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帝旭中毒


缇兰醒来的时候发现帝旭还没有醒来,缇兰起身就来到了梳妆台为自己梳妆打扮这时帝旭也起身了走到了缇兰身边为缇兰插发簪“我来帮你”帝旭给缇兰弄好后拿起了眉笔要为缇兰画眉“我许久没有给夫人画眉了,今日休沐我给夫人画眉”缇兰笑着说道“陛……”帝旭登了缇兰一眼“阿旭可要画的好看一些”帝旭拿笔就给缇兰画了起来“为夫为夫人画的美美的”帝旭给缇兰画了柳叶眉帝旭画后缇兰照了镜子“夫君画的好看极了”这时穆德庆从外面传话“陛下娘娘,钟碎宫的泠容妃来金城宫请安了”帝旭看了缇兰一眼“让她进来”帝后两人从寝殿走了出来“臣妾给参见陛下娘娘”帝旭让泠容妃起来“谢陛下”泠容妃看了一眼缇兰这就是她父亲说的皇后娘娘注撵的公主。“怎么泠容妃今日来朕的金城宫请安有何事”泠容妃笑着说道“臣妾无事只是臣妾嫁给了陛下给陛下和娘娘请安是应该的”“既然泠容妃安也请了也就可以回家了”泠容妃楞了一下还是回去了。“陛下怎么不让那小姑娘留下”帝旭看着缇兰牵了她的手“刚才在寝殿还叫阿旭的现在怎么又变成了陛下”帝旭说着身子却在靠近缇兰“我告诉了在我的心里永远只爱缇兰一个人”帝旭搂了缇兰的腰“我知道。”




帝后两人来到了俞安宫这时惟允也在俞安宫“母后儿臣好想你啊”惟允跑到缇兰抱了她“母后也想惟允,这些日子惟允在太傅那有没有认真学习功课呢?”惟允笑着说道“儿臣有认真的学习而且昨日太傅还表扬了儿臣”缇兰牵着惟允的小手“惟允怎么认真,那母后要好好的奖励惟允了惟允想要什么呢?”“儿臣想要母后做好吃的给我吃,还想母后今晚和我一起睡觉”帝旭听到惟允要让缇兰今晚和他一起睡觉就不同意了“惟允不可让你母后做好吃的可以,但是睡觉就不可以”惟允生气的说道“父皇就是小气鬼每次都不同意我和母后睡觉,我已经好久没有和母后一起睡觉了,今晚我就是要和母后一起睡觉顺便我还可以帮母后带妹妹”缇兰看着惟允生气的样子笑了笑“我的惟允怎么听话还要帮母后带妹妹今晚惟允就留下来陪我和妹妹”惟允听到缇兰同意开心极了,帝旭却不开心了“阿旭怎么不开心了,我等一下做好吃的给你吃顺便让你消消气”中午的时候帝旭在俞安宫吃完了午膳就去敬城堂。




鉴明也来找帝旭“怎么不在家里陪你家要生孩子的娘子来找我做什么?”“阿旭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耳边说道“你说什么季昶当真背地里勾结敌国”鉴明点了点头“朕的弟弟为什么要这样做”帝旭从上面走了下来“鉴明你知道吗?朕当初也不想做大徵的陛下只想带缇兰云游天下,可是当初皇兄自杀而朕的弟弟妹妹还小就剩下朕适合做这个陛下”鉴明拍了拍帝旭的肩膀“我知道阿旭从来就不想做陛下,只想做个闲散王爷”“鉴明今晚就留下来陪朕喝酒”鉴明看的出季昶做的事情让帝旭伤心“好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帝旭笑着说道“不醉不归就不用了免得你家娘子来说朕”



帝旭让人拿来了两壶酒来喝这时一团黑影却进来了金城宫“帝旭今日我要了你的命”帝旭躲过了黑影袭来的一掌“护驾,阿旭你没事吧”鉴明护在了帝旭面前。“今日我要你们死”黑影再一次袭击黑影拿去飞镖朝帝旭的方向弄去帝旭来不急躲开飞镖弄到了左肩,黑影看到帝旭受伤露出了笑容“帝旭你中了我的毒,你活不久了”黑影说后就飞走了鉴明赶紧叫人去追,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身边“阿旭你没事吧?”帝旭吐了一口血后就晕倒了。



