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兰亭集旭


缇兰回到俞安宫就赶紧去看惟允,紫簪也跟着缇兰一起来,“缇兰看你一天没有看惟允就急了这样”宫中就只有惟允一个皇子,帝旭和缇兰自然也心疼的,“缇兰等到惟允再大几年就可以再生一个孩子了,这样惟允就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缇兰抱着熟睡的惟允说道“主要是阿旭想,而且我也不想惟允一个人太孤单了,有个弟弟或者妹妹陪也是好的”紫簪捏着缇兰的脸笑着说“原来缇兰也想再生一个”紫簪告诉了缇兰过几天就要回去注撵了不然她的女儿和夫君就想她了。缇兰舍不得靠在紫簪的肩膀上“阿姐这么快就要回去,我还有点舍不得”紫簪摸了缇兰的头“等到有时间阿姐就同你姐夫还有你的外甥女一起来看你”几天后,紫簪就回去了注撵缇兰送紫簪到宫门口就来了,走到半路上就看见了帝旭下朝“紫簪走了吗?”帝旭牵着缇兰的手“阿姐刚刚才走的,阿旭怎么看你今天心情不好”帝旭同缇兰到了金城宫后叫穆德庆下去“缇兰你知道,朕今日真的很不开心那帮大臣又来说朕子嗣太少”缇兰看到帝旭的眉毛皱了起来用手把他的眉毛扶平“我知道阿旭肯定又为了我得罪了大臣了,缇兰知道阿旭爱缇兰不管大臣说了什么你永远也要反驳回去,但是缇兰不想阿旭为了缇兰把朝中的大臣都给得罪了”帝旭把手放在了缇兰为他扶平眉毛的手上“缇兰你是我的妻子,我永远也不会去和别人生孩子的而且我觉得我们有惟允就够了我不想让你太辛苦了”缇兰听到了帝旭说的话忍不住哭了起来“缇兰永远是阿旭的妻子,但是缇兰不想阿旭过的太苦”帝旭把缇兰揽在了怀里“都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还在哭”



新的一年也即将到来了,而惟允已经会在地上爬了,缇兰和帝旭惟允一起在金城宫过年,帝旭还亲自去包了饺子给缇兰吃,“阿旭还亲手包了饺子想必一定很好吃的”帝旭夹了饺子沾点陈醋喂给缇兰吃,而惟允还没有长牙齿缇兰就盛了汤喂给惟允喝,也给帝旭盛了一碗给帝旭喝“我要缇兰喂我喝”缇兰只能喂好惟允后再来喂帝旭“阿旭怎么和孩子一样,还要我喂”帝旭却搂了缇兰“难道你喂我的次数还少吗?”缇兰赶紧把汤喂给帝旭“阿旭你再不好好喝汤我就不喂你了”今晚他们三个人一起在金城宫睡。


三年后,惟允也被帝旭叫去太傅那学习了,这样他同缇兰相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多了,这天纯容妃却来俞安宫见缇兰“臣妾参见皇后娘娘”缇兰见纯容妃跪在地上就叫她起来问她有何事“臣妾请皇后娘娘能否让陛下来明霞宫看我,我如今进宫也有五年了但是这五年来陛下从来没有去看过”缇兰也知道这些年来帝旭都是和自己在一起在她被帝旭惩罚去南宫时帝旭也从来没有去过明霞宫缇兰也知道如果把一个女人送到褚仲旭身边缇兰是做不到的那个人是她深爱的夫君“纯容妃等到陛下来了我一定会同她说的”缇兰的手在颤抖抓住旁边的椅子,“臣妾就谢过娘娘”秋霜扶起纯容妃就出来了,而秋霜在把纯容妃送到明霞宫后就找了个理由去给帝旭说今日的事情“此人果然胆大还想让缇兰帮她”帝旭听到后气的砸了东西“陛下息怒”帝旭知道缇兰一向心软有人向她求情她必然会答应的帝旭来到了俞安宫要让缇兰搬去金城宫住“白芷这几天有空就把俞安宫的东西都给收拾好去金城宫朕要皇后回金城宫住”缇兰听到了外面帝旭同白芷讲的话就出来了“阿旭你怎么想让我搬去金城宫住”帝旭拉着缇兰的手就往屋里去,穆德庆和白芷没有进去在外面等“缇兰又是没有人告诉朕,你是不是还要把朕推给明霞宫那个女人”缇兰没有想到帝旭会知道这件事“所以阿旭因为这件事来找缇兰”帝旭牵了缇兰的手说道“缇兰你不能这样,朕会想个办法把那个女人给弄出去的”缇兰看着帝旭为了她愿意让后宫只有她一个人。“缇兰过几日朕带你出宫玩一下”缇兰听到出宫就想到了海市“那到时候我就可以找海市玩了”帝旭听到缇兰出宫第一件事要找海市就不高兴了。“娘子怎么一出宫就想到了海市”缇兰看着帝旭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只要缇兰说海市帝旭就要吃起醋来“阿旭不同意吗?”缇兰嘟着嘴问帝旭“怎么会不同意真是拿你没办法”




