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帝旭中毒


缇兰醒来的时候发现帝旭还没有醒来,缇兰起身就来到了梳妆台为自己梳妆打扮这时帝旭也起身了走到了缇兰身边为缇兰插发簪“我来帮你”帝旭给缇兰弄好后拿起了眉笔要为缇兰画眉“我许久没有给夫人画眉了,今日休沐我给夫人画眉”缇兰笑着说道“陛……”帝旭登了缇兰一眼“阿旭可要画的好看一些”帝旭拿笔就给缇兰画了起来“为夫为夫人画的美美的”帝旭给缇兰画了柳叶眉帝旭画后缇兰照了镜子“夫君画的好看极了”这时穆德庆从外面传话“陛下娘娘,钟碎宫的泠容妃来金城宫请安了”帝旭看了缇兰一眼“让她进来”帝后两人从寝殿走了出来“臣妾给参见陛下娘娘”帝旭让泠容妃起来“谢陛下”泠容妃看了一眼缇兰这就是她父亲说的皇后娘娘注撵的公主。“怎么泠容妃今日来朕的金城宫请安有何事”泠容妃笑着说道“臣妾无事只是臣妾嫁给了陛下给陛下和娘娘请安是应该的”“既然泠容妃安也请了也就可以回家了”泠容妃楞了一下还是回去了。“陛下怎么不让那小姑娘留下”帝旭看着缇兰牵了她的手“刚才在寝殿还叫阿旭的现在怎么又变成了陛下”帝旭说着身子却在靠近缇兰“我告诉了在我的心里永远只爱缇兰一个人”帝旭搂了缇兰的腰“我知道。”




帝后两人来到了俞安宫这时惟允也在俞安宫“母后儿臣好想你啊”惟允跑到缇兰抱了她“母后也想惟允,这些日子惟允在太傅那有没有认真学习功课呢?”惟允笑着说道“儿臣有认真的学习而且昨日太傅还表扬了儿臣”缇兰牵着惟允的小手“惟允怎么认真,那母后要好好的奖励惟允了惟允想要什么呢?”“儿臣想要母后做好吃的给我吃,还想母后今晚和我一起睡觉”帝旭听到惟允要让缇兰今晚和他一起睡觉就不同意了“惟允不可让你母后做好吃的可以,但是睡觉就不可以”惟允生气的说道“父皇就是小气鬼每次都不同意我和母后睡觉,我已经好久没有和母后一起睡觉了,今晚我就是要和母后一起睡觉顺便我还可以帮母后带妹妹”缇兰看着惟允生气的样子笑了笑“我的惟允怎么听话还要帮母后带妹妹今晚惟允就留下来陪我和妹妹”惟允听到缇兰同意开心极了,帝旭却不开心了“阿旭怎么不开心了,我等一下做好吃的给你吃顺便让你消消气”中午的时候帝旭在俞安宫吃完了午膳就去敬城堂。




鉴明也来找帝旭“怎么不在家里陪你家要生孩子的娘子来找我做什么?”“阿旭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耳边说道“你说什么季昶当真背地里勾结敌国”鉴明点了点头“朕的弟弟为什么要这样做”帝旭从上面走了下来“鉴明你知道吗?朕当初也不想做大徵的陛下只想带缇兰云游天下,可是当初皇兄自杀而朕的弟弟妹妹还小就剩下朕适合做这个陛下”鉴明拍了拍帝旭的肩膀“我知道阿旭从来就不想做陛下,只想做个闲散王爷”“鉴明今晚就留下来陪朕喝酒”鉴明看的出季昶做的事情让帝旭伤心“好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帝旭笑着说道“不醉不归就不用了免得你家娘子来说朕”



帝旭让人拿来了两壶酒来喝这时一团黑影却进来了金城宫“帝旭今日我要了你的命”帝旭躲过了黑影袭来的一掌“护驾,阿旭你没事吧”鉴明护在了帝旭面前。“今日我要你们死”黑影再一次袭击黑影拿去飞镖朝帝旭的方向弄去帝旭来不急躲开飞镖弄到了左肩,黑影看到帝旭受伤露出了笑容“帝旭你中了我的毒,你活不久了”黑影说后就飞走了鉴明赶紧叫人去追,鉴明来到了帝旭的身边“阿旭你没事吧?”帝旭吐了一口血后就晕倒了。



黑影办完事后就来到了昶王府“殿下你叫属下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昶王从上面走了下来笑着说到“很好皇兄中了毒眼下他的孩子又小到时候我们只要抓住他的孩子和他的皇后威胁他退位”黑影跪在地上说道“那殿下要如何处理方鉴明呢?”“他方鉴明如果愿意帮我本王就留他,不肯本王就杀了他。”





