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禁足


李御医来到了金城宫为帝旭把脉“启禀青海公,陛下伤的不重只是陛下中的毒目前微臣还不知道是什么毒?”李御医跪在地上说道“那就去查物必给我查到”“是,臣这就去查”帝旭这时醒来了“鉴明今日这事千万不能走漏风声”“阿旭你放心你的毒肯定有办法解的”帝旭握着了鉴明的手“鉴明又是我不行了你一定要好好帮我好好辅助惟允还有帮我照顾我缇兰”帝旭一边说一边吐着血“阿旭你会好的,李御医告诉我他会去查医书找解药的”帝旭拍了拍鉴明的肩膀“鉴明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朕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不会的阿旭你要相信我,你使得让缇兰一个人在世上吗?”“我怎么使得缇兰一个人在世上呢?”“所以阿旭要相信我们一定有办法的”帝旭笑了笑“好我相信鉴明”帝旭让鉴明回去。


鉴明回到了青海公府看见海市还没有睡觉“海市你怎么还没有睡觉”海市笑着说道“我在等你,你怎么看起来不开心的样子”鉴明牵着海市来到了床榻边告诉了海市今晚的事情“你说陛下中毒了,那缇兰知不知道”鉴明摇了摇头“缇兰现在还不知道,阿旭为了不然缇兰知道已经封锁了消息了。”鉴明摸了海市的脸。第二天帝旭就对外称病不去上朝,大臣也只能退朝“陛下的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生病了呢?”大臣一边走一边开始议论,昶王听到了帝旭不上朝开心极了“看来皇兄这病的不轻吧”缇兰听到了帝旭生病了就立马来到了金城宫看帝旭“阿旭我听说你生病,怎么会生病了呢?”缇兰来到了帝旭的床榻边“是不是昨晚着凉了”缇兰摸了摸帝旭的额头发现也不烫啊,这时帝旭醒了但是脸色很苍白“阿旭你的脸色怎么会那么苍白”帝旭笑了笑“我没事”缇兰这时发现了帝旭的左肩上的绷带还有一点血迹“阿旭你受伤了,你怎么会受伤”缇兰一边扒开帝旭的衣服想要看伤口“无事都是小伤”缇兰流着眼泪说道“怎么会是小伤,这绷带还有血”帝旭把缇兰搂在了怀里“缇兰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做傻事知道吗?”缇兰摇了摇头“如果阿旭不在了缇兰也不想独活了,缇兰不是说了吗?要一生一世,生死相随”缇兰边说眼泪汪汪的流下来“阿旭,你今天怎么了?”帝旭笑着说到“我就是在害怕将来如果我比缇兰先走了一步缇兰会……”缇兰堵住了帝旭的嘴巴“我们一定会白头到老的”缇兰说后吻了帝旭的嘴巴。


缇兰离开金城宫后鉴明和李御医就来了“臣参见陛下,臣已查到了陛下中的是何毒是来自尼华罗的毒”帝旭冷笑道“朕的好弟弟果然勾结了其他国家”李御医跪在地上“臣已经在医书上查找为陛下解毒的办法了”帝旭挥了挥手让李御医退下去“阿旭看来昶王真的要杀了你”帝旭咳嗽了一声“鉴明朕的中毒的事情千万不要让缇兰知道,缇兰只知道我受伤了”鉴明答应了帝旭的请求。“阿旭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缇兰的”缇兰在俞安宫绣着香包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很疼好像有数万只蚂蚁在咬自己一样还一不小心扎到了自己的手“为什么我的心会怎么疼,还有阿旭今天怎么会说出那么多伤感的话”白芷端来了参汤进来“娘娘参汤煮好了,你喝一点吧”缇兰喝了一点汤后就去看惟瑜。