生气


“陛下,奴婢查到了那天陛下确实有让人给皇后送炭火去南宫,谁知道走到半路就遇见了纯容妃的婢女把东西给拿去”帝旭听到是纯容妃的人拿走的气的把桌子上折子都弄到地上“此人果然胆大,连皇后的东西也敢拿上次的教训还不够,看来要把人抓去内狱,穆德庆去明霞宫把人带去内狱。”穆德庆带人去明霞宫直接把小梅带去内狱“你们大胆敢动本宫的人”内官说道“娘娘奴婢也是奉陛下的旨意来的,说叫小梅这姑娘得罪了陛下敢拿陛下给皇后娘娘的东西”随后小梅就被带走了。

俞安宫

海市来看缇兰“这陛下也真是既然把你贬去南宫这么多天”缇兰笑道“海市那有那么多天,才几天而已”海市心疼的牵起缇兰的手“缇兰你看你的手都已经有几道疤了,是不是你没有生病陛下难不成要把你关在南宫到永久”缇兰紧握海市的手说道“海市我告诉你,阿旭他还偷偷的派人在暗中观察我,而且我还知道阿旭他还吃醋了”海市问道缇兰帝旭在吃谁的醋,缇兰笑着对海市说“那天我不小心弄到了脚这时一位名字叫汤乾自的大人走来问我伤到哪里这时就被阿旭看到”海市笑着说道“我就说陛下这个人就是小心眼,之前缇兰你还说没有现在是不是觉得你的阿旭很小心眼”“海市你说的对,阿旭他就是小心眼,就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他同你一起出去我一回来就是要好好惩罚”而帝旭也来到俞安宫没有进去在外面听了许多缇兰说他的不好,这时他走了进来“那你说说朕在哪里小心眼了,叶海市你也回家去看你的儿子”帝旭转眼就让海市走缇兰还送海市出去了,缇兰进来后帝旭就问缇兰“皇后你现在应该跟我讲讲朕哪里小心眼?”缇兰连忙说道“阿旭哪里有小心眼,根本就没有小心眼,我刚才也就是随便说说的”帝旭越来越走近缇兰“随便说说,我刚才看你说的好像不是这样说的,还同叶海市说对”缇兰搂了帝旭的脖子“阿旭你居然还偷听我和海市说话。”“朕不能算偷听是因为我刚才要进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你们的对话内容”缇兰小声的说道“分明就是小心眼加偷听还不承认”而帝旭听到了缇兰说的话直接把缇兰横腰抱起“你刚才说的朕可是都听到了,看来朕要好好收拾你这只不听话的小兔了”然后就把缇兰抱到里面去。这时穆德庆却来报“陛下纯容妃求见”帝旭这时生气了极了“早的时候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缇兰在旁边说道“想必是找阿旭有事情,阿旭还不让纯容妃来”帝旭刮了缇兰的鼻子“那我等一下在来好好来收拾你了”“阿旭就会欺负我”帝旭还直接把缇兰也给抱了出来“臣妾参见陛下皇后,陛下臣妾求你放了小梅,小梅是臣妾的贴身婢女臣妾不能没有她”帝旭玩弄着戒指“纯容妃可知道,婢女私自拿朕给皇后的东西是何罪,朕改日会在给你安排一个婢女给你的”纯容妃见帝旭是不会放了小梅只能先走了,而缇兰这时也想偷偷的离开却被帝旭抓了回来“想跑去哪里,朕的皇后”缇兰解释道“我去看惟允看他醒了没有?”“惟允有乳娘还有婢女在照顾你无需担心,现在可是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了”帝旭这下把缇兰抱去里面去好好惩罚他的小兔。

次日帝旭叫了一位奴婢去明霞宫伺候纯容妃“奴婢秋霜参见纯容妃以后就是奴婢来伺候你了”纯容妃眼见帝旭是不会放了小梅的,现在也只能让秋霜伺候自己了。“纯容妃虽然奴婢不能同小梅姐姐比,都是奴婢会帮助纯容妃得到陛下的宠爱”秋霜是帝旭这边的人所以纯容妃只要作妖她就是去告诉帝旭但是秋霜会假意和纯容妃是一条心的人。“如果你能帮助本宫等到陛下的宠爱以后本宫会重重有赏的”



女扮男装

 海市来找缇兰“缇兰,昨晚我看陛下那个眼神会不会昨晚去宠了那个妃子”“海市,昨晚阿旭就是想看我会不会吃醋所以才这样”海市笑着道“陛下也太坏了吧,居然为了让你吃醋这个样子”缇兰叫海市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别人还会以为缇兰是个小肚鸡肠的人“缇兰你放心吧,陛下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海市看着自己没有带孩子来而且惟允也让乳娘抱去休息了“缇兰不如我带你去宫玩一下,我们女扮男装去”缇兰自己没有男装的衣服海市叫她去穿帝旭的然后等一下坐上海市的马车去,“可是海市我害怕阿旭知道我没有告诉他就偷偷去宫”缇兰还是害怕自己偷偷去宫后帝旭知道会生气“缇兰你放心我会武功我会保护你的,而且我们女扮男装出去想必不会有事而且缇兰你也好久没有去宫了”缇兰想了一下还是答应出宫玩她准备回来的时候买个好吃的东西给帝旭,缇兰自己偷偷摸摸的去金城宫拿了一件帝旭的衣服就换了起来,然后就和海市出宫了。