不负相思 第十四章


到了晚上的时候缇兰给褚仲旭弄好一切后准备要回去隔壁的军营睡觉的时候被褚仲旭给拉住了“我的伤好了一点兰儿晚上就不来陪我了,看来我的伤还是不能……”褚仲旭准备说下去时被缇兰用手堵住了嘴巴“我不许阿旭说下去,阿旭好了自然不用缇兰继续照顾你了”褚仲旭拉了缇兰的手放在自己受伤的地方“可是我感觉我还没有好”褚仲旭在缇兰的耳边说道“那阿旭还没有好吗?,需不需要我叫御医给你看一下”褚仲旭这时把准备要走的缇兰拉到自己的身边“不需要叫御医来只需要兰儿好好的照顾我就可以了”褚仲旭说后还亲了缇兰的额头。缇兰被褚仲旭一亲害羞的摸了自己的额头“兰儿晚上睡在这里就可以了”褚仲旭翻身把缇兰放在了床的内侧“阿旭……,这样不合理”缇兰满脸通红“怎么就不合理了,我们又什么都没有干”褚仲旭说后头却在慢慢的低下看缇兰而缇兰直接拿起了被子盖自己的嘴巴“看来我的兰儿被今日海市和鉴明瞧见我们的事害羞了”缇兰结巴的说道“我……才没有呢”缇兰说后直接转身背靠褚仲旭。褚仲旭却搂了缇兰的后背“今晚我就这样搂兰儿睡”而缇兰这时真的害羞的不行这还是她第一次和男子睡在一起。


海市在隔壁等了缇兰半天也没见缇兰回来“话说褚仲旭这家伙已经好了,缇兰应该会回来的”海市偷偷摸摸准备去褚仲旭的军营看被鉴明逮住了“海市你在干什么?”海市准备掀起褚仲旭军营的帘布的时候就被鉴明看见了“没……我没有干什么”海市赶紧回去“晚上缇兰可能还要照顾阿旭,你呀就不用等缇兰了”鉴明对着海市说道。第二天褚仲旭醒来的时候缇兰还没有醒过来褚仲旭在缇兰的额头亲了一下就出去了,褚仲旭穿着铠甲就出来了“鉴明我已经好了,今日这一战我同你们一起去”鉴明赶紧阻止褚仲旭“阿旭万万不可你的伤刚刚好,今日我去就可以了”褚仲旭拍了拍鉴明的肩膀“鉴明我已经好了我可以的”这时缇兰也醒了过来赶紧从里面出来了“阿旭你如果要去那就带上我,我可以帮你而且你不要拒绝我了。”缇兰拉着褚仲旭的手是道“不行战场上刀剑无眼我不允许你去”缇兰说道“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而且我不会添加麻烦的”褚仲旭看着缇兰缠着自己“真是拿你没有办法”而海市也跟着鉴明一起去。缇兰看到了鹄库的王子那个伤褚仲旭的人,缇兰和海市两个人来到城楼拿起弓箭射了鹄库的王子,他们的士兵看到王子受伤赶紧来到王子身边,而褚仲旭和鉴明也描准了时机攻打进去“果然还是缇兰和海市有办法”而这次大徵胜利鹄库也表示不会攻打下去。



而打了胜仗后褚仲旭也回天启,宫中的褚伯曜知道褚仲旭要回来气的不行“褚仲旭你的命还挺大的,居然还没有死”褚伯曜叫了暗士在褚仲旭回来的路上袭击他们“记住这次一定要给我办成功”暗士跪在地上说道“臣一定不负殿下所望”说后就带人出发了。缇兰和褚仲旭两个人骑在前面“缇兰等到我们到了天启我就向父皇给我们赐婚”缇兰骑着马说道“谁说我要嫁给你了”缇兰就骑着马就走了而褚仲旭也追了上去“不嫁给我你要嫁给谁?难道还有比我更好的男子”海市和鉴明在后面看着缇兰和褚仲旭两人“你看看人家边骑着马边谈情说爱的”海市对着鉴明说“你想要我们也就同阿旭和缇兰一样”鉴明说后就拉了海市让她坐在自己的马上“我们要浪漫也要比阿旭和缇兰更浪漫”说后就驾着马向前了。