黑影办完事后就来到了昶王府“殿下你叫属下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昶王从上面走了下来笑着说到“很好皇兄中了毒眼下他的孩子又小到时候我们只要抓住他的孩子和他的皇后威胁他退位”黑影跪在地上说道“那殿下要如何处理方鉴明呢?”“他方鉴明如果愿意帮我本王就留他,不肯本王就杀了他。”





兰亭集旭


缇兰回到俞安宫就赶紧去看惟允,紫簪也跟着缇兰一起来,“缇兰看你一天没有看惟允就急了这样”宫中就只有惟允一个皇子,帝旭和缇兰自然也心疼的,“缇兰等到惟允再大几年就可以再生一个孩子了,这样惟允就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缇兰抱着熟睡的惟允说道“主要是阿旭想,而且我也不想惟允一个人太孤单了,有个弟弟或者妹妹陪也是好的”紫簪捏着缇兰的脸笑着说“原来缇兰也想再生一个”紫簪告诉了缇兰过几天就要回去注撵了不然她的女儿和夫君就想她了。缇兰舍不得靠在紫簪的肩膀上“阿姐这么快就要回去,我还有点舍不得”紫簪摸了缇兰的头“等到有时间阿姐就同你姐夫还有你的外甥女一起来看你”几天后,紫簪就回去了注撵缇兰送紫簪到宫门口就来了,走到半路上就看见了帝旭下朝“紫簪走了吗?”帝旭牵着缇兰的手“阿姐刚刚才走的,阿旭怎么看你今天心情不好”帝旭同缇兰到了金城宫后叫穆德庆下去“缇兰你知道,朕今日真的很不开心那帮大臣又来说朕子嗣太少”缇兰看到帝旭的眉毛皱了起来用手把他的眉毛扶平“我知道阿旭肯定又为了我得罪了大臣了,缇兰知道阿旭爱缇兰不管大臣说了什么你永远也要反驳回去,但是缇兰不想阿旭为了缇兰把朝中的大臣都给得罪了”帝旭把手放在了缇兰为他扶平眉毛的手上“缇兰你是我的妻子,我永远也不会去和别人生孩子的而且我觉得我们有惟允就够了我不想让你太辛苦了”缇兰听到了帝旭说的话忍不住哭了起来“缇兰永远是阿旭的妻子,但是缇兰不想阿旭过的太苦”帝旭把缇兰揽在了怀里“都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还在哭”



新的一年也即将到来了,而惟允已经会在地上爬了,缇兰和帝旭惟允一起在金城宫过年,帝旭还亲自去包了饺子给缇兰吃,“阿旭还亲手包了饺子想必一定很好吃的”帝旭夹了饺子沾点陈醋喂给缇兰吃,而惟允还没有长牙齿缇兰就盛了汤喂给惟允喝,也给帝旭盛了一碗给帝旭喝“我要缇兰喂我喝”缇兰只能喂好惟允后再来喂帝旭“阿旭怎么和孩子一样,还要我喂”帝旭却搂了缇兰“难道你喂我的次数还少吗?”缇兰赶紧把汤喂给帝旭“阿旭你再不好好喝汤我就不喂你了”今晚他们三个人一起在金城宫睡。