海市先回家换一身男装就和缇兰去游玩了,而缇兰被海市一带就是一晚上,帝旭今天下朝去俞安宫白芷说缇兰在睡觉就回去了,到了晚上自己在金城宫用膳一个小内官慢吞吞的说道“陛下……今日皇后娘娘她一个人来到金城宫后拿了一件衣服就走”帝旭疑惑的问“拿了一件什么衣服”小内官跪在地上说道“拿了一件陛下的衣服就走”帝旭听到后就让人下去了“穆德庆去俞安宫看看皇后现在在干什么”帝旭来到了俞安宫白芷又想到别的理由让帝旭回去,没有想到帝旭直接就进去他来到缇兰的房间里面没有人便问到“皇后去那了”白芷颤抖跪着说“启禀陛下,娘娘她……她同清海公夫人出宫了”帝旭听到缇兰出宫就在俞安宫等缇兰。他生气缇兰没有告诉他就出宫,他想等到缇兰回来了一定要好好惩罚她。

 到了酉时的时候缇兰才回来,缇兰回到俞安宫看见白芷跪在门口“娘娘你快点进去吧,陛下来了”缇兰进去后看见帝旭坐在椅子上,“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不会回来呢?”缇兰连忙来到帝旭面前“阿旭,你怎么来了我还想等一下去找你呢?”缇兰以为帝旭没有生气,帝旭却对缇兰大声的说道“你还知道回来,朕以为你不会回来了,还穿朕的衣服出去”缇兰看见帝旭突然这么大声对她说话连忙安慰帝旭“阿旭,你不要生气了你看我给你买了杏仁饼你看好不好吃”帝旭没有吃直接把东西丢在地面了“朕不喜欢吃这个,看来朕还是太宠你居然出宫也不告诉朕”缇兰看着自己买的杏仁饼被帝旭扔在地上捡了进来说道“我出宫是和海市一起出宫,而且我们也女扮男装”而此时的帝旭非常生气,“穆德庆皇后私自出宫没有通报立刻带皇后去南宫闭门思过”穆德庆跪在地上给缇兰求情“陛下小皇子还小,不能让小皇子离开了娘娘啊而且娘娘身体孱弱南宫是去不得的”帝旭没有因为穆德庆的求情就放过缇兰,缇兰也没有让帝旭不要让她去南宫“臣妾遵命”随后穆德庆就带缇兰去南宫了。她们来到南宫后穆德庆就走了。

而帝旭还在俞安宫“穆德庆把皇后送去那了吗?”“陛下,奴婢已经把皇后送去了”穆德庆还想让帝旭把缇兰带来毕竟南宫环境不好,怕缇兰无法适应。“穆德庆我知道你想为皇后求情,但是朕要惩罚她一下,不然她下次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来朕过几天会让她出来的,她在南宫派几个人去保护她吃穿用度还是和往常一样”穆德庆听到帝旭是为了惩罚缇兰才这样的就下去了。

第二天海市就听鉴明说缇兰被帝旭带去南宫了“什么陛下因为缇兰出宫就把她带去南宫了,他怎么可以这样”“海市,我想阿旭这样可能有自己的道理”海市气愤的说“道理有什么道理,他就是生气缇兰私自去宫没有告诉他。南宫是人能待的地方吗?”鉴明安慰着海市到“阿旭说了过几天就会放缇兰出来”“还要过几天,到时候把缇兰弄病了我一定要找他算账。”明霞宫这边“娘娘听说陛下把皇后给弄去南宫了,听说是皇后私自去宫所以陛下才这样的”纯容妃听到缇兰被贬去南宫开心极了“想来陛下已经失望透了才这样的”小梅还说南宫的生活不怎么样很差的,也不知道缇兰何时能出来。而且昨天穆内官求情看在小皇子的份上陛下也没有同意。