连续几天帝旭都没有去上朝,而帝旭的毒也越来越深“陛下奴婢去给你请御医来”帝旭叫住了穆德庆“不许去你把药端来给朕喝就可以了”穆德庆端来了药给帝旭喝“陛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娘娘这几日老是来金城宫都被奴婢给拦住了”帝旭喝完药后又吐出血出来“不许让缇兰进来”穆德庆跪在地上说道“可是陛下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御医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解毒的办法而陛下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了。”帝旭让穆德庆退下自己想要休息了。这边的昶王在自己的府邸中喝着茶手里拿着他养的鹰“看来我要去看皇兄了”季昶走出昶王府来到了金城宫“皇兄季昶来看你了”此时的帝旭在床上睡着季昶慢慢走到帝旭的身边“皇兄,你知道我有多想杀你吗?你知道我听到你中毒了我有多开心吗?伤你的人还是我派的”而帝旭睁开了眼睛“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季昶大笑道“皇兄如今你中毒而没有解药你是活不了多久的,少至一个月多至还能撑到三个月”季昶坐到了帝旭的床榻边“只要哥哥你退位让我称帝,季昶就一定把解药给你喝”帝旭冷笑道“你勾结敌国还想让朕退位给你做梦”季昶拍了拍手“哥哥不退位那你信不信弟弟我杀了你的皇后”季昶说后大笑了起来“哥哥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季昶说后就走了。季昶来到了俞安宫告诉缇兰帝旭中毒的事情“殿下说的真的”季昶假装伤心的说道“真的皇嫂,皇兄害怕你伤心就不告诉你,但是季昶还是想偷偷的告诉你”缇兰往后退了几步“多谢殿下告诉我”季昶说后就离开了俞安宫。而帝旭一早就知道季昶一定会告诉缇兰的立马让穆德庆为自己更衣。缇兰知道了帝旭中毒的自己立马来到了金城宫“阿旭我听说你中毒了”缇兰进来的时候看见泠容妃也在里面“皇后来金城宫所为何事呢?”缇兰走到了帝旭面前“我听说你中毒所以就过来看看”帝旭冷笑道“皇后说笑了这几天朕不去上朝是在陪泠容妃”泠容妃起身点了点头“是的娘娘,陛下根本没有中毒”缇兰看了一眼帝旭准备走的时候帝旭却下旨“穆德庆从今日起皇后禁足俞安宫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俞安宫半步还有多加几个士兵安插在俞安宫”缇兰大声问帝旭“陛下为什么要禁足于我”“皇后有错在先听信他人误闯金城宫”缇兰看了帝旭一眼“臣妾领旨”缇兰说后就走了房门。而帝旭已经支撑不下去了晕倒了。穆德庆赶紧叫来了御医。



结局是he的,帝旭也不会有事的




兰亭集旭


缇兰回到俞安宫就赶紧去看惟允,紫簪也跟着缇兰一起来,“缇兰看你一天没有看惟允就急了这样”宫中就只有惟允一个皇子,帝旭和缇兰自然也心疼的,“缇兰等到惟允再大几年就可以再生一个孩子了,这样惟允就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缇兰抱着熟睡的惟允说道“主要是阿旭想,而且我也不想惟允一个人太孤单了,有个弟弟或者妹妹陪也是好的”紫簪捏着缇兰的脸笑着说“原来缇兰也想再生一个”紫簪告诉了缇兰过几天就要回去注撵了不然她的女儿和夫君就想她了。缇兰舍不得靠在紫簪的肩膀上“阿姐这么快就要回去,我还有点舍不得”紫簪摸了缇兰的头“等到有时间阿姐就同你姐夫还有你的外甥女一起来看你”几天后,紫簪就回去了注撵缇兰送紫簪到宫门口就来了,走到半路上就看见了帝旭下朝“紫簪走了吗?”帝旭牵着缇兰的手“阿姐刚刚才走的,阿旭怎么看你今天心情不好”帝旭同缇兰到了金城宫后叫穆德庆下去“缇兰你知道,朕今日真的很不开心那帮大臣又来说朕子嗣太少”缇兰看到帝旭的眉毛皱了起来用手把他的眉毛扶平“我知道阿旭肯定又为了我得罪了大臣了,缇兰知道阿旭爱缇兰不管大臣说了什么你永远也要反驳回去,但是缇兰不想阿旭为了缇兰把朝中的大臣都给得罪了”帝旭把手放在了缇兰为他扶平眉毛的手上“缇兰你是我的妻子,我永远也不会去和别人生孩子的而且我觉得我们有惟允就够了我不想让你太辛苦了”缇兰听到了帝旭说的话忍不住哭了起来“缇兰永远是阿旭的妻子,但是缇兰不想阿旭过的太苦”帝旭把缇兰揽在了怀里“都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还在哭”