————————————————————————————




不负相思 第十二章


这天缇兰突然在门口听到了苏父和苏铭轩说褚仲旭在黄泉关受伤的消息她立马就冲了进去“爹爹你说旭王殿下受伤了,他伤的重不重”缇兰抓住苏父的胳膊问道“兰儿你怎么不关心震初反而关心旭王,你放心陛下已经派人送最好的药去黄泉关了”缇兰松开了抓住苏父胳膊的手“那就好阿旭没有事就好”缇兰小声的说道而缇兰心里已经做了决定要去黄泉关找褚仲旭。海市也在家中听他父亲说褚仲旭受伤的事情她也立马来告诉缇兰海市跑到缇兰家中告诉缇兰,海市告诉缇兰褚仲旭被鹄库的王子用弓箭所伤,伤到的部位距离心脏很近。缇兰听到褚仲旭被伤的怎么重“怎么会这样,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缇兰准备去黄泉关找褚仲旭“缇兰我陪你一起去”缇兰也答应了,这时苏父不同意她们去“不行你们两个女子怎么可以去,海市兰儿这丫头不懂事你不劝她还要跟她一起去,而且你们又是两个姑娘家,去黄泉关还路途遥远”海市说道“苏叔你放心我们会保护好知道的,而且我知道缇兰现在的心情,又是我心爱的人在黄泉关也受伤了我也会同缇兰一样的”海市说后就和缇兰去房间换了男服“海市你不用回家告诉叶叔吗?”海市笑着说道“我爹爹他同意我去的,我听见我爹爹说殿下受伤了我就问他鉴明有没有受伤的时候他就知道会去黄泉关的”缇兰和海市换好了衣服就要去黄泉关了“爹爹你放心女儿会保护好自己的”缇兰说后准备要走的时候苏父叫住了她“兰儿你当真爱旭王爱到入骨吗?”缇兰说道“是的爹爹如果阿旭不在了,女儿也不会独活的”缇兰说后要走的时候苏铭轩叫住了她“缇兰我和你们一起去,你们两个女孩子就算女扮男装去黄泉关也有点危险”苏铭轩说后就和海市缇兰一起前往黄泉关了。


缇兰骑马骑的很快“缇兰你慢点”苏铭轩在后面追着缇兰,“阿旭你一定要等我,驾”缇兰恨不得现在立马就见都褚仲旭。很快他们就到达了黄泉关鉴明在前面看到了他们“海市缇兰他们怎么来了”海市下马后就来到了鉴明身边“方鉴明我好想你,你有没有受伤”海市抱着鉴明“海市你怎么和缇兰一起来了”缇兰赶紧来到鉴明这里问鉴明“鉴明阿旭他怎么了,他在哪里”鉴明对缇兰说道“缇兰阿旭在里面,就是……情况有点不好”缇兰听到鉴明这样说立马就去军营看褚仲旭了,缇兰看到了褚仲旭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她飞奔跑到褚仲旭身边流着眼泪“阿旭你醒醒啊,你起来看看我”缇兰摸着褚仲旭的脸看着他脸上还有几处刀伤,而位于心脏位置旁边的伤还在流血,鉴明和海市也来到了军营“缇兰你放心阿旭会好的”鉴明拍了拍缇兰的肩膀“会好的,我相信阿旭一定会好的”缇兰流着泪水说道,海市看到缇兰哭了“缇兰你哭了”海市来到缇兰身边给她擦了擦眼泪。海市同缇兰一起长大很少见她流眼泪“缇兰你快别哭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哭的这么伤心”海市给缇兰擦着眼泪还抱着她。


缇兰这些天日夜不分的照顾着褚仲旭“缇兰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来照顾阿旭就可以了”鉴明端来了饭给缇兰吃“不,我没事我还可以的”海市也进来让缇兰去休息“缇兰你就去休息一个如果殿下醒了,我一定去叫你的”海市看着缇兰这些天日夜不分的照顾着褚仲旭而缇兰自己不好好休息吃饭心疼极了。这时苏铭轩进来了“缇兰你去休息一下你这样子身体会熬坏的,倒时候殿下醒了你把自己整病了怎么办”“你们不用担心我了,我没事的”缇兰说后就拿起饭吃了起来还喝了几口汤,缇兰吃好后准备起身的时候感觉自己头晕晕的就晕倒了“这会不会下的太重了”海市对着鉴明说道“你放心缇兰大概晚上的时候就会醒来的,而且御医说了这个剂量不会睡太久”鉴明和海市在缇兰的饭菜里下了安眠药。海市扶着缇去去隔壁休息。


这才是我理想的兰旭结局

“那缇兰就做挥不去的朝云,摔不碎的琉璃”

