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从一开始的厌弃她一心想让她在和亲的路上死,到后面的离不开她,后来缇兰还是比帝旭先走一步而帝旭却抱着缇兰痛哭不放开她。直到最后他们彼此都爱惨了对方。

注撵王君



这天帝旭派人去注撵把注撵王君抓来天启,帝旭要亲手杀了注撵王君然后辅佐紫簪的夫君为新的注撵王,注撵王被带到天启后就被关在牢里,他在里面骂着帝旭“褚仲旭你给我滚出来,你竟然敢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岳父你孩子的外祖父”无论注撵王怎么喊就是没有人回应他,帝旭来到了俞安宫“缇兰朕把你的父王抓来大徵还要杀了他,你会不会恨朕”缇兰给帝旭扶平了眉毛“缇兰是站在阿旭这边的,无论阿旭做什么缇兰都不会恨你的”缇兰知道自己的父王野心勃勃狂妄自大,如今她也不会去求帝旭救他的。帝旭来到了牢里看注撵王“褚仲旭我告诉你最好放了我,你就不怕缇兰知道吗?”帝旭听到他说缇兰就来气“放肆敢叫朕与皇后的名讳”帝旭让人扇了注撵王的嘴巴,“朕告诉你朕会留你个全尸的”帝旭说后准备走的时候,注撵王却突然说道“要死我也要见缇兰”注撵王说后就大笑了起来。这时海市听到消息就来到了俞安宫“缇兰你真的不救你的父王吗?”缇兰给海市说了自己从小到大的事情以及注撵王是如何对她的“海市我父王狂妄自大,还敢私下培养自己的势力,而且我父王知道有我这个女儿还是从阿姐的口中才知道的,”海市听缇兰告诉她有关注撵王的每一件事。“缇兰没有想到原来你这注撵的生活过的这么不容易”海市拍了拍缇兰的肩膀海市过了一会儿就走了,海市走后帝旭就来到了俞安宫“缇兰你知道吗?今天朕去牢里见了你的父王他要见你”帝旭坐在缇兰的身边说道“那缇兰就去见他 ,”帝旭摸了缇兰的脸“那朕同你一起去”帝旭和缇兰一起来到了牢了,帝旭在外面等着缇兰而缇兰进去看了她的父王,注撵王坐在牢里看见缇兰来就开始骂缇兰“叛徒居然让帝旭抓我来到天启”缇兰走到了注撵王的身边“父王你本来就是有错在先你怎么可以如此狂妄自大,野心这么大居然想……”注撵王大笑到“我这怎么做都是为了注撵,你最好让帝旭放了我”注撵王君抓住缇兰的手说道“父王我不会给你求情,你就等着惩罚吧,我没有想到父王的野心大到居然要让注撵成为第一强国,我是不会让我的孩子给你当傀儡皇帝的”缇兰说后准备要走的时候注撵王还在骂缇兰诅咒缇兰“缇兰你这样就不怕龙尾神怪罪你恨心杀了自己的父王吗?”缇兰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缇兰走了出来的时候帝旭看到了缇兰脸色很不好赶紧来到缇兰身边点晕了缇兰把拦腰抱起“睡吧,不知道这注撵王君跟你说了什么刺激的话”帝旭把缇兰抱回了俞安宫让白芷点了安神香。


几天后注撵王就被赐死尸首送回注撵安葬,而紫簪的夫君也做上了注撵王让注撵的百姓安定生活。而缇兰这胎的孕吐比之前怀惟允还要严重,帝旭每天上完朝就来到俞安宫“怎么这胎比之前怀惟允的时候还要折腾你,缇兰搂了帝旭的后背“缇兰没事就是孕吐比之前怀惟允的时候还要多而已”帝旭摸了缇兰的脸“药喝了吗?看你最近都廋了”缇兰笑着说道已经喝了。




————————————————————————————

由于本人学业繁重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可能要断更了,等到我考试结束后就回来更新,更新时间大概在6月10号就恢复更新。大家放心我是不会弃坑的😂