三年后,惟允也被帝旭叫去太傅那学习了,这样他同缇兰相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多了,这天纯容妃却来俞安宫见缇兰“臣妾参见皇后娘娘”缇兰见纯容妃跪在地上就叫她起来问她有何事“臣妾请皇后娘娘能否让陛下来明霞宫看我,我如今进宫也有五年了但是这五年来陛下从来没有去看过”缇兰也知道这些年来帝旭都是和自己在一起在她被帝旭惩罚去南宫时帝旭也从来没有去过明霞宫缇兰也知道如果把一个女人送到褚仲旭身边缇兰是做不到的那个人是她深爱的夫君“纯容妃等到陛下来了我一定会同她说的”缇兰的手在颤抖抓住旁边的椅子,“臣妾就谢过娘娘”秋霜扶起纯容妃就出来了,而秋霜在把纯容妃送到明霞宫后就找了个理由去给帝旭说今日的事情“此人果然胆大还想让缇兰帮她”帝旭听到后气的砸了东西“陛下息怒”帝旭知道缇兰一向心软有人向她求情她必然会答应的帝旭来到了俞安宫要让缇兰搬去金城宫住“白芷这几天有空就把俞安宫的东西都给收拾好去金城宫朕要皇后回金城宫住”缇兰听到了外面帝旭同白芷讲的话就出来了“阿旭你怎么想让我搬去金城宫住”帝旭拉着缇兰的手就往屋里去,穆德庆和白芷没有进去在外面等“缇兰又是没有人告诉朕,你是不是还要把朕推给明霞宫那个女人”缇兰没有想到帝旭会知道这件事“所以阿旭因为这件事来找缇兰”帝旭牵了缇兰的手说道“缇兰你不能这样,朕会想个办法把那个女人给弄出去的”缇兰看着帝旭为了她愿意让后宫只有她一个人。“缇兰过几日朕带你出宫玩一下”缇兰听到出宫就想到了海市“那到时候我就可以找海市玩了”帝旭听到缇兰出宫第一件事要找海市就不高兴了。“娘子怎么一出宫就想到了海市”缇兰看着帝旭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只要缇兰说海市帝旭就要吃起醋来“阿旭不同意吗?”缇兰嘟着嘴问帝旭“怎么会不同意真是拿你没办法”




女扮男装

 海市来找缇兰“缇兰,昨晚我看陛下那个眼神会不会昨晚去宠了那个妃子”“海市,昨晚阿旭就是想看我会不会吃醋所以才这样”海市笑着道“陛下也太坏了吧,居然为了让你吃醋这个样子”缇兰叫海市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别人还会以为缇兰是个小肚鸡肠的人“缇兰你放心吧,陛下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海市看着自己没有带孩子来而且惟允也让乳娘抱去休息了“缇兰不如我带你去宫玩一下,我们女扮男装去”缇兰自己没有男装的衣服海市叫她去穿帝旭的然后等一下坐上海市的马车去,“可是海市我害怕阿旭知道我没有告诉他就偷偷去宫”缇兰还是害怕自己偷偷去宫后帝旭知道会生气“缇兰你放心我会武功我会保护你的,而且我们女扮男装出去想必不会有事而且缇兰你也好久没有去宫了”缇兰想了一下还是答应出宫玩她准备回来的时候买个好吃的东西给帝旭,缇兰自己偷偷摸摸的去金城宫拿了一件帝旭的衣服就换了起来,然后就和海市出宫了。

海市先回家换一身男装就和缇兰去游玩了,而缇兰被海市一带就是一晚上,帝旭今天下朝去俞安宫白芷说缇兰在睡觉就回去了,到了晚上自己在金城宫用膳一个小内官慢吞吞的说道“陛下……今日皇后娘娘她一个人来到金城宫后拿了一件衣服就走”帝旭疑惑的问“拿了一件什么衣服”小内官跪在地上说道“拿了一件陛下的衣服就走”帝旭听到后就让人下去了“穆德庆去俞安宫看看皇后现在在干什么”帝旭来到了俞安宫白芷又想到别的理由让帝旭回去,没有想到帝旭直接就进去他来到缇兰的房间里面没有人便问到“皇后去那了”白芷颤抖跪着说“启禀陛下,娘娘她……她同清海公夫人出宫了”帝旭听到缇兰出宫就在俞安宫等缇兰。他生气缇兰没有告诉他就出宫,他想等到缇兰回来了一定要好好惩罚她。

 到了酉时的时候缇兰才回来,缇兰回到俞安宫看见白芷跪在门口“娘娘你快点进去吧,陛下来了”缇兰进去后看见帝旭坐在椅子上,“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不会回来呢?”缇兰连忙来到帝旭面前“阿旭,你怎么来了我还想等一下去找你呢?”缇兰以为帝旭没有生气,帝旭却对缇兰大声的说道“你还知道回来,朕以为你不会回来了,还穿朕的衣服出去”缇兰看见帝旭突然这么大声对她说话连忙安慰帝旭“阿旭,你不要生气了你看我给你买了杏仁饼你看好不好吃”帝旭没有吃直接把东西丢在地面了“朕不喜欢吃这个,看来朕还是太宠你居然出宫也不告诉朕”缇兰看着自己买的杏仁饼被帝旭扔在地上捡了进来说道“我出宫是和海市一起出宫,而且我们也女扮男装”而此时的帝旭非常生气,“穆德庆皇后私自出宫没有通报立刻带皇后去南宫闭门思过”穆德庆跪在地上给缇兰求情“陛下小皇子还小,不能让小皇子离开了娘娘啊而且娘娘身体孱弱南宫是去不得的”帝旭没有因为穆德庆的求情就放过缇兰,缇兰也没有让帝旭不要让她去南宫“臣妾遵命”随后穆德庆就带缇兰去南宫了。她们来到南宫后穆德庆就走了。