缇兰醒了


缇兰服下了药后第二天就醒来了,她看见了帝旭睡在床榻下,她知道在她昏迷的这几日里都是帝旭在照顾她,这时帝旭也醒来了他看见了眼前的人儿眼睛红红的在哭“缇兰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如果你没有醒来朕就要让朕个太医院都给你陪葬”缇兰借着帝旭的力量让自己起来“我怎么舍得让阿旭一个人在这世上,这样阿旭就太孤寒了”缇兰眼睛通红带着哭腔同帝旭说话“缇兰你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吗?你不知道要是那苏鸣再深入一点我就真的要失去你了”帝旭说着话眉毛却皱了起来,缇兰伸手为他扶平眉毛“缇兰不会离开阿旭,缇兰是阿旭的妻子,缇兰愿一生一世,生死相随”帝旭把缇兰抱在怀里吻了缇兰的额头。“朕只要缇兰不要离开朕就好。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海市知道缇兰醒了就进宫来看缇兰“缇兰你知道吗?你吓死我了”海市握着缇兰的手“海市你看我现在不是好了吗?还好有你和鉴明在医书上查到了解药,我还要谢谢你呢”海市知道缇兰从来都不会怪别人的不是,“海市又不我们去看惟允还有方笙吧”海市的儿子同惟允在太傅哪里学习,缇兰和海市一起来到了学堂,惟允看见缇兰来直接扑到了缇兰的怀里“母后儿臣好想你啊,自从你病了父皇就不让儿臣去看你”缇兰拿了手帕给惟允擦脸上的汗水随后就同海市一起带他们来到凉厅上坐,缇兰拿出了莲花糕给惟允和方笙吃,惟允这时却抱了缇兰的大腿“母后你什么时候要和父皇给惟允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海市正在喝着茶被惟允的话给呛到了,而方笙也开始问海市“阿娘,你答应我的话可还算数”海市笑着说道“当然算术而且阿娘是不会骗笙儿的”而惟允还在不依不饶的问缇兰,缇兰无奈只能让惟允今晚来同她一起睡,惟允才消停。



晚上的时候惟允高兴的来到俞安宫,睡上了缇兰的床榻高兴极了,正在翻来覆去的时候他的父皇来了“你怎么在这儿,不好好去你的宫里睡觉跑来你母后这”惟允委屈巴巴看着帝旭“父皇是母后答应儿臣让儿臣今晚和母后一起睡觉的”帝旭却突然把惟允从床榻上给抱了下来“惟允乖,你现在已经长大不能同母后一起睡了要自己睡觉了乖去偏殿睡”惟允被帝旭抱下来后还想再上去却被帝旭阻止“父皇怎么可以每次同惟允霸占母后”这时缇兰沐浴后进来了“是谁要惹了我的小惟允不高兴”惟允跑过来告诉缇兰帝旭不让自己和缇兰一起睡觉,“这小兔崽子还学会告状了”帝旭突然走了过来在惟允耳边说了一句话后惟允立马就不和缇兰一起睡了要自己睡了“父皇说的对惟允长大了,要自己睡了不能和母后睡在一起了”缇兰突然捏起了惟允的脸“怎么了我的惟允你在母后的眼里都是小孩子,而惟允不是说了晚上还要听母后给惟允读话本子呢?”而惟允也想和缇兰一起睡但是抖不过他的父皇就自己跑去偏殿睡了,缇兰看到惟允走后就过来问帝旭“褚仲旭,你是不是和惟允说了什么才让惟允要去偏殿睡的”而帝旭笑嘻嘻的把缇兰抱起在缇兰耳边说“我告诉惟允今年给惟允一个妹妹”缇兰听到后瞬间把头埋在帝旭的怀里。





缇兰受伤


这天帝旭突然来到了明霞宫纯容妃高兴极了,“臣妾参见陛下”帝旭没有看她直接就进去里面了“纯容妃也来这宫中有几年了”纯容妃站在一旁慢吞吞的说道“陛下已有五年了”这五年帝旭只有来了几次明霞宫每一次来都是问罪的,“纯容妃这五年来朕确实刻薄了你,如今朕还你自由之身让你去寻找你喜欢的人可愿意”纯容妃突然跪在地上说道“陛下,臣妾不愿意臣妾深爱陛下不愿意离开陛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帝旭看了眼前这个女人有一点和缇兰相似之处就是同缇兰一样倔强“纯容妃如果不愿意的话,你可知道你接下来的日子都是在宫中渡过”纯容妃当然知道的,她为了得到帝旭的青睐不断的去学习缇兰的举止、性格。“臣妾知道,但是臣妾愿意等”“那纯容妃就等吧”帝旭说话就走了,她刚才看见了帝旭有看了她一眼以为帝旭心里肯定有她的。