帝旭伤缇兰



最近帝旭上朝听的最多的话就是帝旭太宠缇兰让注撵王君得意忘形自己暗中培养兵士来强大自己的国家,而大臣们也开始让帝旭废后要立大徽的名门之女为后还要让帝旭应当充盈后宫“陛下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女子,还望陛下不要沉迷于皇后”王丞相说道“臣望陛下赐死皇后让注撵王君的计划不得逞”帝旭听他们的话气的不行摔了卓上的折子“诸位爱卿事一码归一码,但是皇后是朕的妻子朕不会杀了她的”帝旭说后就退了朝,帝旭退朝后就来到了敬城堂这时有探子来报“陛下如今注撵王君自从皇后生了殿下后就在注撵狂妄自大,而且还……”帝旭听到探子往后面就不敢说“而且还什么快说”“而且注撵王君还偷偷的培养兵士和联合附近的邻国来强大注撵还说……什么陛下是他的女婿他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会支持”帝旭听到探子说的话气的把桌子上的东西推掉“注撵王君果然胆大,朕是天下共主还轮不到你叫朕做什么朕就做什么”探子跪在地上“陛下息怒,注撵王君敢这样是因为皇后娘娘,注撵王君还说小殿下将来是大徵的天子,倒时候只要向自己的外甥要什么都能完成”帝旭听到这话就已经气的不行“无理竟然不把朕不放在眼里”帝旭叫探子退下后让他不要告诉缇兰。这是王丞相要来了敬城堂“臣有事要同陛下讲”帝旭一猜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大人要说的是不是关于注撵王君的事情,朕已经知道了”王丞相跪在地上“那陛下就必须做出表决出来”帝旭知道王丞相的话中话“朕知道怎么处理 不用大人对朕说”王丞相知道帝旭怎么处理后就起来了。帝旭走出敬城堂来到了俞安宫“陛下你不要进去吗?”穆德庆问帝旭,帝旭站在俞安宫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进去就回到了金城宫,帝旭回到金城宫后就开始柔起自己的眉心“缇兰不管怎么样朕都不会伤害你的,但是你的父王没有把朕放在眼里朕必须给大臣一个交代”帝旭知道缇兰没有错,但是为了大臣他不得不要演戏开始对待缇兰不好让注撵王君知道,“穆德庆晚上叫纯容妃来金城宫顺便让皇后也来”穆德庆也不知道帝旭怎么突然想让纯容妃来但是也没有问就照做了,内官来到了明霞宫宣旨,纯容妃听到今晚去金城宫开心极了“果然注撵王君出来做妖陛下就开始讨厌皇后”晚上的时候纯容妃穿了一件非常薄的衣服就来到了金城宫“臣妾参见陛下”帝旭披着头发“起来吧,你来了宫中这么久朕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纯容妃说道“臣妾叫王雅婷”帝旭笑着说道“王雅婷好名字,那朕以后就叫你婷儿可好”帝旭让她走到前面来,纯容妃走到了帝旭面前,帝旭用手抬了她的下巴“果然是个美人胚子,朕之前还没有注意到”帝旭把纯容妃带到了镜子前给她拆发簪“陛下这个臣妾自己来弄就好了”帝旭让她坐下。而这时缇兰拿着食盒来到了金城宫,而帝旭准缇兰不招而入,“阿旭,你看看我今天做了雪花酥”缇兰抬头就看见了帝旭和纯容妃两个人在一起,“放肆进来也不让穆德庆告诉朕一声就进来了”缇兰走到了帝旭面前“是臣妾鲁莽下次一定不会了,臣妾带了点吃的给你吃”缇兰说后还打开了盒子里的雪花酥拿给帝旭吃,而帝旭却不领情“皇后你没有看到朕同纯容妃在一起吗?”帝旭还把缇兰做的东西给打翻了“朕最讨厌的就是皇后做的甜食”缇兰看到帝旭把她做的东西打翻了就拉起了帝旭的手“阿旭,你怎么了,你之前不是说最喜欢我最的东西”帝旭把缇兰拉自己的手给拽开“皇后也太放肆了在宫中多年连规矩还没有学好还叫朕的名讳,你没有得到朕的允许就进金城宫”缇兰看着眼前的帝旭不像同之前一样“阿……是臣妾鲁莽没有得到陛下的允许就进来,臣妾愿意接受惩罚”帝旭知道刚才对缇兰这样太残忍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惩罚难道朕没有惩罚过你吗?不如朕的惩罚就是让皇后今晚在屏风外看我如何宠幸朕的婷儿”缇兰流着泪水说道“臣妾不敢,还望陛下换别的”缇兰千想万想没有想到帝旭要怎么惩罚她,缇兰起身就准备离开,“朕准你走了吗?”而纯容妃看出帝旭已经不喜欢缇兰就故意刁难她“娘娘你这规矩是白学了吗?”缇兰想继续走出去却被帝旭拉了回来“看来朕的话你没有听到了”帝旭拉着缇兰的手又把她推在地上,“娘娘你嫁到大徵多年怎么规矩学的这么不好,陛下的名讳你也敢叫还不穿大徵的服式”纯容妃越来越得意,“陛下之前说准我不招而入,准我叫他的名字还说喜欢我做的东西,还说永远都不会伤我,陛下说的话还算数吗?”缇兰流着眼泪起身问着帝旭,帝旭此时是攥紧拳头“朕之前年少无知才对你说出样子的话,没有想到皇后还记得,皇后应该要知道人是会变的”缇兰听到了帝旭的话已经明白了“阿旭我这是最后一次叫你的名字我想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厌倦了我?”纯容妃听到缇兰叫帝旭的名字直接打了缇兰一巴掌“娘娘居然这么放肆还敢叫陛下的名字”帝旭看到缇兰被打心疼极了“那朕告诉你,朕不会厌倦你但是朕现在不想看到的人是你”纯容妃来到了帝旭身边“陛下 臣妾刚才听到娘娘叫你的名字才打的”帝旭牵起了纯容妃的手“无妨朕不会怪你的,是皇后僭越叫朕的名讳”缇兰被帝旭这句话深深伤到了“陛下刚才是臣妾僭越了,臣妾会好好的学习规矩和永远不会出现在陛下面前”帝旭知道刚才说的那些话已经把他的缇兰伤的不轻了“皇后有自知之明也好,你就回去吧免得打扰朕和纯容妃欢爱”缇兰被帝旭这句话伤的太深直接就跑了出去了,而缇兰出了金城宫门口后就吐血晕倒了。“陛下如今娘娘也走了就让臣妾服侍你吧”纯容妃说后就开始动手给帝旭解衣,这时帝旭听到外面穆德庆的叫喊声立马飞快的跑出外面,他来到外面的时候看到了晕倒的缇兰躺在地上还有缇兰吐的血,帝旭赶紧把缇兰抱进去叫穆德庆叫御医来。帝旭把缇兰抱进来的时候纯容妃还在说缇兰“娘娘又是在演那一出戏”纯容妃说后还拿了水泼缇兰,帝旭看到缇兰被泼还有刚才那一巴掌现在脸上还有印记立马叫内官进来把她贬入南宫“陛下臣妾这是为了陛下好,请你不要把臣妾弄去南宫”帝旭立马叫人马上带纯容妃去南宫。帝旭来到了缇兰身边“兰儿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对你,你快点醒来打我骂我也好”李御医来了“臣参见……”“不用了快来看皇后如何了”李御医来到缇兰身边给缇兰号了脉“启禀陛下皇后娘娘这是急火攻心才会这样的只是……”“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啊”李御医跪在地上“只是娘娘娘娘身体本来就孱弱刚才又受了那么多的刺激恐怕腹中的胎儿难保”帝旭来到李御医面前“能治还是不能治?朕命令你无论如何你都要让皇后还有皇后腹中胎儿没事不然你就拿你的人头来见朕”李御医被帝旭的话吓的瑟瑟发抖“臣一定会尽力救娘娘和娘娘腹中的胎儿”李御医走后帝旭来到了缇兰床榻边,摸了缇兰的脸“兰儿刚才你被那个贱人打一定很疼吧,还被我的话伤的很深吧”帝旭对着昏迷的缇兰说话。



第二天的时候缇兰还没有醒过来,这时穆德庆让帝旭去上朝,帝旭无奈只能先去上朝,朝堂上说的都是昨晚的事情“陛下你怎么可以让王丞相的女儿入南宫,你不能因为皇后晕倒就这样啊,说不定皇后是假装的”帝旭听到有人这么说缇兰立马拿了桌子上的杯子砸了对方“朕告诉你们,缇兰是朕的皇后注撵所做的事情都与缇兰无关,但是注撵王君所做的事情朕已经命人将他带来天启”帝旭说后就下朝去金城宫,这时白芷正在给缇兰喂药可是缇兰吃不下去“让朕来吧,你们都退下”帝旭把缇兰扶起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拿起了桌上的药把药喝到自己口中然后渡给缇兰“兰儿你一定要醒来”到了晚上的时候缇兰醒来她看见睡着的帝旭握着自己的手,她赶紧把手抽了出来帝旭被缇兰怎么一弄也醒了过来“兰儿你终于醒了”帝旭抱着缇兰而此时的缇兰已经被帝旭伤的太深了她推开了帝旭“陛下,你放心臣妾这就起身去南宫让你看不到臣妾的地方”缇兰带着哭腔和帝旭说,帝旭握着缇兰的手“不,朕不要兰儿离开我,兰儿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这样的对你说了那么狠的话,对不起缇兰”缇兰想挣脱帝旭握自己的手却力气太小反而跌到了帝旭的怀里“怎么这么不小心 ,伤到孩子了怎么办”缇兰从帝旭的怀中挣脱了出来“孩子……”帝旭又把缇兰揽在自己的怀里“怀孕了都不知道,怀孕了还这么不小心以后我不允许你这样”缇兰想或许是因为有了孩子帝旭才会这样对她吧,等到孩子出生了也许帝旭就会如同昨天一般“陛下放心臣妾会生下孩子让陛下交给更好的人抚养再去南宫的。”帝旭摸了缇兰昨晚被纯容妃打的脸“朕不允许你去南宫你就好好的生这个孩子永远不要离开朕,朕也不会让你的孩子交给别人抚养的,昨晚那个女人也太狠,竟然敢打你”“陛下臣妾现在不疼,多谢陛下的关心”缇兰现在每说一句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不同之前一样。



