缇兰就跟着帝旭来到了金城宫。


“陛下你走慢点我都跟不上你了”帝旭没有牵着缇兰的手就来到了金城宫,缇兰知道帝旭在生气刚才在宴会上没有喂他“好了,我的好陛下不要生气了”缇兰楼着帝旭的胳膊说道“我没有名字吗?还一口一个陛下”“好了我的好阿旭好夫君你就不要再生我的气了”缇兰说后就去桌子上拿了橘子掰给帝旭吃“阿旭啊张嘴,我掰橘子给你吃”帝旭生气但是嘴巴还是不受控制的张开嘴巴“好吃吗?”帝旭吃完了口中的橘子说道“好吃就是不怎么甜”缇兰听到帝旭说不甜自己也尝一下“我觉得挺甜的”而帝旭看着缇兰的嘴唇吻了上去“这才叫甜”缇兰知道帝旭又开始不正经了“阿旭你怎么老是这么的不正经你好歹你也是帝王”帝旭突然把缇兰杠起放在肩膀上“阿旭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帝旭却不放开缇兰“帝王也有不正经的时候,而且今晚在宴会上我的气还没有消等一下我要好好的惩罚你”帝旭说后就把缇兰杠到了里面的寝室去了,夜里又是一番云雨折腾。


第二天帝旭醒来的时候缇兰还没有醒来,昨晚的缇兰被帝旭折腾到了很晚缇兰这下知道了自己的夫君生起气来无论她怎么求他都是无用的而今日是休沐所以帝旭也不用去上朝“还真是个小赖猫到现在还没有醒来,可是在怨我昨晚折腾你太久了”帝旭说后吻了缇兰。缇兰被帝旭这么一吻也醒来了“还疼吗?”帝旭楼着缇兰说道“下次还敢不敢惹我下次,下次再惹我生气我就让你三天下不了床”帝旭后面几个字故意在缇兰耳边说的很慢“阿旭你……”缇兰突然抓起帝旭的手咬了起来“啊……痛,你这是要谋害亲夫吗?”缇兰笑着说道“是阿旭欺负我在下,我这是以牙还牙”帝旭捏起缇兰的脸“看来昨晚的教训还不够,没事我今日有的是时间”缇兰看着帝旭一脸邪笑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帝旭已经欺身而下当帝旭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声音“娘娘,殿下来金城宫找你”缇兰听到惟允来找自己立马推开了帝旭“这小兔崽子不好好去国子监学习还敢来找缇兰”缇兰梳妆打扮后就出来了而帝旭则怒气冲冲的出来“不好好学习,来找你母后干什么”惟允给帝旭行了个礼“父皇,母后答应儿臣今天给儿臣做好吃的,儿臣去俞安宫看不到母后所以就来金城宫找母后”惟允说还牵着缇兰的手就走“母后我们快去俞安宫做好吃的,而且你今天还没有看到妹妹”帝旭就这样看着缇兰就这样被惟允给带走了“穆德庆去国子监告诉太傅往后惟允的功课每天给朕加多”穆德庆连慢点头赶紧快速的去国子监他害怕晚一步自己头上的脑袋就不保了,就真的要去邙山了。




小帝姬

  随着缇兰肚子越来越大,距离生产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晚上帝旭在俞安宫在床上楼着缇兰“缇兰这一世有你我就够了”缇兰摸了帝旭的脸“阿旭缇兰这一世有你就足已”帝旭脸贴在了缇兰的额头上手抚摸着缇兰的肚子“朕希望缇兰你这一胎是女儿”缇兰笑着说道“阿旭原来喜欢女儿呀!”“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这天是缇兰生产的日子,帝旭在俞安宫外面焦急的等待“怎么生了这么久还没有好”“陛下,娘娘都生了两个时辰了按道理应该生了呀?”穆德庆说道,而俞安宫里面“娘娘用力啊,都已经快看到头了”产婆说道,而缇兰满头大汗海市在旁边侯着“缇兰你一定可以的”缇兰此时已经快要没有力气了,白芷看到了缇兰苍白的脸色而海市也看到了“缇兰你不能晕过去”白芷赶紧在桌子上拿了一片参片含在缇兰的嘴里。缇兰的叫声让外面的帝旭听的心疼“不行我要进去,缇兰都已经生了这么久”鉴明赶紧阻止道“阿旭万万不可你进去会分散缇兰生产的注意力”帝旭没有听鉴明说的话自己就冲了进去,他看到了床上没有一丝血色的缇兰“陛下娘娘她使不上力气来,这样……恐怕要难产”产婆颤抖的说道,“朕告诉你们又是皇后有事朕要你们陪葬”里面的人跪在地上“奴婢一定会让娘娘平安生下皇子的”帝旭来到了缇兰的身边“缇兰朕来了”缇兰看了帝旭一眼“阿旭你还是出去吧,我不想你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帝旭抓了缇兰的手“不我不会走的,我会在这里陪你的”帝旭握着缇兰的手,帝旭听着缇兰生产时的那种疼直接把自己的手臂给缇兰咬“缇兰来咬这里,你咬了就不会疼”帝旭把手臂放在缇兰嘴巴给缇兰咬。过了一会儿缇兰终于生了出来而缇兰也晕倒了,“恭喜陛下娘娘生了小帝姬”帝旭看着缇兰晕倒了立马就御医进来。



缇兰一昏迷就是三天到了第三天晚上的时候缇兰才醒了过来“缇兰你醒了,你还没有看到我们的孩子吧”帝旭让乳娘去抱孩子过来“缇兰你生了个小帝姬,她长的像你”帝旭抱着孩子给缇兰看“她长的也像陛下”缇兰说后摸了帝旭的脸“缇兰在你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我给她取好了名字叫褚惟瑜这个名字你喜欢吗?”缇兰靠在帝旭的怀里说道“喜欢只要阿旭取的我都喜欢”缇兰说后撩起了帝旭的袖子看到了她生产时把自己的手臂给自己咬还留下了不怎么明显的咬印“阿旭那天被我咬这样一定很疼吧?”缇兰说后还流了眼泪,帝旭为缇兰擦了擦眼泪“不疼的,那天你生产的时候才叫我疼,我们以后再也不生了有惟允还有惟瑜就够了。”帝旭说后楼了楼缇兰。


这才是我理想的兰旭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