上元节这天帝旭带缇兰来宫外玩,而缇兰叫了海市鉴明他们,他们四个人一起带着面具而帝旭不想缇兰老是和海市黏在一起就叫鉴明带海市去把的地方,而海市被鉴明带走后缇兰知道是她的夫君做的“走,为夫带你去放水灯”帝旭牵着缇兰的手就带着她去放水灯虽后就带缇兰去了一家酒楼吃饭帝旭带缇兰去包间,而这家酒楼藏了要杀帝旭的人,他们买通了小二让小二在帝旭的茶水里下了药水,然而帝旭准备要喝的时候就发现了水有问题但是为了想看他们想干嘛就和缇兰假装晕倒,果然门外的人听到里面有杯子落地的声音就进来了,进来的那个人是苏鸣当年他没有死而是逃到了鹄库哪里去勾结了鹄库的王君来杀帝旭,“帝旭啊帝旭没有想到吧,你也有今天”他想杀了帝旭的时候发现了旁边的缇兰他想把缇兰献给鹄库的王君准备叫手下带缇兰走的时候帝旭突然醒来杀了要带缇兰走的人而缇兰也跟着醒来,“帝旭你居然没事”帝旭看了苏鸣一眼“就凭你也敢来杀我,当年让你死里逃生是我的大意今日我必定要杀了你”随后帝旭把缇兰护在自己的身后随极杀了苏鸣的手下,苏鸣看到自己的手下都被杀赶紧下了楼,而楼下已经有了许多的苏鸣的人,帝旭让缇兰待在这里不要动自己下去,而帝旭一个人对付他们多人,鉴明海市听到街市的人说前面的酒楼在打架鉴明和海市跟着去看了,鉴明到的时候看见了苏鸣带了一批人在攻打帝旭就前往帮忙,他们把苏鸣的人杀了之后叫帝旭留苏鸣活口,这时缇兰也下来了缇兰看到帝旭胳膊被刀划了一道伤口在流血缇兰撕开自己的裙摆的一块布给帝旭包扎,而这时苏鸣跪在帝旭面前他看准了帝旭准备杀了他,还好被缇兰发现,缇兰挡在帝旭面前被苏鸣刺了一刀,帝旭看到缇兰被苏鸣刺了一刀直接了结苏鸣的生命,而苏鸣的那把刀是带有毒的帝旭看到了晕倒缇兰对鉴明吼道“方鉴明朕告诉你要是缇兰有事朕跟你没完”而帝旭此时已经失控了还好有海市让帝旭快点送缇兰回宫,帝旭抱着缇兰回到了宫中,而御医们也来到了金城宫中“你们要是不能把皇后治好朕要你们陪葬”李御医颤抖的跪在地上“陛下,皇后娘娘的刀伤不深只是……那把刀含有毒药臣现在还不知道是何毒”帝旭坐在床榻边看着脸色苍白的缇兰说道“那就去查,朕给你们一日的时间查不到你们就带着脑袋来见朕”帝旭把御医赶走后就握住缇兰的手“缇兰你一定会没事的,你要快点醒来”鉴明走到了帝旭面前“阿旭,缇兰会没事的缇兰不会放下你还有太子殿下不管的”帝旭突然抓了鉴明的衣领“要不是因为你要让朕留苏鸣现在缇兰也不会躺在这里,方鉴明朕告诉你缇兰如果有事朕不会放过你的”帝旭说完后就放开了鉴明的衣领,而鉴明也在后悔刚才不应该留苏鸣活口他本来想问苏鸣鹄库事情后在杀了他,没有想到因为自己却害了缇兰。



鉴明回到清海公府后海市问了缇兰的情况,鉴明告诉海市缇兰的刀伤不深就是刀上有毒缇兰现在还没有醒来,而李御医也查到了缇兰中的是什么毒,来找帝旭“陛下,臣已查到了皇后娘娘伤口上的毒是曼陀罗”李御医颤抖的说道他害怕下一秒帝旭要他人头落地“那李御医你有什么办法可解此毒”“陛下臣还在查中”帝旭气的拿起杯子就砸向了李御医的头“那就快点去查”缇兰的伤口并不深所以毒也没有完全侵蚀到体内,而鉴明海市在书上也找到了曼陀罗的解毒方法只要其次服用甘草附加白花的茎部就可以解毒,他们两个人来到了宫中告诉了帝旭“赶快叫御医来这个方法能否来解毒”李御医也同帝旭说可以,帝旭叫李御医赶紧去弄来给缇兰服用。