而帝旭还在俞安宫“穆德庆把皇后送去那了吗?”“陛下,奴婢已经把皇后送去了”穆德庆还想让帝旭把缇兰带来毕竟南宫环境不好,怕缇兰无法适应。“穆德庆我知道你想为皇后求情,但是朕要惩罚她一下,不然她下次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来朕过几天会让她出来的,她在南宫派几个人去保护她吃穿用度还是和往常一样”穆德庆听到帝旭是为了惩罚缇兰才这样的就下去了。

第二天海市就听鉴明说缇兰被帝旭带去南宫了“什么陛下因为缇兰出宫就把她带去南宫了,他怎么可以这样”“海市,我想阿旭这样可能有自己的道理”海市气愤的说“道理有什么道理,他就是生气缇兰私自去宫没有告诉他。南宫是人能待的地方吗?”鉴明安慰着海市到“阿旭说了过几天就会放缇兰出来”“还要过几天,到时候把缇兰弄病了我一定要找他算账。”明霞宫这边“娘娘听说陛下把皇后给弄去南宫了,听说是皇后私自去宫所以陛下才这样的”纯容妃听到缇兰被贬去南宫开心极了“想来陛下已经失望透了才这样的”小梅还说南宫的生活不怎么样很差的,也不知道缇兰何时能出来。而且昨天穆内官求情看在小皇子的份上陛下也没有同意。

“娘娘你昨晚就应该向陛下求情”缇兰觉得自己没有错,她只不过就是出宫了没有告诉帝旭。“娘娘这眼下都快要入冬你的身子可是经不起这样”缇兰没有因为这事就去求情,缇兰在出去南宫走动时不小心扭到脚这时路过一名大人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皇后因为缇兰穿的很朴素“姑娘你没事吧”他前来扶缇兰“我没事就是扭到了脚”“姑娘是那个宫当差我扶你过去”这时白芷走了过来“娘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眼前知道这个人是皇后跪下下来“臣汤乾自参见皇后娘娘”缇兰让汤乾自起来,“娘娘你的脚这样我还是背着你去看医馆院吧?“不用了大人我自己走就行了”汤乾自看着缇兰这样走准备去背缇兰的时候帝旭走了过来“朕的皇后就不劳烦汤大人了”帝旭直接将缇兰横腰抱起回到金城宫还叫慕德庆叫李御医来看“怎么怎么不小心,朕不在你身边就扭到了脚,李御医等一下就来了”李御医来后拿了一瓶药酒出来“拿给朕吧,朕给皇后弄”“是,那臣就告退了”李御医走后帝旭叫慕德庆也出去,“还不把脚抬起来”缇兰抬了脚帝旭给缇兰上药“知道错了没有”缇兰还是倔强的还是不承认自己有错“缇兰没有错,我出了宫没有告诉你就因为这样就有错,阿旭你也太小心眼了”帝旭看到缇兰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有错“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没有错那你继续去南宫面壁思过,直到觉得自己有错了再回俞安宫”缇兰二话不说就回去了。