缇兰到了第二天中午就回了俞安宫,她刚到俞安宫的时候惟允就来了“母后听说你的肚子里有了一个妹妹了”缇兰摸了惟允的头“惟允怎么知道母后肚子里的孩子是妹妹说不定还是个弟弟呢”惟允笑着说道“惟允当然知道,因为惟允喜欢妹妹”惟允拉了缇兰的手“母后昨天我听白芷姑姑说你做了雪花酥,惟允还没有吃呢?”缇兰听到雪花酥就想起了帝旭说的话“惟允想吃吗?”“想”缇兰听到惟允想吃就去做给他吃,缇兰做好后就端了出来给惟允吃,这时帝旭来到了俞安宫“惟允吃什么呢?”惟允看到帝旭来就拿了一块雪花酥给帝旭“惟允你父皇不喜欢吃。”帝旭拿了惟允给他的雪花酥吃了起来“谁说我不喜欢吃了,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缇兰做的东西”惟允看到帝旭在缇兰的宫里立马把雪花酥端走跑去和方笙一起吃“陛下,你如果不想吃的话就吐出来吧,不用为了惟允这样”缇兰跪在地上说,帝旭看到缇兰跪在地上立马把她扶了起来“谁允许你跪在地上的,以后不能动不动就跪”帝旭把缇兰扶起来后抱在怀里“你做的东西我都喜欢吃,昨天晚上是我伤了你的心,我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你吧”帝旭把全部的事都告诉了缇兰“陛下你不用为了我这样,我父王这样做你应该对他做出惩罚,不该让他有非分之想”缇兰知道自己是注撵的庶出公主如果不是有紫簪阿姐经常来找她,她的父王还不知道有这个人,“陛下缇兰只不过是我父君用来巩固注撵强大的棋子”“缇兰我抓你父王来大徵,你会不会怪我?而且我不想缇兰叫我陛下,我要缇兰叫我阿旭”“缇兰不敢僭越,之前是缇兰不懂事才叫陛下的名讳的还有缇兰以后会穿中州的衣服和弄中州头式”帝旭对缇兰说了之所以怎么对她是因为让大臣知道她不是那么的得宠让注撵王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陛下,原来你是为缇兰好,缇兰谢陛下”缇兰往帝旭的怀里蹭了蹭“怎么还不愿意叫我的名字,我不喜欢你叫我陛下而且你穿什么衣服我都喜欢,不用听了那个贱人就这样”帝旭说后准备再拿一块雪花酥来吃结果发现没了“雪花酥呢?”缇兰笑着说道“被惟允拿去和方笙一起吃了”“朕还只吃了一块就被这小兔崽子拿了”缇兰摸了帝旭的脸“我以为阿旭不想吃我做的东西所以我就没有做多”帝旭突然抓住缇兰的手慢慢的靠近她“那你就要好好的补偿我了”帝旭说后就吻了缇兰。





缇兰醒了


缇兰服下了药后第二天就醒来了,她看见了帝旭睡在床榻下,她知道在她昏迷的这几日里都是帝旭在照顾她,这时帝旭也醒来了他看见了眼前的人儿眼睛红红的在哭“缇兰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如果你没有醒来朕就要让朕个太医院都给你陪葬”缇兰借着帝旭的力量让自己起来“我怎么舍得让阿旭一个人在这世上,这样阿旭就太孤寒了”缇兰眼睛通红带着哭腔同帝旭说话“缇兰你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吗?你不知道要是那苏鸣再深入一点我就真的要失去你了”帝旭说着话眉毛却皱了起来,缇兰伸手为他扶平眉毛“缇兰不会离开阿旭,缇兰是阿旭的妻子,缇兰愿一生一世,生死相随”帝旭把缇兰抱在怀里吻了缇兰的额头。“朕只要缇兰不要离开朕就好。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海市知道缇兰醒了就进宫来看缇兰“缇兰你知道吗?你吓死我了”海市握着缇兰的手“海市你看我现在不是好了吗?还好有你和鉴明在医书上查到了解药,我还要谢谢你呢”海市知道缇兰从来都不会怪别人的不是,“海市又不我们去看惟允还有方笙吧”海市的儿子同惟允在太傅哪里学习,缇兰和海市一起来到了学堂,惟允看见缇兰来直接扑到了缇兰的怀里“母后儿臣好想你啊,自从你病了父皇就不让儿臣去看你”缇兰拿了手帕给惟允擦脸上的汗水随后就同海市一起带他们来到凉厅上坐,缇兰拿出了莲花糕给惟允和方笙吃,惟允这时却抱了缇兰的大腿“母后你什么时候要和父皇给惟允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海市正在喝着茶被惟允的话给呛到了,而方笙也开始问海市“阿娘,你答应我的话可还算数”海市笑着说道“当然算术而且阿娘是不会骗笙儿的”而惟允还在不依不饶的问缇兰,缇兰无奈只能让惟允今晚来同她一起睡,惟允才消停。