“娘娘你昨晚就应该向陛下求情”缇兰觉得自己没有错,她只不过就是出宫了没有告诉帝旭。“娘娘这眼下都快要入冬你的身子可是经不起这样”缇兰没有因为这事就去求情,缇兰在出去南宫走动时不小心扭到脚这时路过一名大人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皇后因为缇兰穿的很朴素“姑娘你没事吧”他前来扶缇兰“我没事就是扭到了脚”“姑娘是那个宫当差我扶你过去”这时白芷走了过来“娘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眼前知道这个人是皇后跪下下来“臣汤乾自参见皇后娘娘”缇兰让汤乾自起来,“娘娘你的脚这样我还是背着你去看医馆院吧?“不用了大人我自己走就行了”汤乾自看着缇兰这样走准备去背缇兰的时候帝旭走了过来“朕的皇后就不劳烦汤大人了”帝旭直接将缇兰横腰抱起回到金城宫还叫慕德庆叫李御医来看“怎么怎么不小心,朕不在你身边就扭到了脚,李御医等一下就来了”李御医来后拿了一瓶药酒出来“拿给朕吧,朕给皇后弄”“是,那臣就告退了”李御医走后帝旭叫慕德庆也出去,“还不把脚抬起来”缇兰抬了脚帝旭给缇兰上药“知道错了没有”缇兰还是倔强的还是不承认自己有错“缇兰没有错,我出了宫没有告诉你就因为这样就有错,阿旭你也太小心眼了”帝旭看到缇兰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有错“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没有错那你继续去南宫面壁思过,直到觉得自己有错了再回俞安宫”缇兰二话不说就回去了。

星期三就来更文

第九章

褚仲旭去紫簪那处理完碧云后就来到了医院,褚仲旭进病房的时候看见了爷爷在里面,“爷爷你怎么来了”爷爷站了起来让褚仲旭同他去外面,褚仲旭让褚季昶照看一下缇兰就和爷爷出去了。爷爷和褚仲旭出去后爷爷一巴掌打了褚仲旭“你告诉我小兰的姐姐还有碧云怎么会出现在家里把小兰推下楼”褚仲旭被爷爷打了一巴掌后没有说话想进去照顾缇兰被爷爷叫住“我问你小兰醒来了你要怎么和她解释,怎么解释她的姐姐怎么会出现在家里”褚仲旭突然对爷爷说“爷爷你不能让缇兰知道她的孩子没了是紫簪同意的”爷爷听到了是紫簪同意直接又打了褚仲旭一巴掌“你说什么紫簪同意你最好告诉我事情的经过”褚仲旭被爷爷这样逼问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爷爷。“褚仲旭我看你怎么向小兰交代。”这时在里面照顾缇兰的褚季昶看见缇兰的手动了一下就出来告诉褚仲旭和爷爷。褚仲旭听到缇兰的手动了一下直接就进去。褚季昶也去叫了医生。医生来看后告诉褚仲旭缇兰身体恢复好就可以出院。而医生离开后缇兰也醒来了,褚仲旭和爷爷都在里面。褚仲旭握住缇兰的手“缇兰好多了吗?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在家里的不然你也不会这样”缇兰缓缓出声问褚仲旭“阿旭,我们的孩子没有事吧”褚仲旭这时突然不敢说话缇兰却在问褚仲旭,“小兰你现在身体还虚弱等到你恢复好了,爷爷就告诉你”爷爷看缇兰这样不敢和她说。缇兰听到爷爷的话也明白了“爷爷你不必这个样子,我知道是不是……孩子没了”缇兰说着话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小兰对不起,是阿旭对不起你,褚家对不起你”缇兰这时却睁开了褚仲旭握住她的手“你放开我褚先生”褚仲旭看着缇兰叫他褚先生要想握她的手却被缇兰拒绝“缇兰你不要这样子,你打我骂我都好”缇兰把头转了过去不想看褚仲旭。海市听到缇兰流产就来医院看缇兰,爷爷看到海市来就让褚仲旭陪自己去买点东西给缇兰吃。海市来到缇兰的身边握着缇兰的手“缇兰你放心我,我一定不会放过褚仲旭他怎么可以这样”缇兰突然转过头“海市你知道我本来以为我的孩子会平安出生的,没有想到他还没有看这个世界一眼就离开我了”缇兰哭着对海市说“缇兰等到你好了,我等你离开褚家”海市看着缇兰这样决定不想让她再褚家生活了。“海市你知道吗?我想问阿旭问他有没有让碧云她来弄我的孩子但是我不敢问我怕问的结果我接受不了”海市对缇兰说道“缇兰你不敢问,我去找鉴明他和褚先生是好兄弟我让他去问”缇兰让海市不用去问了,他不想知道答案。

这天紫簪来看缇兰但是缇兰睡着了,她坐在椅子上对缇兰说“缇兰你知道吗?阿旭来我找对我说她喜欢你和你有了孩子”紫簪把事情都告诉在睡的缇兰但是缇兰隐隐约约能听到就是不想睁开眼睛。紫簪还告诉你缇兰孩子没了和褚仲旭没有关系,是她嫉妒心才会这样的。紫簪看着缇兰又对她说“缇兰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阿旭,喜欢他千倍万倍我不能失去他,我知道你已经醒了就是不想看见我”缇兰这时突然起来了,眼睛还在流泪“阿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阿旭给你的然后自己离开这个地方”紫簪听到缇兰这样说就问她“难道你甘心吗?你不喜欢阿旭吗?”这时褚仲旭要进来的时候看见紫簪在问缇兰喜不喜欢自己他就没有进去在门口听着,缇兰流着眼泪对紫簪说“我从来都没有喜欢他,一刻也没有”缇兰心里是喜欢褚仲旭但是为了紫簪所以就这样说,褚仲旭听到缇兰的话手里的东西已经丢落了下来,紫簪听到动静出去看但是没有看见褚仲旭。紫簪听到答案后就走了,缇兰知道刚才褚仲旭在门口。褚仲旭打电话给鉴明让他来找他,褚仲旭在一家酒店喝酒鉴明来找他的时候叫他不要喝了“褚仲旭你快不要喝了,缇兰还在医院等着你去照顾”褚仲旭却哭了起来“鉴明你知道吗?我刚才听到缇兰说她不喜欢我,原来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鉴明握着褚仲旭的肩膀说“阿旭,你不要被缇兰骗了,那时候你们去度假回来她还告诉海市她喜欢你”褚仲旭让鉴明不要骗他了“阿旭我没有骗你真的不信你可以问海市”鉴明打电话让海市来,海市告诉了褚仲旭缇兰喜欢他,就是因为她的孩子没了伤了她的心。褚仲旭知道后痛哭而海市问褚仲旭缇兰的孩子没了和他有没有关系,褚仲旭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海市和鉴明。