不负相思 第九章



今天是冬至本来以为紫簪会回苏府一起过节的,没有想到的是紫簪如今也怀孕了行动不方便就没有来了,晚上的时候苏母亲自包了饺子“兰儿今日是冬至要吃饺子的”苏母端上来后缇兰立马就夹了饺子给苏父苏母“爹爹和阿娘要先吃”缇兰夹给苏父苏母后才知道夹一个来吃而苏铭轩就不服了“苏缇兰你好歹也夹个给你哥哥吧”缇兰吃着饺子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是我哥哥,那有哥哥天天让自己的妹妹同不喜欢的人一起的”这时苏父就问了苏铭轩“轩儿刚才兰儿说你天天让她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是怎么回事”苏铭轩赶紧说道“爹你少听缇兰这丫头胡说八道她每天都不知道死那去了,我怎么可能让她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苏铭轩算你有良心”缇兰吃完了饭就拿件披风穿上就准备出去了“兰儿这大晚上的要去哪里”缇兰笑着说道“我去海市那”缇兰当然不是去海市哪里而是褚仲旭哪里褚仲旭今晚要带她去玩雪,缇兰走出门就看见了汤乾自进来“缇兰大晚上的外面还下着雪你要去哪里”缇兰向汤乾自问好告诉他要去海市那后就走了“轩儿你和震初跟着她去,这大晚上的还下着雪”苏父让苏铭轩和汤乾自跟着缇兰“老爷你怎么让轩儿和震初跟着缇兰呢?”苏父笑着说道“这大晚上的雪天她们两个女孩子家肯定去玩雪,我让轩儿和震初去这样可以暗中保护她们”而苏铭轩和汤乾自听了苏父的话也偷偷的跟了缇兰。苏铭轩看着缇兰没有走向海市家的方向而是向前走“这个死丫头居然骗我们”苏铭轩准备去叫缇兰的时候被汤乾自阻止了“铭轩我们先不要冲动”褚仲旭在东门等到了缇兰半天“怎么还没有来,该不会不来了吧”缇兰看到了褚仲旭就偷偷摸摸的跑过去楼了他的后背“阿旭想说什么”褚仲旭看到缇兰来了就牵了她的手“手这么怎么凉”褚仲旭握着缇兰的手给她哈气还把缇兰楼在自己的怀里用大氅包裹着缇兰。“出来还不穿大氅只披了个披风这样会冻感冒的”缇兰还故意从褚仲旭的怀里出来“怎么会冻感冒我里面穿的可暖和”苏铭轩看到了缇兰又和褚仲旭在一起“这丫头怎么又和旭王在一起”汤乾自看到了褚仲旭给缇兰哈气还楼了缇兰脸色一下子都变了“没有想到缇兰短短的时间里就喜欢上了旭王”汤乾自说后就走了苏铭轩也跟着走“震初你也别太生气了回头我去说说她两句”汤乾自停下脚步“铭轩不用说她了,我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褚仲旭带缇兰来到了明月阁他们走进了里面,里面有一间暖房外面有一个凉亭,这时缇兰玩心大起立马抓了一把雪扔到了褚仲旭身上扔后还笑了起来,海市在暖房听见了缇兰的笑声就出来了“缇兰你和殿下怎么现在才来啊”海市和鉴明已经在里面煮好了热茶和烤好了鹿铺“缇兰我们进去里面喝一碗茶后再来玩雪吧”缇兰拉了的手海市就进去了,而褚仲旭看到缇兰拉海市的手不拉自己的就生气了。缇兰给褚仲旭倒了一大碗热茶给褚仲旭喝“阿旭喝点热茶暖暖身子”缇兰拿给褚仲旭自己也喝了一碗,缇兰看到褚仲旭气嘟嘟的就知道因为刚才不牵他的手在生气了,缇兰赶紧拿了鹿铺喂给褚仲旭吃“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褚仲旭看到缇兰喂自己吃东西气一下子就消了。“我就知道你们今晚肯定会在这里的”褚伯曜也来到了明明阁还带了安凌瑶一起来“仲旭哥哥我今晚进宫去看嘉贵妃要回来的时候看见了伯曜哥哥所以我们就一起来了”安凌瑶直接坐在了褚仲旭的身边,褚伯曜也坐了下来还告诉了缇兰和海市他们几个人之前每年的冬至都会来。“海市我们去外面堆雪人吧”鉴明牵了海市的手就去外面,而安凌瑶挽着褚仲旭的手让褚仲旭也一起去外面玩雪“仲旭哥哥我们也一起出去吧,和之前一样给我堆雪人”缇兰喝了一口热茶“我们的旭王殿下桃花就是好啊,都有女孩子邀请玩雪了”褚仲旭里面松开了安凌瑶挽自己的手“凌瑶你还是皇兄和你一起吧,我和缇兰”褚仲旭里面拉了缇兰的手就出去了。里面剩下褚伯曜和安凌瑶“她有什么好的,早知道当年就不和爹爹去蜀中了”安凌瑶喝了茶就出去了褚伯曜也跟着出去。“阿旭我要弄个比你好看的雪人。”缇兰拔了头上的发簪在雪人的后面写了褚仲旭和自己名字最后的一个字“旭和兰”缇兰的鼻子已经被冻红了褚仲旭立马抱起缇兰就进去“阿旭你快放我下来,还有人呢”褚仲旭在缇兰的耳边说“有人我也不放你下来而且这里都是熟人怕什么,而且刚才缇兰还在吃醋呢?”缇兰被褚仲旭一说掐了他的胳膊“下次再让我看到了那可不是掐胳膊了”海市看着褚仲旭抱缇兰进去就让鉴明偷偷在窗外看看“海市你怎么也偷偷看缇兰和阿旭在干什么”海市笑着说“你不是说缇兰被殿下吻过我就是想看看他们在里面有没有在吻”褚仲旭抱缇兰进屋后就拿了个暖炉放在她手上。“缇兰你刚才说下次看见我被别的女人挽手不是掐胳膊那是什么?”褚仲旭说着话却慢慢的靠近缇兰“下次我就会狠狠的咬你一口留下印记”褚仲旭在缇兰的耳边说道“原来缇兰是个小醋坛,那我以后要小心一点免的有一天我的手都是伤”缇兰赶紧拿茶给褚仲旭“阿旭还是喝点茶吧”海市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褚仲旭吻缇兰“看了半天都白看了”鉴明笑着说“好了这次没有看到说不定那一天就被我们逮住了”