新的一年也即将到来了,而惟允已经会在地上爬了,缇兰和帝旭惟允一起在金城宫过年,帝旭还亲自去包了饺子给缇兰吃,“阿旭还亲手包了饺子想必一定很好吃的”帝旭夹了饺子沾点陈醋喂给缇兰吃,而惟允还没有长牙齿缇兰就盛了汤喂给惟允喝,也给帝旭盛了一碗给帝旭喝“我要缇兰喂我喝”缇兰只能喂好惟允后再来喂帝旭“阿旭怎么和孩子一样,还要我喂”帝旭却搂了缇兰“难道你喂我的次数还少吗?”缇兰赶紧把汤喂给帝旭“阿旭你再不好好喝汤我就不喂你了”今晚他们三个人一起在金城宫睡。


三年后,惟允也被帝旭叫去太傅那学习了,这样他同缇兰相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多了,这天纯容妃却来俞安宫见缇兰“臣妾参见皇后娘娘”缇兰见纯容妃跪在地上就叫她起来问她有何事“臣妾请皇后娘娘能否让陛下来明霞宫看我,我如今进宫也有五年了但是这五年来陛下从来没有去看过”缇兰也知道这些年来帝旭都是和自己在一起在她被帝旭惩罚去南宫时帝旭也从来没有去过明霞宫缇兰也知道如果把一个女人送到褚仲旭身边缇兰是做不到的那个人是她深爱的夫君“纯容妃等到陛下来了我一定会同她说的”缇兰的手在颤抖抓住旁边的椅子,“臣妾就谢过娘娘”秋霜扶起纯容妃就出来了,而秋霜在把纯容妃送到明霞宫后就找了个理由去给帝旭说今日的事情“此人果然胆大还想让缇兰帮她”帝旭听到后气的砸了东西“陛下息怒”帝旭知道缇兰一向心软有人向她求情她必然会答应的帝旭来到了俞安宫要让缇兰搬去金城宫住“白芷这几天有空就把俞安宫的东西都给收拾好去金城宫朕要皇后回金城宫住”缇兰听到了外面帝旭同白芷讲的话就出来了“阿旭你怎么想让我搬去金城宫住”帝旭拉着缇兰的手就往屋里去,穆德庆和白芷没有进去在外面等“缇兰又是没有人告诉朕,你是不是还要把朕推给明霞宫那个女人”缇兰没有想到帝旭会知道这件事“所以阿旭因为这件事来找缇兰”帝旭牵了缇兰的手说道“缇兰你不能这样,朕会想个办法把那个女人给弄出去的”缇兰看着帝旭为了她愿意让后宫只有她一个人。“缇兰过几日朕带你出宫玩一下”缇兰听到出宫就想到了海市“那到时候我就可以找海市玩了”帝旭听到缇兰出宫第一件事要找海市就不高兴了。“娘子怎么一出宫就想到了海市”缇兰看着帝旭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只要缇兰说海市帝旭就要吃起醋来“阿旭不同意吗?”缇兰嘟着嘴问帝旭“怎么会不同意真是拿你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