晚上的时候惟允高兴的来到俞安宫,睡上了缇兰的床榻高兴极了,正在翻来覆去的时候他的父皇来了“你怎么在这儿,不好好去你的宫里睡觉跑来你母后这”惟允委屈巴巴看着帝旭“父皇是母后答应儿臣让儿臣今晚和母后一起睡觉的”帝旭却突然把惟允从床榻上给抱了下来“惟允乖,你现在已经长大不能同母后一起睡了要自己睡觉了乖去偏殿睡”惟允被帝旭抱下来后还想再上去却被帝旭阻止“父皇怎么可以每次同惟允霸占母后”这时缇兰沐浴后进来了“是谁要惹了我的小惟允不高兴”惟允跑过来告诉缇兰帝旭不让自己和缇兰一起睡觉,“这小兔崽子还学会告状了”帝旭突然走了过来在惟允耳边说了一句话后惟允立马就不和缇兰一起睡了要自己睡了“父皇说的对惟允长大了,要自己睡了不能和母后睡在一起了”缇兰突然捏起了惟允的脸“怎么了我的惟允你在母后的眼里都是小孩子,而惟允不是说了晚上还要听母后给惟允读话本子呢?”而惟允也想和缇兰一起睡但是抖不过他的父皇就自己跑去偏殿睡了,缇兰看到惟允走后就过来问帝旭“褚仲旭,你是不是和惟允说了什么才让惟允要去偏殿睡的”而帝旭笑嘻嘻的把缇兰抱起在缇兰耳边说“我告诉惟允今年给惟允一个妹妹”缇兰听到后瞬间把头埋在帝旭的怀里。





缇兰受伤


这天帝旭突然来到了明霞宫纯容妃高兴极了,“臣妾参见陛下”帝旭没有看她直接就进去里面了“纯容妃也来这宫中有几年了”纯容妃站在一旁慢吞吞的说道“陛下已有五年了”这五年帝旭只有来了几次明霞宫每一次来都是问罪的,“纯容妃这五年来朕确实刻薄了你,如今朕还你自由之身让你去寻找你喜欢的人可愿意”纯容妃突然跪在地上说道“陛下,臣妾不愿意臣妾深爱陛下不愿意离开陛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帝旭看了眼前这个女人有一点和缇兰相似之处就是同缇兰一样倔强“纯容妃如果不愿意的话,你可知道你接下来的日子都是在宫中渡过”纯容妃当然知道的,她为了得到帝旭的青睐不断的去学习缇兰的举止、性格。“臣妾知道,但是臣妾愿意等”“那纯容妃就等吧”帝旭说话就走了,她刚才看见了帝旭有看了她一眼以为帝旭心里肯定有她的。



上元节这天帝旭带缇兰来宫外玩,而缇兰叫了海市鉴明他们,他们四个人一起带着面具而帝旭不想缇兰老是和海市黏在一起就叫鉴明带海市去把的地方,而海市被鉴明带走后缇兰知道是她的夫君做的“走,为夫带你去放水灯”帝旭牵着缇兰的手就带着她去放水灯虽后就带缇兰去了一家酒楼吃饭帝旭带缇兰去包间,而这家酒楼藏了要杀帝旭的人,他们买通了小二让小二在帝旭的茶水里下了药水,然而帝旭准备要喝的时候就发现了水有问题但是为了想看他们想干嘛就和缇兰假装晕倒,果然门外的人听到里面有杯子落地的声音就进来了,进来的那个人是苏鸣当年他没有死而是逃到了鹄库哪里去勾结了鹄库的王君来杀帝旭,“帝旭啊帝旭没有想到吧,你也有今天”他想杀了帝旭的时候发现了旁边的缇兰他想把缇兰献给鹄库的王君准备叫手下带缇兰走的时候帝旭突然醒来杀了要带缇兰走的人而缇兰也跟着醒来,“帝旭你居然没事”帝旭看了苏鸣一眼“就凭你也敢来杀我,当年让你死里逃生是我的大意今日我必定要杀了你”随后帝旭把缇兰护在自己的身后随极杀了苏鸣的手下,苏鸣看到自己的手下都被杀赶紧下了楼,而楼下已经有了许多的苏鸣的人,帝旭让缇兰待在这里不要动自己下去,而帝旭一个人对付他们多人,鉴明海市听到街市的人说前面的酒楼在打架鉴明和海市跟着去看了,鉴明到的时候看见了苏鸣带了一批人在攻打帝旭就前往帮忙,他们把苏鸣的人杀了之后叫帝旭留苏鸣活口,这时缇兰也下来了缇兰看到帝旭胳膊被刀划了一道伤口在流血缇兰撕开自己的裙摆的一块布给帝旭包扎,而这时苏鸣跪在帝旭面前他看准了帝旭准备杀了他,还好被缇兰发现,缇兰挡在帝旭面前被苏鸣刺了一刀,帝旭看到缇兰被苏鸣刺了一刀直接了结苏鸣的生命,而苏鸣的那把刀是带有毒的帝旭看到了晕倒缇兰对鉴明吼道“方鉴明朕告诉你要是缇兰有事朕跟你没完”而帝旭此时已经失控了还好有海市让帝旭快点送缇兰回宫,帝旭抱着缇兰回到了宫中,而御医们也来到了金城宫中“你们要是不能把皇后治好朕要你们陪葬”李御医颤抖的跪在地上“陛下,皇后娘娘的刀伤不深只是……那把刀含有毒药臣现在还不知道是何毒”帝旭坐在床榻边看着脸色苍白的缇兰说道“那就去查,朕给你们一日的时间查不到你们就带着脑袋来见朕”帝旭把御医赶走后就握住缇兰的手“缇兰你一定会没事的,你要快点醒来”鉴明走到了帝旭面前“阿旭,缇兰会没事的缇兰不会放下你还有太子殿下不管的”帝旭突然抓了鉴明的衣领“要不是因为你要让朕留苏鸣现在缇兰也不会躺在这里,方鉴明朕告诉你缇兰如果有事朕不会放过你的”帝旭说完后就放开了鉴明的衣领,而鉴明也在后悔刚才不应该留苏鸣活口他本来想问苏鸣鹄库事情后在杀了他,没有想到因为自己却害了缇兰。



鉴明回到清海公府后海市问了缇兰的情况,鉴明告诉海市缇兰的刀伤不深就是刀上有毒缇兰现在还没有醒来,而李御医也查到了缇兰中的是什么毒,来找帝旭“陛下,臣已查到了皇后娘娘伤口上的毒是曼陀罗”李御医颤抖的说道他害怕下一秒帝旭要他人头落地“那李御医你有什么办法可解此毒”“陛下臣还在查中”帝旭气的拿起杯子就砸向了李御医的头“那就快点去查”缇兰的伤口并不深所以毒也没有完全侵蚀到体内,而鉴明海市在书上也找到了曼陀罗的解毒方法只要其次服用甘草附加白花的茎部就可以解毒,他们两个人来到了宫中告诉了帝旭“赶快叫御医来这个方法能否来解毒”李御医也同帝旭说可以,帝旭叫李御医赶紧去弄来给缇兰服用。