褚仲旭来到医院的时候告诉缇兰“缇兰等你好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一定喜欢的”缇兰本来想拒绝但是看着褚仲旭双目都红了眼下的乌青又加重就答应了。缇兰出院后褚仲旭带缇兰来到自己为她准备的俞安居,缇兰你喜欢这里吗?这里是我准备的好久的,缇兰进去里面都是复古风格,“缇兰当时你不是说很喜欢我们去游玩哪里房子的风格我就给你弄了”缇兰看了周围但是复古的,褚仲旭来到缇兰身边“缇兰我本来是想等到……孩子出生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但是没有想到……”缇兰这时眼睛已经开始在流泪了“褚先生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下去”缇兰不想再听褚仲旭就没有说下去了。褚仲旭对缇兰说“缇兰你知道吗?我爱你。我不想让你离开我,你能不能原谅我”缇兰带着哭腔对褚仲旭说“对不起,我不爱你一直都是你一厢情愿”缇兰说着就跑了出去。这里就剩下褚仲旭一个人。

紫簪告诉汤震初缇兰孩子没了,“褚仲旭这次你把缇兰伤的这么深而且孩子还是因为紫簪没的,这下缇兰是不会原谅你的,缇兰我一定会把你从褚仲旭身边夺回来的”缇兰从俞安居出来还汤震初就打电话给缇兰叫她晚上起来吃饭,缇兰来到汤震初说的餐厅“缇兰你在褚仲旭那里过的好吗?听说你的孩子也是因为他没的”“震初哥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想再提了”汤震初看着缇兰一提孩子就双目通红也就没有再说了。汤震初倒了杯水给缇兰“缇兰你如果不想待在褚仲旭哪里我可以带你离开的,你也知道从大学到现在我对你的”缇兰解释“震初哥你的心意我知道,但是你也知道我一直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哥哥”汤震初想牵缇兰的但是被缇兰给缩了回去“缇兰你为什么就不能来回过头来看看我呢?为什么你和褚仲旭认识一年你就喜欢他”缇兰没有回答他,汤震初看到缇兰这样直接要带她走“震初哥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缇兰我要带你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生活一辈子”缇兰听到汤震初要带她去别的地方生活就拒绝但是自己的力气太小直接被汤震初带去了汤震初的家。


吃醋

次日缇兰醒来时就看见了我身边的褚仲旭搂着他睡觉,缇兰摸起了褚仲旭的眉毛鼻子嘴巴,看着自己英俊的夫君这时褚仲旭也醒了,褚仲旭叫来我白芷为缇兰梳妆打扮,褚仲旭就在旁边看着他的娘子。缇兰梳的发型是注撵的风格但衣服是大徽的样式是一件鹅黄色带有花边的裙子外面穿了一件白色纱衣腰间束起了带有珠式的腰式。褚仲旭看待了“果然娘子穿什么都好看。”褚仲旭也从今日起已开始束发了这夜意味着他要保护自己的爱人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闲散的旭王了。他是缇兰的夫君。

       海市这时来找缇兰了,她兴奋的告诉缇兰“缇兰你知道吗?我下个月就要同鉴明成亲了今早他的父亲同鉴明来提亲。”“那你应该去陪你的鉴明来找缇兰做什么”褚仲旭再房间走了出来。“海市恭喜你,你终于和鉴明在一起了。”缇兰牵起了海市的手到大厅而褚仲旭好像是被缇兰看不见似的,褚仲旭气的出了家门来找鉴明“鉴明管好你媳妇都快要成亲的人还不去学习礼仪有空来找缇兰。”鉴明拿杯茶递给褚仲旭“阿旭别气了,缇兰来大徽也没有什么朋友就只要海市,而且海市也不用同缇兰那样要学习那么多的礼仪。”褚仲旭想果然还是普通人家不用学习那么多的礼仪,褚仲旭心疼缇兰那一个月多是多么的辛苦。