缇兰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苏铭轩居然在苏府外等缇兰“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今晚你不回家呢?”缇兰不以为意就走进去了“苏缇兰说晚上你去了海市那还是去找旭王”缇兰听到苏铭轩怎么说立马就反驳“苏铭轩你居然跟踪我”苏铭轩指了指缇兰“苏缇兰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震初不好吗?偏偏喜欢上旭王”缇兰听到苏铭轩又开始说汤乾自的好她就立马捂住耳朵就走了,苏铭轩说了半天转身就看不到缇兰了。


“小姐醒醒啊,今天汤公子和少爷说要带你去玩”碧红在床边叫醒着缇兰“知道了我再睡一会,又不你去告诉他们我不去了”苏铭轩看到缇兰没有醒就直接来到了她的房间“苏缇兰快醒醒不要让人家等太久了”缇兰被苏铭轩这弄就醒来了“好了知道”缇兰起来梳妆打扮就同他们出去了而缇兰是穿着男装“苏缇兰你怎么穿着男装”“怎么不行吗?既然要出去玩就穿男装”苏铭轩也没说下去就同缇兰和汤乾自一起走了。苏铭轩为了让缇兰知道汤乾自的好还故意安排了人手让等一下让汤乾自英雄救美,他们走到一半躲在草丛边的人就出来了“看起来是富贵人家,要路过这里就留下你们的钱财吧”汤乾自知道这是苏铭轩安排的“你们有手有脚不去干活而是干起抢百姓的东西”说后就和那个人打了起来“缇兰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区区几个人奈何不了我什么”缇兰说后就和那几个人动起了手“你们不去干活而是干起抢东西,今天我就好好收拾你们”缇兰把几个人打的落花流水的“公子别打我们了,我们以后不会了”其中一个人赶紧求饶缇兰也放过他们“果然好久没有打架了,没打两下手就酸了”苏铭轩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他的妹妹缇兰会武功“苏缇兰你什么时候学会武功的”缇兰笑着说道“都是三脚猫功夫来防身而已”缇兰说后就跑了“震初对不起是我失算不知道缇兰这丫头会武功”苏铭轩拍了拍汤乾自的肩膀“没事的铭轩”缇兰来到了一个凉亭等他们“你们还真慢呢?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缇兰说后就走了。