姐妹相见


几日后紫簪就到达了大徵,帝旭派人去接紫簪,紫簪到了宫里后帝旭就让人安排她去见缇兰,紫簪来到了俞安宫就拜见了缇兰“注撵紫簪拜见皇后娘娘”缇兰把紫簪扶起“阿姐快起来,阿姐不必叫这么叫我还是叫我的名字”缇兰叫白芷去拿一些吃的东西和茶。“阿姐,这次你一个人来大徵还是和姐夫一起来”紫簪笑着说道“我们游山玩水后就回到了注撵,肖航他呀说不来要在家里陪女儿所以我就只能自己来了”缇兰听着紫簪同她讲肖航那些年带她去哪里玩“原来姐夫带着阿姐去了那么多地方”而紫簪知道缇兰嫁给帝旭不久后仪王就勾结敌国而帝旭平叛仪王之乱回来后太子伯曜就自杀,宫里适合当皇上的就只有他了。“缇兰陛下待你如何,好不好?有没有纳别的妃子?”缇兰握着紫簪的手“阿旭他待我非常好而且我们还有了一个孩子,就是纳了一个妃子在宫中”紫簪听到帝旭纳了妃子直接从倚子上跳了起来“什么?陛下居然还纳妃”缇兰赶紧把紫簪拉下来坐安慰紫簪“阿姐,你先不要气先听我说完你再生气嘛”缇兰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紫簪 ,紫簪还在笑缇兰“原来缇兰还会吃醋呢?我以为我的缇兰是不会吃醋的,”“阿姐不要笑我了,你还没有看你的小外甥吧,我叫乳娘抱来给阿姐看”缇兰叫白芷去乳娘那抱惟允来,乳娘把惟允抱来给紫簪看“我的小外甥长的可爱极了 ,这眼睛长的同缇兰一样”紫簪抱着惟允爱不释手。


晚上的时候帝旭还设了家宴庆祝,而等到缇兰同紫簪来的时候,在场的婢女和内官都看呆了,缇兰和紫簪长的一模一样,根本就分不出谁是缇兰谁是紫簪,但是帝旭能分的出谁是缇兰谁是紫簪。而坐在下面的纯容妃也看到了紫簪的脸几乎和缇兰一模一样就是性格和缇兰不同。帝旭给紫簪安排了住的地方“紫簪既然你来了天启怎么就你一个人来没有同你的夫君来”紫簪坐在下面回答道“陛下,紫簪的夫君在注撵陪着女儿所以就只有我一个人来看缇兰”宴会结束后帝旭安排紫簪住在了漱芳宫,而帝旭却让缇兰今晚留在金城宫,帝旭同缇兰回去的路上听到了湖边有人在议论缇兰和紫簪被帝旭听到叫穆德庆把她们带来“陛下饶命,奴婢下次不敢了”“穆德庆私下议论皇后和皇后的姐姐应该怎么处罚不用我告诉你吧”帝旭让人把两个婢女带下去,缇兰本来想为她们求情被帝旭阻止,他们来到了金城宫帝旭叫所有的人退下,帝旭来到缇兰身边为缇兰宽衣解带,“怎么害羞了,我们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而且我也不是经常为你这样”缇兰在灯光的照耀下可以看的出缇兰的害羞,帝旭把缇兰抱去床上,而帝旭露出了一大边的胸膛出来,缇兰的双手放在帝旭的胸膛上眼睛在看帝旭的脸,看着看着还笑了出来“娘子,在笑什么可否告诉为夫”“缇兰在看自己的夫君长的如此好看,待缇兰如此好。”帝旭突然头往下靠近在缇兰的耳边说“那我只允许娘子只能看我,不能看别的男人更不能让别的男人碰你抱你都不行不然我会生气”缇兰搂着帝旭的脖子说道“我的夫君就是小心眼还不承认”缇兰说后吻着帝旭的额头眼睛鼻子然后就是嘴巴,缇兰也在学着像帝旭吻她一样去吻帝旭但是还不能完全撑握,帝旭用手扶缇兰的后脑勺把人放在床上另一手解开缇兰的衣服,而缇兰也扒开帝旭的衣服“原来娘子比我还着急”夜里帝旭叫了两次水。


今天是休沐帝旭不用上朝,就抱着缇兰多睡了一会儿,等到缇兰醒来的时候帝旭还没有起来,缇兰没有叫婢女进来给自己梳妆,而是自己弄,缇兰在铜镜看到了脖子被帝旭咬的痕迹,就开始抱怨昨晚自己就不应该这么主动,而这句话却被帝旭听到了“怎么后悔了,那我以后轻点就是了”帝旭每次说会轻点到了最后还是没有轻点。缇兰来找紫簪的时候就被紫簪笑脖子的痕迹了,“缇兰你的脖子,陛下要留也要留在看不见的怎么可以留在脖子边”缇兰赶紧就紫簪不要说了,自己已经都害羞起来了。“阿姐你来天启还没有去天启城的街市吧,我今晚带阿姐去”缇兰这次去还是想女扮男装然后带紫簪去,缇兰来到金城宫拿了一件男服要出去就被帝旭看见“怎么要拿了我的衣服”“因为我想出宫和阿姐去宫外玩”缇兰本来想自己再偷偷出去的却碰到了帝旭“要去今晚我同你们去”这下缇兰又和帝旭一起出去了。


他们出来的时候缇兰是穿着男服的,紫簪戴了面纱遮自己的脸“缇兰你怎么就穿了一身男服就出来,你就不怕陛下不高兴”缇兰边走边说道“阿姐你就放心吧,阿旭是不会不高兴”而紫簪看了帝旭分明就是不高兴,缇兰牵着紫簪的手就往前面走直接忘记了后面的帝旭,缇兰带紫簪来到混沌摊买了两碗混沌吃,帝旭走了过来后发现缇兰没有给他买,“阿姐好吃吗?这可是我来大徵的时候阿旭就买给我吃的”而缇兰走到帝旭面前喂给帝旭吃“好吃吗?”紫簪吃好了混沌后缇兰带着紫簪买这买那的,而帝旭看不下去了他看着缇兰不牵自己的手直接走过去把缇兰头上的发冠给弄了下来,缇兰的头发𣊬间就披了下来,“阿旭你干什么,怎么把我的发冠弄下来把发冠还给我”帝旭把发冠藏了起来“这好像是我的发冠衣服也是我的,听话快点去换回女装”帝旭看着缇兰穿男装老是和紫簪在一起不和他在一起他又吃醋了,缇兰不愿意换“阿旭,不行这样阿姐和我们在一起行走会有点尴尬”帝旭却走近了缇兰“可是那两男的一女就不尴尬”缇兰在帝旭的耳边说道“阿旭可以装是缇兰的哥哥”说后缇兰就把帝旭藏的发冠从他的袖口拿了出来,重新戴好后就继续和紫簪去玩了。