旭王府

     夜晚褚仲旭发现海市没有走,还在自己家吃饭而且白芷从厨房端了菜进了厅里白芷看见褚仲旭回来“参见殿下,殿下王妃和叶小姐在里面吃饭你也进去吃吧”褚仲旭走了进去发现缇兰她们还喝了酒。缇兰看见褚仲旭回来“阿旭你怎么回来了我以为你晚上不回来吃饭我就叫海市来这吃了。”缇兰唤来了白芷“白芷,给殿下拿碗筷来”缇兰拿起碗盛了汤给褚仲旭喝,褚仲旭看到缇兰给他乘了汤刚才的气都消了。缇兰也给海市乘了一碗还给海市夹肉给她吃,褚仲旭看着她们感觉自己的多余的。没错他在吃醋,褚仲旭连女生的醋也吃。海市本来晚上还想同缇兰一起睡觉,但是褚仲旭一听就不同意说着就让海市回去。

         “阿旭生气了”缇兰在靠在褚仲旭的肩膀说道“阿旭不要这么小心眼吗?怎么连海市的醋也吃,而且海市今晚留在也可以你怎么就要让她回去”褚仲旭牵着缇兰的手“我就是吃醋了,我就是不想你和海市太过亲近,你只能和我亲近”缇兰看着自己的夫君小肚鸡肠的连女生的醋都吃。褚仲旭说完就抱起缇兰往房间的方向走,缇兰知道今晚又是一番折腾。谁叫缇兰惹了自家夫君吃醋呢!



————————————————————————————

呃由于第一次写而且文笔也是极差的,本来想写che但是不知道要如何写,所以大家自己脑补吧,哈哈哈哈😄

回大徵

      明天褚仲旭就要回大徵了,褚仲旭想要把缇兰也一起带回去他要把缇兰宠成小公主。褚仲旭来到了注撵王君这里告诉王君明天回大徵要带走一位公主,王君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注撵王君是个贪得无厌的人如今有个女儿能去大徵他当然高兴,这样就能谋取更多的利益。褚仲旭没有把告诉缇兰明天要带她一起去,因为她要给缇兰一个惊喜。


    第二天褚仲旭准备好了东西准备出发了,他来找缇兰,“缇兰昨日晚上我去找你父君他同意我带你一起大徵。” 说完就抱着缇兰“我不想让你等我太久所以才要带你一起去的,去了大徵我还要带你去吃大徵的美食。”  缇兰被褚仲旭的话感动到了,从小到大除了母妃和阿姐对她好,如今还要满心满眼都是她的褚仲旭。缇兰便答应了走时还不忘拿那个她亲手雕刻的龙尾神,她想送给褚仲旭的礼物。褚仲旭同缇兰一起前往了大徽。紫簪也去送他们,褚仲旭牵着缇兰的手来到紫簪身边“紫簪谢谢你告诉我,紫簪终有一天你也会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说完就告别了紫簪,紫簪也祝福了他们。紫簪送完他们后应该人来到了湖边上,这时应该风度翩翩的男子老了过来“怎么了,是谁惹紫簪公主生气了?”此人是从小和紫簪一起长大的肖航,他从小就喜欢紫簪,紫簪拿起石头往湖面扔“要你管”肖航向前走来安慰紫簪。“紫簪终于一天你也会遇到像那大徽的二皇子一样的如意郎君的。”

    大徵

    缇兰掀起帘子看看这大徽的风景,褚仲旭搂着缇兰问到“看够了吗?晚上比早上更好看。”马车很快就来到了旭王府,褚仲旭先带缇兰在王府安顿好后就同鉴明一起入宫。“这次去了这么久叶海市这个假小子知道你今天回来,没有在你家等你。”  “阿旭海市她早就在我家等我了,现在在陪我阿娘说话。”褚仲旭来到了宫里前来说注撵那边的百姓是否能安居乐业。“父皇儿臣这次在注撵遇到了一位让儿臣心动的女子她是注撵王君的女儿缇兰,儿臣想让你为儿臣赐婚。”褚仲旭的父皇知道自己的孩子有喜欢的女子甚高兴就答应了。褚仲旭谢恩后还不忘挑逗鉴明让鉴明也让把海市娶回家不然身边的女子就要拴不住了。陛下也知道鉴明同海市两人也应该到了婚配的年纪了。

  旭王府

这边海市也知道了褚仲旭这次回来还带了一位公主回来,在拜别方母后就来到了旭王府。“我还以为别人是乱说的,没有想到阿旭这家伙真的带了注撵的公主回来。”缇兰看见厅外有人说话就走了出来“你是?”叶海市看到人后就开始自我介绍“我叫叶海市是同鉴明和阿旭一起长大的。”叶海市从小就喜欢习武所以经常都是穿男人的衣服。“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叶海市这假小子”褚仲旭缓缓的走进王府,“不去找你的鉴明来我这里做什么。”叶海市被气的躲起脚。“阿旭,叶小姐也是刚刚才来的。”缇兰笑着来到褚仲旭身边。“我叫缇兰是注撵的公主,叶小姐可以叫我缇兰。”“缇兰公主既然你也叫让我叫我的名字,那以后你唤海市我唤缇兰可好?”缇兰当然愿意。“那缇兰以后便是我叶海市的朋友了。”这是缇兰来到大徵的第一个朋友缇兰很高兴。