兰亭集旭


缇兰回到俞安宫就赶紧去看惟允,紫簪也跟着缇兰一起来,“缇兰看你一天没有看惟允就急了这样”宫中就只有惟允一个皇子,帝旭和缇兰自然也心疼的,“缇兰等到惟允再大几年就可以再生一个孩子了,这样惟允就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缇兰抱着熟睡的惟允说道“主要是阿旭想,而且我也不想惟允一个人太孤单了,有个弟弟或者妹妹陪也是好的”紫簪捏着缇兰的脸笑着说“原来缇兰也想再生一个”紫簪告诉了缇兰过几天就要回去注撵了不然她的女儿和夫君就想她了。缇兰舍不得靠在紫簪的肩膀上“阿姐这么快就要回去,我还有点舍不得”紫簪摸了缇兰的头“等到有时间阿姐就同你姐夫还有你的外甥女一起来看你”几天后,紫簪就回去了注撵缇兰送紫簪到宫门口就来了,走到半路上就看见了帝旭下朝“紫簪走了吗?”帝旭牵着缇兰的手“阿姐刚刚才走的,阿旭怎么看你今天心情不好”帝旭同缇兰到了金城宫后叫穆德庆下去“缇兰你知道,朕今日真的很不开心那帮大臣又来说朕子嗣太少”缇兰看到帝旭的眉毛皱了起来用手把他的眉毛扶平“我知道阿旭肯定又为了我得罪了大臣了,缇兰知道阿旭爱缇兰不管大臣说了什么你永远也要反驳回去,但是缇兰不想阿旭为了缇兰把朝中的大臣都给得罪了”帝旭把手放在了缇兰为他扶平眉毛的手上“缇兰你是我的妻子,我永远也不会去和别人生孩子的而且我觉得我们有惟允就够了我不想让你太辛苦了”缇兰听到了帝旭说的话忍不住哭了起来“缇兰永远是阿旭的妻子,但是缇兰不想阿旭过的太苦”帝旭把缇兰揽在了怀里“都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还在哭”



新的一年也即将到来了,而惟允已经会在地上爬了,缇兰和帝旭惟允一起在金城宫过年,帝旭还亲自去包了饺子给缇兰吃,“阿旭还亲手包了饺子想必一定很好吃的”帝旭夹了饺子沾点陈醋喂给缇兰吃,而惟允还没有长牙齿缇兰就盛了汤喂给惟允喝,也给帝旭盛了一碗给帝旭喝“我要缇兰喂我喝”缇兰只能喂好惟允后再来喂帝旭“阿旭怎么和孩子一样,还要我喂”帝旭却搂了缇兰“难道你喂我的次数还少吗?”缇兰赶紧把汤喂给帝旭“阿旭你再不好好喝汤我就不喂你了”今晚他们三个人一起在金城宫睡。


三年后,惟允也被帝旭叫去太傅那学习了,这样他同缇兰相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多了,这天纯容妃却来俞安宫见缇兰“臣妾参见皇后娘娘”缇兰见纯容妃跪在地上就叫她起来问她有何事“臣妾请皇后娘娘能否让陛下来明霞宫看我,我如今进宫也有五年了但是这五年来陛下从来没有去看过”缇兰也知道这些年来帝旭都是和自己在一起在她被帝旭惩罚去南宫时帝旭也从来没有去过明霞宫缇兰也知道如果把一个女人送到褚仲旭身边缇兰是做不到的那个人是她深爱的夫君“纯容妃等到陛下来了我一定会同她说的”缇兰的手在颤抖抓住旁边的椅子,“臣妾就谢过娘娘”秋霜扶起纯容妃就出来了,而秋霜在把纯容妃送到明霞宫后就找了个理由去给帝旭说今日的事情“此人果然胆大还想让缇兰帮她”帝旭听到后气的砸了东西“陛下息怒”帝旭知道缇兰一向心软有人向她求情她必然会答应的帝旭来到了俞安宫要让缇兰搬去金城宫住“白芷这几天有空就把俞安宫的东西都给收拾好去金城宫朕要皇后回金城宫住”缇兰听到了外面帝旭同白芷讲的话就出来了“阿旭你怎么想让我搬去金城宫住”帝旭拉着缇兰的手就往屋里去,穆德庆和白芷没有进去在外面等“缇兰又是没有人告诉朕,你是不是还要把朕推给明霞宫那个女人”缇兰没有想到帝旭会知道这件事“所以阿旭因为这件事来找缇兰”帝旭牵了缇兰的手说道“缇兰你不能这样,朕会想个办法把那个女人给弄出去的”缇兰看着帝旭为了她愿意让后宫只有她一个人。“缇兰过几日朕带你出宫玩一下”缇兰听到出宫就想到了海市“那到时候我就可以找海市玩了”帝旭听到缇兰出宫第一件事要找海市就不高兴了。“娘子怎么一出宫就想到了海市”缇兰看着帝旭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只要缇兰说海市帝旭就要吃起醋来“阿旭不同意吗?”缇兰嘟着嘴问帝旭“怎么会不同意真是拿你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