不负相思 第四章

褚仲旭这天想约了缇兰一起去骑马“阿缇,今日我带你去宫里的马场骑马”缇兰听到要进宫就感觉不妥“可是皇宫像我们这种普通的老百姓进去都难”缇兰还不知道褚仲旭是皇子,褚仲旭弹了缇兰的头“我说阿缇笨还是真的笨我们认了这么久了阿缇还不知道我是皇子”缇兰摸了自己的头“原来阿旭是皇子”褚仲旭走近了缇兰“阿缇难道你不知道这天启就只有姓褚的生长在皇家吗?”缇兰赶紧推开了褚仲旭“我哪里知道啊,我以为普通人家也有人姓褚”褚仲旭拉着缇兰就进了皇宫,他们来到了马场而褚伯曜也在“阿旭来骑马了,这位是?”褚伯曜看到了褚仲旭身边的缇兰,褚仲旭给褚伯曜介绍了缇兰“参见殿下”缇兰给褚伯曜行了礼,褚伯曜把缇兰扶了起来,“阿旭,快和这位小兄弟一起去选匹马”褚仲旭带缇兰去选择了一匹马“阿旭,我们三个人一起来塞马吧”褚仲旭骑在马背上“好,我们看看谁骑的快”褚仲旭说后就疯狂的骑着马还叫缇兰跟上自己缇兰跟在了褚仲旭的后面,褚仲旭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了马突然不受控制的狂跑而缇兰发现了马的不正常立马骑着马来到褚仲旭的马前把马给牵扯住“阿旭快下来,这匹马不正常”缇兰从马上跳到了褚仲旭的马上死死的抓住绳子,而褚伯曜看到缇兰坏他的好事直接用飞镖把马给弄惊了起来“敢坏我的好事,那我就让你试试坏我好事的下场”缇兰看到马要惊了无奈只能跳下来让马向前跑“阿缇你刚才有没有受伤”褚仲旭来到了缇兰的身边“我没事的”褚伯曜假惺惺的来到了缇兰这里“对不住小兄弟,刚才也不知道阿旭那匹马怎么会突然就惊了,还好你发现的早不然阿旭就受伤了”褚伯曜表面关心褚仲旭内心却要他死“阿旭不如这样,今晚我们两个人来我宫里吃吧”褚仲旭赶紧拒绝“不用了皇兄,我们回去吃就好了”“你吃饭后还可以去看你的母妃太晚了还能留下来,苏缇小兄弟也可以留下来和你住在一起明天再回去”缇兰赶紧拒绝“不用了殿下,我等一下就出宫”缇兰想走却被褚伯曜拉了回来,在她被褚伯曜拉回来的时候褚伯曜看到了缇兰耳朵上有耳洞,褚伯曜一看缇兰有耳洞就知道了缇兰是女孩子的身份。

晚上的时候缇兰和褚仲旭在褚伯曜宫里吃饭后缇兰本来想去宫的却被褚仲旭拉去见他的母妃,褚仲旭来到了他母妃住的宫里“母妃,儿臣来看了你还给你带了生辰礼物一块玉佩”褚仲旭的母妃接了玉佩“阿旭真的长大了还知道送母妃礼物”母妃摸了褚仲旭头“母妃这是儿臣的朋友叫苏缇”缇兰来到了褚仲旭母妃这里“苏缇参见嘉贵妃”嘉贵妃看到缇兰跪着给她行礼就让缇兰起来了。褚仲旭看望嘉贵妃后就和缇兰一起去了宫“今日骑马开心吗?”褚仲旭问缇兰“当然开心”褚仲旭和缇兰约定了下一次要带她去一个地方。褚仲旭和缇兰在一路口分别“那我们就下一次再见面”褚仲旭看着缇兰离去的背影他也回了旭王府。

“殿下今日明明可以害了旭王没有想到旭王身边的小子居然看出了旭王马的问题”说话的人正是褚伯曜的手下黑翼褚伯曜狠狠的把桌子上的东西都给摔了“可恶明明就可以成功,却被一个黄毛小丫头给看出了破绽”“殿下你说那个人是女的,没有想到这女的这么厉害,殿下要不要让我们杀了她”褚伯曜来到了黑翼面前掐了他的脖子“本王告诉你 你最好要动她,本王只让你杀褚仲旭至于她你也看过她的脸你去找人画出来,看看是谁家的女儿”黑翼听到褚伯曜的话也只能照做。

缇兰回府后就来到了紫簪的房间“阿姐我想问你一件事情”紫簪也好奇缇兰要问她什么“怎么了,缇兰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就告诉你”缇兰有点害羞的说道“就是……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紫簪听到了缇兰怎么问就赶紧问道“缇兰你有喜欢的人,是不是汤乾自”紫簪以为缇兰喜欢汤乾自,缇兰解释道“当然不是他,你也知道我一直把震初哥哥视为自己的哥哥”缇兰把头靠在紫簪的肩膀上“那缇兰是喜欢那家的公子?”缇兰也没有同紫簪说是谁“阿姐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的”紫簪摸了缇兰的头“阿姐还真想知道是谁家的公子让缇兰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