真相大白下

鉴明很快就查到了“阿旭,注撵王君有两个女儿一个嫡公主紫簪,还有一个庶出公主缇兰。缇兰的母妃是王后的妹妹但是不受宠,所以注撵王君也对缇兰没有多大的关心。”缇兰的母妃也在两年前因病逝世所以缇兰在宫中也只有紫簪阿姐对她好。褚仲旭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他现在很乱他不知道是不是初遇那晚是缇兰剩下的都是紫簪还是中间还是有缇兰陪他的,同时也希望一个人是鉴明查错了。夜晚褚仲旭看到一位身白衣头上还戴了一顶帷帽一只手拿只灯笼一只手拿着食盒偷偷来到了出来,褚仲旭看着也偷偷的跟了上去。原来今日是缇兰母妃的忌日因为缇兰的母妃不受宠所以连忌日也不记,白天不能来缇兰也就只能晚上来。“母妃你离开的这些年里缇兰都有听你的话,紫簪阿姐也对缇兰很好 。”褚仲旭躲在假山后面听到了前面的人叫缇兰,他想去看看那个人是不是长的同紫簪一样他要确认。他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出去,但是他还是硬子头皮走了出来。“原来注撵王君还有一个女儿”褚仲旭用着紧张的语气说话。“公主冒犯在下也是不小心听到你同你的母妃讲的话,还请你原谅。”  缇兰看着眼前的人说“没事的”在月光的照耀下褚仲旭看到了帷帽下缇兰长的同紫簪一样。“天色也晚要不我送公主回去”褚仲旭想送缇兰回去但是被缇兰拒绝了,褚仲旭就看着缇兰离开一会后就跟在她后面了。缇兰回到房间后看到紫簪坐在那里等她。“阿姐你怎么来了,今日是缇兰母妃的忌日所以缇兰去祭拜母妃。”紫簪看到缇兰桌子上大徽的字还有旁边的香包就问“缇兰如果你喜欢他,你就要勇敢的对他说有两个紫簪。”缇兰知道紫簪来到这里也就是要确认缇兰是不是喜欢褚仲旭,缇兰没有回答。而紫簪的性格一向开朗决定明天告诉褚仲旭真相但是她没有告诉缇兰。因为紫簪不想嫁给一个误人缇兰是她的人,虽然自己也喜欢他,但是他想告诉褚仲旭让褚仲旭知道那个初遇的人是缇兰湖面洗衣服的是缇兰同她放花灯也是她。她只是在宴会上见过一次和让缇兰做莲花糕给他吃和静心湖见过而已。次日,紫簪派她的婢女去叫褚仲旭来静心湖见她。褚仲旭来到了紫簪身边“阿旭,今日叫你来我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褚仲旭不知道紫簪要告诉他那件事但是他还是楼她。“其实阿旭在街市遇见的人是缇兰,缇兰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长的和我一样,那天我叫她和我一起出去。而我是在宴会上见到,你同你放花灯的人也是她在湖边洗衣服同样也是”褚仲旭听到后放开了紫簪,他很感谢紫簪告诉他,原来陪他最多的人是缇兰。“紫簪我很高兴认识你,也很感谢你告诉我真相。” “阿旭,你去找缇兰吧,缇兰还不知道我已经告诉你。”褚仲旭告别紫簪后就去找缇兰。找那个他认错成紫簪的人。褚仲旭在花园中看到缇兰的,他飞奔跑过去这次褚仲旭叫她的名字缇兰还说原来是自己认错人了。缇兰想要说“你认错人了。”“你阿姐都已经告诉我,你为什么还要逃避我”褚仲旭用激动语气说着。“缇兰这次我不会认错了”缇兰这次也终于用自己的身份叫褚仲旭的名字“阿旭。”