他们准备要回宫的时候就下起了大雨,帝旭看着缇兰还带着紫簪就没有去鉴明那而是去了客栈,弄了两间客房,紫簪知道今晚缇兰女扮男装没有和帝旭在一起现在帝旭还在生气就让缇兰同帝旭睡在一起自己一个人睡觉。缇兰带紫簪去房里后就去帝旭那“阿旭,不要生气了等到阿姐回了注撵我就再同你来一起来”缇兰还给帝旭捶起了腿一边在捶一边还在让帝旭别生气“那好,这次我就原谅你了下次你一定要和我一起来”缇兰和帝旭拉起了勾。第二天缇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变成了女装就问了帝旭,帝旭说在缇兰睡觉的时候就换了。紫簪醒了他们三个人就一起回了宫里。




帝旭又吃醋


这天缇兰来到御花园想摘几朵花晚上做道甜食给帝旭吃,走了一半的路看见大树旁边有一个鸟巢掉了下来里面还有三只幼小的小鸟,缇兰同白芷走了过去“娘娘想必是内官弄下来怕陛下看到宫中还有鸟巢怕陛下生气”缇兰把地上的鸟巢捡了起来“白芷去找内官拿个梯子来我把这个鸟巢放上去”“娘娘奴婢还是叫内官来弄,这么高等一下娘娘摔倒了怎么办”白芷怕缇兰摔倒不让缇兰自己弄,缇兰想自己把它们放上去“不会的,你等一下在下面扶好梯子就好了”白芷只能按缇兰说的去做找内宫弄来梯子自己在下面扶好梯子,缇兰把自己身上的外套给脱了下来放在地上自己就上了梯子,白芷不放心缇兰叫了旁边的内官去找帝旭来,缇兰把鸟巢放在树上后想要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人从下面要摔下来的时候被眼疾手快的汤乾自给抱住了“娘娘当心啊,你一个人怎么可以爬这么高的树”缇兰抓住汤乾自的衣服“多谢汤大人相救”帝旭听到内官说缇兰自己爬树直接从敬城堂出来后就两步合一走到了御花园却看到了缇兰被汤乾自抱在手里,汤乾自看到了帝旭把缇兰放了下来“臣参见陛下,臣刚才路过看到娘娘她在树险些摔了下来,臣刚好路过就救了娘娘”“那多谢汤大人了,汤大人还是赶紧回去吧”汤乾自走后帝旭来到了缇兰这里“胆子还挺大的,一个人爬在树上又不是刚才汤乾自路过你摔倒了怎么办?”帝旭还看到了地下缇兰的外套,缇兰赶紧把外套捡了起来“阿旭,我们走吧我也出来多时了我们去看看惟允醒了没”缇兰牵着帝旭的手就要走可是帝旭却直接抱起缇兰“阿旭你放我下来,后面还有穆内宫呢?”“刚才你不是也在汤乾自的怀里待了很久他刚才抱你的时候可是所有人都看见,现在可是为夫抱你”说后帝旭把缇兰抱的更紧缇兰只能搂着帝旭的脖子,回到俞安宫后乳娘就抱来了孩子“小殿下才刚刚醒来,奴婢去喂奶后再抱来给陛下和娘娘”乳娘把孩子带去喂奶,而缇兰想让快点让乳娘给惟允喂好奶,帝旭在抱缇兰回来的时候眼睛一直都在盯着缇兰“阿旭你要不要喝花茶,我给你弄个茉莉花茶给你喝”帝旭却越来越靠近缇兰“刚才汤乾自抱你的时候汤乾自有没有同朕一样眼睛盯着你”缇兰慌张的说到“当然是……没有的”虽后缇兰却在小声的叽叽咕咕“给你说他看到了我一眼,你等一下还不直接冲去人家里”帝旭听到了缇兰说的但是却是假装听不见“没有就好,又是他敢看你朕就让他去内狱待上几日”缇兰看着帝旭在说的不停直接就亲了他“阿旭,你能不能不要说的不停”帝旭被缇兰主动一吻当然是不会放过她的“这一次可是你主动,为夫可是没有强求”缇兰突然耳朵发红脸也开始有点红“阿旭就只会想这些不正经的事”帝旭抱着缇兰把人拉在自己的怀里在缇兰的耳边说“怎么就不正经了,同你在一起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正经的事情”帝旭还不忘亲了缇兰的耳朵,这时乳娘抱了惟允过来,“阿旭,你看惟允最近又胖了不少而且他的眼睛长很像阿旭。”帝旭看着抱在缇兰怀里的惟允“我怎么感觉惟允长的更像你。”


隔日帝旭上朝的时候就让汤乾自去黄泉关,“汤大人你觉得如何”“臣尊旨,臣一定会守好黄泉关的”“那汤大人就早日前往黄泉关,缺什么少什么就来告诉朕”帝旭下朝后王丞相就来找帝旭了,“陛下,臣的女儿在宫中已待了一年有余还望陛下雨露均沾”帝旭听到王丞相说的雨露均沾直接把桌子上的折子给打翻了“王丞相还敢来管朕的家事,朕的家事用不着你管如果丞相觉得你的女儿在朕这里待的不好朕可以让你带她回去”这时王丞相被帝旭的话吓的直接跪在地上“陛下恕罪,臣不该议论陛下的后宫”帝旭让穆德庆送王丞相出去。


帝旭来到了俞安宫,缇兰告诉帝旭紫簪来信说要来天启看望她,帝旭知道缇兰同紫簪也有许多年没见了。

生病

帝旭看缇兰这样走还是让人用轿子送缇兰回去,“陛下你真的要继续让皇后待在南宫”帝旭也是心疼缇兰“穆德庆朕也知道,但是她到现在都在觉得自己没有错,你派人在南宫那边暗中察。”“是”穆德庆看得出帝旭还是心疼缇兰的而穆德庆在心中希望缇兰快点回来再过几天就要冷了。而汤乾自知道缇兰还是在南宫就来看她了,“臣参见皇后娘娘”“汤大人来了”汤乾自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些过冬的东西给缇兰“娘娘眼下就要入冬了,在南宫这边就很少有人来所以臣给你带了一些过冬的东西来给你们”“多谢汤大人了”汤乾自知道缇兰在南宫无聊每天有时间就去看她,而帝旭安插的人前来金城宫告诉帝旭“什么居然有外臣送东西给她,还每天都去看她”帝旭此时有点气还听到缇兰还对汤乾自笑了更气了“之前她从来只对我笑现在到好还对外臣笑”帝旭现在有点后悔让缇兰去南宫了,晚上的时候他让鉴明来“阿旭,怎么了如果想缇兰的话就去接她回来,而且南宫环境也不好你就不害怕她在哪里生病了”鉴明笑着同帝旭说道“鉴明你知道吗?我今天听说缇兰还对汤乾自笑而且汤乾自每天还去看她”鉴明看到帝旭现在是在吃缇兰的醋“阿旭怎么了,吃醋了阿旭如果想缇兰的话就快点去接她回来,不然说不定缇兰移情别恋”帝旭听到缇兰可能要移情别恋“不可能,而且缇兰和我有了孩子怎么可能移情别恋”“阿旭不一定哦,你看汤乾自每天去看缇兰而且缇兰还对他笑”鉴明看着帝旭的表情这种吃醋加生气。