真相大白上

缇兰终于刻好了龙尾身,她还用了一个木制的盒子把龙尾神放在盒子里准备在晚上的时候送给褚仲旭。缇兰的手也在刻龙尾神不小心被刻刀刮到了手,但是他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这时候门外的婢女碧紫敲着门“公主,紫簪公主叫你过去一下。”缇兰知道后把龙尾神放在了柜子里,就出去紫簪哪里了。紫簪看到缇兰来后就立马拉缇兰来到了大厅里坐,还让缇兰如何做莲花糕和一些简单的食物。缇兰很好奇连厨房都不进的紫簪今日怎么就想学习做饭了呢?“阿旭回去就要向他父皇给我们赐婚了我以后也要去大徽生活了,所以以后也是要给阿旭做饭的”紫簪笑着说道。缇兰此刻的心已经碎了一半了,“阿姐想学我教便是”缇兰的眼睛下有着泪水但她没有泪下来她用着哭腔回答。缇兰只教了紫簪莲花糕如何做后便以身体不舒服为理由回去了,在路上缇兰的泪水已经控制不住,留了下来。而此时的褚仲旭想拿东西给紫簪,却在路上遇见了缇兰。“紫簪你怎么哭了”褚仲旭来到缇兰的身边。“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了,所以就伤心,紫簪你放心我回去大徽后就立马让父王给我们赐婚”褚仲旭楼着缇兰说道,还不忘从身上拿出一个用缬罗花做的香包给缇兰。缇兰看到靠在褚仲旭哭了起来,而褚仲旭的衣服也被缇兰的衣服打湿了。等到褚仲旭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鉴明看着褚仲旭的衣服笑了起来故意说“阿旭是不是把人家给弄哭了”“鉴明你胡说,我去的时候就人家就在哭了,我还去安慰。”褚仲旭总觉得今日看到的那个在哭的紫簪同昨日不一样。他总在想是不是他认错人了,在他离开前他一定要弄清楚这一点。夜里紫簪看到了褚仲旭在静心湖的亭子里坐着,她偷偷的走到褚仲旭身边蒙上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褚仲旭放下紫簪的手把她牵向前面“一听你的声音就知道是你了”褚仲旭心身重重的看着前面的人,看着她早上还是带有哭腔的样子晚上又是活泼开朗的样子。“今早我看见你哭了,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了所以就哭”紫簪知道那是缇兰根本不是她,她也只能说是因为他要离开所以就伤心的。褚仲旭看着眼前的人怎么没有戴他给的缬罗花香包便问了“你怎么没有戴早上我给的香包”紫簪慌张的答到“那个香包太香所以就没有戴了”褚仲旭想缬罗花怎么会太香,明显这个人不是她。“是我的错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味的香包就给你了”紫簪走到褚仲旭面前双手抱在褚仲旭的腰上“阿旭送什么我都喜欢,什么味道我都喜欢。”“你紫簪喜欢什么味道的香包”紫簪还不知道褚仲旭已经知道这个人根本不是之前遇见的人。“我喜欢牡丹味的香包”“好我以后就送你这个”天色也不早褚仲旭先送紫簪回去后便去找鉴明了,他把自己想的告诉鉴明“阿旭,会不会注撵会不会还有一个长得和紫簪一样的公主”“鉴明此事你帮我去查看若是真的你一定要帮我找哪位姑娘。”褚仲旭想若是真的有两个长的一样的女子他要怎么做出选择?他也不知道喜欢的是哪个初遇时的那个人还是在宴会上那个?他现在很乱,他不能因为自己而去辜负了两个人。

紫簪知道了缇兰同褚仲旭见面的事情,便大清早的就来到了缇兰的房间问她,缇兰告诉了紫簪但并没有告诉紫簪全部,只告诉了紫簪同褚仲旭一起放花灯,褚仲旭给她做花灯。紫簪知道后才告诉缇兰“听说阿旭他快要回大徽了,不知道我还会不会与他再见一面 。”缇兰知道紫簪要说的是什么,“阿姐,你放心这几天缇兰要重要的事情要做,不会出去的。”缇兰岂不知紫簪话中的话,就算是自己喜欢阿旭,缇兰也知道自己是庶出的身份,不敢与紫簪枪。“对了,缇兰你说阿旭给你做花灯虽然他把你认错是我,但是我应该做给东西给她,那我便做莲花糕给他。”紫簪高兴的说着但是自己的手意不怎么样就让缇兰帮她做了,缇兰做好了糕点拿给了紫簪,紫簪把莲花糕装在食盒来去找褚仲旭。紫簪来到了褚仲旭住的地方敲门,褚仲旭一看就知道是紫簪便打开门让她进来了。“阿旭听说你就要看回大徽,想着以后就再也不能见面了,你昨日给我做了花灯,今日我给你做了我们注撵的莲花糕。”紫簪的声音天真烂漫活泼,不想和昨日一样糯糯温柔的声音,褚仲旭以为可能这里没有人所以这才紫簪样子的,他那知道今日是真紫簪昨天那个是缇兰。“紫簪只要是你做的都喜欢,不管好不好吃我都喜欢,等到我回去了就会让父皇给我们赐婚”褚仲旭楼着紫簪对她说。紫簪拿起莲花糕喂褚仲旭吃,褚仲旭吃完了莲花糕就吻上了前面的人,而面前的是也在给她回应,紫簪想要继续吮吸下去那知褚仲旭突然停了下来,“紫簪对不起刚才是我唐突了。”褚仲旭看着眼前的人和之前有所不一样,样貌是一样,但是声音举止都是不同的。“阿旭,你怎么了是不是以为我在生你吻我,我没有生气。”紫簪看着褚仲旭在哪里没有回应她,便先回去了。褚仲旭在想这注撵王宫是不是有一位长的像紫簪的公主或者婢女。夜里,缇兰知道了褚仲旭几天后就要回去了,便不停的雕刻她们注撵的龙尾神给他,希望龙尾神能护佑他的平安。此时的她希望自己还能再见他一面,虽然答应了阿姐这几日不见他,但缇兰还是想再见他,想见褚仲旭一面。