今年的雪来的比较快,“穆德庆今年的雪来的比去年来的快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穿点衣服”“陛下又不去南宫看一下皇后娘娘吧,你们都几天没有见面了”帝旭想到前些天鉴明说的话“走,去南宫”而缇兰在几天前就得了风寒但是缇兰一看到雪还是不顾自己还在生病中就出来玩雪了,而且缇兰出去的时候没有穿鞋子只披了个单薄的披风就出来了玩雪了,白芷在一旁看着“娘娘我们还是进去吧,这外面天寒地冻的而且你还在生病中”“我在玩一会,而且白芷你看我这个堆这个雪人好看吗?”而此时后面传来了帝旭的声音“玩一会是多久啊,这天寒地冻的还不好好穿衣服还不穿鞋子”帝旭直接抱缇兰进屋“这屋内怎么回事不点碳火的”白芷说道“陛下我们没有碳火的,这些天我同娘娘捡了一些柴火来,而且娘娘还因为捡柴火弄伤了手”帝旭问穆德庆“朕不是有让你们送碳火来嘛,怎么会没有”“陛下奴婢也不知道啊,奴婢确实有让人送来啊陛下容奴婢去查问一下”帝旭把身上的大氅给缇兰披上“手伸出来给朕看”缇兰把手死死的藏在后面不然帝旭看,帝旭只能自己动手去抓,帝旭看着缇兰的手有几道不深的伤口“你的手这么怎么凉,刚才去外面还不穿衣服就出去”帝旭给缇兰哈气,帝旭把缇兰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你放开我”缇兰想挣脱帝旭“怎么自己的夫君抱你还不可以,是不是要那汤乾自抱你才可以”缇兰听到这句话气的站起来“你……”缇兰想再说的时候就晕倒了“缇兰你怎么了?帝旭摸了缇兰的头是烫的“白芷怎么回事,皇后怎么会这样你是怎么照顾她的”白芷跪在地上“陛下奴婢该死,娘娘几天前就病了奴婢想去请御医来娘娘都说不用喝的胡柴就好了”帝旭抱着晕倒的缇兰就离开南宫“穆德庆快去宣御医来”李御医来到俞安宫为缇兰把脉“启禀陛下,娘娘这是风寒后没有及时就医引发的发烧,臣现在为娘娘开药方”帝旭在床边看着缇兰“缇兰是我不好,我就不应该让你去南宫不应该对你生气”帝旭让这里所有的人都退下自己留下来照顾缇兰,帝旭牵起缇兰的手看她捡柴火弄伤的手“你看你手都受伤了也不擦药,要是留下疤了怎么办”虽后帝旭拿了药膏给缇兰涂,缇兰的烧在第二天的时候就脱了,帝旭看到缇兰烧退了还是没有醒来。帝旭来到了缇兰的床榻边这时缇兰的手动了一下“阿旭”帝旭看着缇兰醒来了“缇兰你终于醒了”缇兰摸着帝旭的脸“缇兰以后我不会让你去南宫了那天我就不应该和你生气”“阿旭,惟允呢?我好久没有看他了有点想他了”帝旭叫人把惟允抱来给缇兰看“难道缇兰只想惟允,不想为夫了,为夫可是这些天都在想你”缇兰笑着说道“我呀也有想阿旭的。那天我扭到了脚我还知道阿旭吃醋了”帝旭慌张的说道“我才……没有吃醋”缇兰看着帝旭“阿旭没有吃醋吗?我怎么看到那天阿旭看到缇兰和汤大人在一起你的脸色就很差了呢?”“好呀你缇兰胆子越来越大了,我真是把你宠得连外臣都敢对他笑”帝旭怎么知道她对汤乾自笑“阿旭你派人监视我”“怎么不可以,我就是害怕我的娘子有一天会不要我和惟允”“我怎么会不要惟允呢?我疼惟允都来不及。”缇兰在帝旭耳边悄悄的说“阿旭你就是吃醋了,就是吃醋了你就是不敢承认”帝旭对着缇兰说“我就是吃醋了,我就是不想让你对别的男人笑你只能对我笑。”




惟允满月

缇兰生产后就要廋了下来,帝旭都心疼极了“你之前还在说自己胖,现在到好又瘦了。”帝旭拿起手中的汤喂缇兰喝“这可是为夫亲手炖的汤希望夫人不要嫌弃”缇兰看着眼前这个人大徵的陛下自己的夫君居然为自己做汤“只要是阿旭做缇兰都喜欢欢,虽然难喝了一点点不过缇兰还是喜欢”缇兰调皮的说道,帝旭听到缇兰说难喝自己立马尝到一口“这么咸,缇兰还是别喝了”帝旭把汤放下来可是缇兰不管还是要喝又拿起喝了“不,这是阿旭做的我喜欢虽然咸但是好喝”帝旭见缇兰拿起就喝立马抢了过去“我不允许你喝这么咸的,要喝为夫重新给你做”然后帝旭就抬下头吻缇兰。

      很快褚惟允就满月了 ,帝旭设了家宴请他的弟弟褚季昶还有他的妹妹褚琳琅和海市建明他们一起来,自然为了明日不让大臣又说什么也让那个有名无实的纯容妃来,他们在霜平湖上设宴请了舞姬来跳舞,缇兰和帝旭两人携手一起走来。“朕今日很开心,今日是惟允的满月日子朕明日下旨封惟允为太子”旁边的褚季昶说道“皇兄怎么没有抱我的小侄儿来给我看看,季昶还没有看过呢”“既然季昶要看,我就让乳娘抱来给你们看”帝旭叫乳娘抱惟允出来“皇兄这个孩子长的真像你”这时帝旭也叫人上菜了,而纯容妃为了让帝旭看她一眼也穿着舞衣跟她们一起跳舞,而帝旭在看跳舞缇兰在一旁注意帝旭缇兰在帝旭耳边小声说道“阿旭,好看吗?”帝旭没有理缇兰,缇兰又加大声音“阿旭,褚仲旭,陛下舞好看吗?”帝旭这时才反应过来“好看,但是没有你好看”帝旭笑嘻嘻的说鉴明和海市看着帝旭知道缇兰吃醋了,褚琳琅附声道“原来皇嫂还不让皇兄看自己的妃子跳舞啊”“纯容妃跳舞后换身衣服来,”帝旭刚才为什么要眼睛直直的看跳舞那是因为他要看看缇兰会不会吃醋刚才缇兰叫他的时候他是有听见的就是假装听不到。宴会结束后,缇兰先回去了。而纯容妃还在霜平湖里“纯容妃怎么还不回去”帝旭虽然喝了酒但是还是清醒的“臣妾扶陛下去歇息吧”“不用,你自己回去吧”纯容妃见自己又失败只能一个人回去。

俞安宫

帝旭来到了俞安宫看见缇兰在拆头上的珠钗“我来帮你弄吧”帝旭来到缇兰身边帮她摘下头上的珠钗“怎么阿旭怎么没有去你那位纯容妃,来我这干什么”缇兰还在吃他晚上看纯容妃跳舞不理自己的事生气“怎么吃醋了,朕的缇兰吃起醋连朕都拿你没有办法了,好了朕今晚本来想逗逗你看你会不会吃醋”缇兰听到帝旭是为了逗她才这样就用手锤帝旭的大腿“阿旭就是喜欢拿我开玩笑,就是想让我吃醋”帝旭看着眼前的人有点想笑“好了好了,下次不会让你吃醋了”随后就把缇兰从梳妆台上抱去床上。



————————————————————————————

   后期我也会让帝旭吃醋的,不能让小兔为帝旭吃了这么多醋,

第十三章

    鉴明把褚仲旭带来了俞安居虽后缇兰就照顾了褚仲旭,褚仲旭这一晕倒就是一天一夜缇兰也在他身边照顾他。褚仲旭醒了看见旁边睡在地上缇兰他摸摸缇兰的头,缇兰也醒了过来“阿旭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缇兰带着哭腔抱紧了褚仲旭。“我不是醒了过来嘛,而且我也不舍得我的老婆这么辛苦的照顾我”褚仲旭用宠溺的眼神看缇兰。“阿旭,你一天没有吃了我去做点东西给你吃”“好,那我要吃混沌”缇兰听到褚仲旭要吃混沌就立马去厨房做混沌给褚仲旭吃,缇兰做好后端去房间给褚仲旭吃“我要老婆喂我,我都睡了一天没有力气只能让老婆喂我了”缇兰看着褚仲旭“谁是你老婆了”缇兰害羞的摸了自己的脸“难道你不是我的老婆,要去做别人的老婆”褚仲旭带着醋味和缇兰说“我……当然是阿旭的老婆,永远都是阿旭”缇兰端起混沌喂给褚仲旭“好吃,果然小妹妹做的东西就是好吃”“小妹妹,你难道是当年那个大哥哥”缇兰看着褚仲旭“当然我的小妹妹,对不起我应该早点认出你的”褚仲旭把缇兰揽在他的身边。


       这天褚仲旭接到紫簪的电话“阿旭我想和说一下话,你方便过来吗?顺便带缇兰一起来”褚仲旭答应紫簪会过去的。“阿旭你要带我去哪里”缇兰还不知道褚仲旭要带缇兰去紫簪哪里。褚仲旭和缇兰来到了紫簪这里“阿旭缇兰你们来了”紫簪叫了缇兰“缇兰对不起,阿姐要给你道歉你和阿旭的孩子是我害的,当时阿旭来的时候还很高兴的对我说你怀孕了而且还告诉我他很喜欢你,是我嫉妒心起才害了你的孩子缇兰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是你能不能原谅阿旭”紫簪给缇兰道歉和给缇兰说褚仲旭很喜欢缇兰和这个孩子,缇兰流着眼泪“阿姐,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而且我也原谅阿旭了还有阿姐”紫簪听到缇兰原谅自己很高兴“谢谢你缇兰”紫簪牵着缇兰的手交给褚仲旭“阿旭我把缇兰交给你我很放心,我也祝福你们幸福美满!”紫簪通过这些日子明白了褚仲旭是真的很爱缇兰。“紫簪谢谢你的祝福,你也会找到一个爱你的人。”紫簪向前抱了褚仲旭一下“阿旭,就让我在抱你最后一次”紫簪在褚仲旭的怀里停留了一下就放开了。


         缇兰和褚仲旭也来到汤震初家,“震初哥对不起那天让你丢了面子”汤震初没有怪缇兰“没事的缇兰,那天你走后我自己在家里思考,你说的对感情是不能勉强我不能因为我喜欢你但是你不喜欢我就把你强行留在我身边”汤震初只想要缇兰快乐开心就好,“谢谢你,震初哥。”汤震初摸了缇兰的头“褚仲旭对你也不错,不过我告诉你褚仲旭你如果敢对缇兰不好我还是会把缇兰夺回来的。”褚仲旭楼了缇兰“放心吧,我不会让缇兰难过的,我会让她每天开开心心的”汤震初看到褚仲旭是比他还要更爱缇兰也放心了。


       褚仲旭和缇兰从汤震初家出来后,就准备带缇兰去婚纱店“阿旭,你怎么带我来这里?”“我不是说过要和你重新再结一次婚”褚仲旭抱着缇兰。褚仲旭还带缇兰来到了一片空地当单膝下跪拿着戒指求婚“我面前这位美丽的女士,你愿意嫁给面前这位男士吗?”“我愿意”缇兰带着眼泪伸出手给褚仲旭戴戒指。褚仲旭抱起缇兰“怎么还哭了”“我这是高兴。”他们很快就举行了婚礼,这次褚仲旭是满心满眼都是缇兰。褚仲旭掀起缇兰的头纱重重的吻了缇兰,他慢慢的打开缇兰紧闭的嘴巴慢慢的吸吮着。


 



        三年后,缇兰给褚仲旭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叫褚惟允,褚仲旭带着缇兰和儿子来到爷爷家。“这小惟允长的和阿旭小时候太像了”爷爷抱着惟允“我的小惟允啊今天就让祖父带你了,你的爸爸妈妈两个人要去过二人世界了”褚仲旭来到缇兰身边“惟允呢?”褚仲旭从后面搂着缇兰说道“自然是让爷爷带了,爷爷还告诉我惟允一个人太孤单了,要我们赶紧再生一个”这话分明就是褚仲旭自己说的“惟允现在还小我还要照顾”“那老婆我帮忙照顾就好了而且我们还可以让爷爷或者小昶帮忙带”说后就抱起缇兰去造小孩了。


         “缇兰遇见你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阿旭你也是。”褚仲旭和缇兰就这样甜蜜的过下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